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19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但今日的边寒已经大不一样了。

他走进空空的病房,看到被拔下来的输液针扔在床铺上,还沾着血。边寒蜷缩在病房的角落,抱着自己的头。他已经哭喊得累了,连雷迟走近都毫无反应。眼泪从他呆滞空洞的眼睛里滚下来,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也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雷迟靠近之后,能听见他颤动的嘴唇里有虚弱的声音。是他的伴侣的名字。

男人和女人可以自由地选择结婚或者不结婚,而哨兵或向导在决定一生相伴的时候,还需要多一道手续:提交伴侣申请。

如果提交者是一男一女,在伴侣申请获得批准之后,他们可以领取结婚证。如果提交者是同性别的两个人,他们不能继续领取结婚证,那么实际上,伴侣申请就是他们另一种形式的婚姻证明。

凡是被称为“伴侣”,他们一定已经通过了伴侣申请。伴侣申请表上有一栏,需要两个人各自填写“申请理由”。

一般情况下,哨兵和向导和搭配会更容易获得批准。因为这就意味着,两个人之后可以彼此支持,尤其在某些需要武力或者暴力的工作场合中,被哨兵信任的向导伴侣所给的支持会比非伴侣更有力。

雷迟处理过的案子中,他见过两个向导会互相在“申请理由”上简洁有力地写下“想跟她结婚”的字样,也见过两个哨兵为了让危机办和特管委同意他们的申请,而洋洋洒洒写了四五千字详细描述两个人如何从幼时相识,到决定相伴共老。由于表格限制,这两人还额外在表格后面粘了三页写满字的A4纸。

在调查边寒的档案时,他也看到了边寒的伴侣申请。

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好几年了。那不是一时冲动作出的决定,边寒提交的伴侣申请里,他同样写得很细致。因为两个人都是王都区出身,在审核的时候极可能面对许多刁难和疑问,雷迟并不认为边寒所写的那些话是假的。

【我的童年和少年都在王都区度过,那绝对称不上愉快;而他是我破落卑微的人生中,得到过的最好礼物。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也可以是一个完整的、可爱的人,所有念头都能被理解,他不会嘲笑,不会畏惧,更不会看不起我。】

雷迟记得其中还有一句话:我相信我能摆脱命运的控制。

他蹲在边寒面前,发抖的哨兵看着他,许久才稍稍回过神。

“对不起……对不起……”边寒用听不清楚的声音低低道歉,“我错了……我不应该做梦……对不起……”

很多人会在伴侣申请上写两个人结合的必要性。但边寒没有。他写的是,他需要对方。必须是那个人,这是边寒人生之中的唯一选项。

一场破碎的美梦。

.

“等边寒镇定下来之后再问询吧。”雷迟离开病房,叮嘱医生和留守的人员,“必须注意他的精神状况,绝对不能让他自伤自残。你们医院里可以给这样的特殊病人配置比较强的向导吗?”

“可以。但他很抗拒向导的接近。”医生告诉他,“边寒的伴侣是向导。我相信两个人之间的信赖是非常紧密的。所以现在并不是让别的向导给他疏导的好机会。我们现阶段还是尽量使用精神类的镇定药物,先保证他不会伤害自己,再逐渐让他平静。”

雷迟心想,自己对哨兵和向导之间的联系还是了解得不足够。

交待完工作之后,雷迟离开了医院,临走前从小刘手里抢来了一把伞。

雷迟来到一楼,忽然看见两个熟人匆匆走进了住院楼。

“唐错?”他忙跟唐错打招呼。

唐错来医院探望唐星,顺便把高术也带了过来。

“认识的。”雷迟说,“团建那天高主任介绍过。”

团建时是整个刑侦科和调剂科的人记一个高术,而高术则是一个人记整个刑侦科和调剂科的人脸,他已经想不起雷迟是谁,只觉得隐约面熟。

“雷迟,刑侦科的组长,狼人协会会长。”唐错热情介绍,“白小园的……的……的好朋友。”

雷迟脸上一直没表情,听到最后一句实在忍不住,笑了一笑。

“我昨天听小刘说,你姐已经醒了。”雷迟接话道,“相关的问询已经做好,没什么别的事情了,好好休息吧。”

“还得卧床一个月,挺辛苦的。”唐错说,“不过有我们照顾,没问题。”

高术:“我健身房很多马仔,一个电话分分钟就有十个八个人到医院斟茶递水。”

唐错:“……他们是你的员工不是你的仆人,别搞这种事。”

高术只好点点头。

两人跟雷迟告别,搭电梯上了楼。

“狼人还没追到白小园吗?”高术问,“他挺好的啊。”

“没有。”唐错摸了摸下巴,“白小园今天好像去吃喜酒了,前男友的。”

高术大吃一惊:“为什么?!”

唐错:“他们俩是大学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前男友给她发了喜帖。白小园之前还在犹豫,我昨晚问她今天要不要过来,她挺关心我姐的。但她说有事,来不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