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15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的眼皮忽然跳了起来。

“他叫谢谅。”章晓说,“是谢子京的父亲。”

第66章孔雀17(捉虫)

在章晓的努力下,他获得了危机办顶层某个房间的使用权。

“这个房间,以前是秦双双专用的。”章晓告诉秦戈和谢子京,“秦双双当时是危机办的主任,这是她巡弋新入职人员‘海域’,或者对某些危险人物进行‘海域’拷问的专用场所。”

站在电梯一角处的高穹抬了抬头:“她在这里检查过我的‘海域’。”

谢子京:“那为什么不给秦戈用?他现在是危机办唯一的调剂师。”

“他不是主任。”章晓笑着说,“而且那个房间太大了,违反了相关规定,现在完全空置,确实挺浪费。不过我听高天月的意思,他是打算腾出这个房间给你们调剂科做专用的精神调剂工作室。”

四人走入了位于危机办顶层的一个宽大房间。

房间是圆形的,天花板高耸,形成一个巨大的穹顶,几扇疏落的小窗嵌在穹顶之上,阳光正透过玻璃射进来。

房间中央放置着一把躺椅,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跟普通意义上的调剂工作室相比,确实是太大、太大了。

高穹在房间里走了一圈,释放出自己的狼。那头狼长得与普通的狼有一些差异,这次倒没有再贴着章晓蹭来蹭去,而是一脸严肃地沿着墙角飞奔,检查房间内部。章晓站在房间中央,澎湃的白色雾气从他身上腾起。

谁都没看到他精神体的模样。那团雾气朝着高穹拥过去,高穹抱了抱它。随后雾气便彻底扩散了。密封的空间在这一瞬间充满了清爽柔和的气息,流动的空气拂动了秦戈和谢子京的头发,无形无迹,像最新鲜、最轻软的春风。

谢子京呆呆站着,他的目光追逐着那看不见形迹的精神体。

它轻快、活泼,四蹄跳跃,踏过了冰层乍破的河流,落入新生的草叶与湿润泥土之中。

谢子京甚至感觉,它掠过自己的脸庞,短而柔软的绒毛在自己鼻尖擦过。它一定还亲吻了自己的脸颊。所以他立刻平静了,恐惧完全消失。

“那是什么?”他问秦戈。

秦戈摇摇头:“我不知道,章老师很少把它完整的形态显露出来。”

谢子京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我想摸摸兔子。”

秦戈:“……出不来。”

谢子京和他同时看向站在面前不远处的狼。灰白色的狼腿短身胖,但目光凛冽,上上下下地打量谢子京。

长毛兔就是不肯凝聚成形,一团白滚滚的雾在谢子京手掌里打转。它很害怕。谢子京抬起手,小声地跟那只不愿意露面的兔子说话。

在来这儿之前,秦戈曾经问过谢子京,是否还记得他父亲的事情。

谢子京想不起父亲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做的是什么工作。他只隐约记得,父亲时常出差,或者来北京,或者去别的地方,有时候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问他去做什么,他说去工作。什么工作?开会呀,做调研呀,总而言之,就是这样平平无奇的工作。

秦戈没有把章晓告诉自己的事情说出来。谢子京的父亲谢谅,国内第二个调剂师,专为特殊人物服务,身份绝密,行动绝密。

在鹿泉事件中失踪的两夫妻,至今没有找到遗体,也没有任何下落。

秦戈的眼皮很久都没有过这样频密的跳动,但自从得知谢子京父亲的事情,他总是睡不好,梦里乱七八糟,“海域”中的山火更是时不时腾起,烧红了大半天天空。

他也恐惧。他总觉得,这次进入谢子京“海域”,会发生一些不得了的事情。他说不好那会是什么,但预感总让他不安。

谢子京坐上了躺椅。他看见天花板的日光,看见萦绕在这个宽大房间里的温柔气息。是属于章晓的,也是属于秦戈的。

秦戈为他注射了镇定剂。

十五分钟之后,章晓示意他可以开始。

两名向导同时巡弋哨兵的“海域”,先置条件是两位向导的“海域”必须连通。

章晓牵着秦戈的手,神态平静温和:“不用担心,我和我的潜伴会保证你跟谢子京的安全。”

秦戈闭上了眼睛。

他站在高山之巅,注视着星辰永远不断坠落的天穹,与无数熊熊燃烧的山火。有声音在身后呼唤他,他抱着自己的兔子,转身往山下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