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22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摇摇头:“吻我。”

谢子京一愣:“现在?”

秦戈又重复了一次:“吻我。”

谢子京有些紧张,这儿是危机办。但他没有犹豫太久,低头亲了亲秦戈。秦戈抓住他不放,要把这个吻深入。

“……你到底怎么了?”谢子京摸了摸他额头,“不舒服吗?我们回家?”

秦戈埋头在他肩膀上,紧紧揪着他的衣服,深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平静。

他低声说:“你太苦了。”

谢子京忍不住笑了:“这算什么?你说过,让我别怕的。我不怕啊,乖。我不辛苦。”

在巴巴里狮子把爪子放到他膝盖上的时候,秦戈的眼泪落在它的毛发里,深深渗了进去。

第68章孔雀19

请假不上班的两天,秦戈和谢子京什么正经事都没干,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出门瞎逛。

谢子京困惑为什么秦戈能请到两天假,自己还连带着也能歇两天。秦戈胡乱给他找了个理由:“高天月说调剂科最近工作量大,允许我们错开时间段休假。”

谢子京完全信任他,于是丝毫不怀疑。

两人去动物园玩,去爬山,去北海划船,去后海喝酒,还骑着小黄车从798蹬到望京,试图在沿路寻找知名演艺圈人士的踪影。

谢子京十分喜欢这两天,无所事事,虚度终日。这跟他的愿望实在太吻合了。

“要是明天退休多好呢?”他揽着秦戈说,“咱俩都退休了,身体健康没病没痛,俩人退休金加起来少说也有一万吧?这儿空气糟糕不好住,我们跑南方去,或者我带你到西部办事处那边,买个小房子,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地住下去。”

秦戈裹在被子里看他。谢子京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眼里带着稚气的光。

小孩子总会对未来充满希冀。成年人不一样。在希冀里,无可避免地还有忧愁。

秦戈抱着他,薄被卷住了两个人,肌肤相贴的感觉亲昵又温柔。他吻了吻谢子京的鼻子:“再来。”

谢子京有些诧异了:“你今天特别主动。”

秦戈:“不喜欢?”

“喜欢死了……”谢子京狠狠亲了亲他,“就是觉得不太对劲。你怎么了,秦戈。”

“想到明天要上班了,不想起床。”秦戈贴着他胸膛说话,耳朵听见谢子京平稳有力的心跳声。

谢子京对他的愿望,素来是有求必应。两人又在床上滚了一遭,谢子京听见手机传来响声,从床头摸来一看,是调剂科组群里白小园发的信息。她问秦戈和谢子京明天是不是正常上班。

秦戈起身往浴室走,慢吞吞应他一句:“是。”

他在浴室里呆了很久,久到谢子京以为他睡着了。拍门几次后秦戈钻了出来,眼睛有些红:“水浇进眼睛里了。”

谢子京洗得粗糙,因为心里有一件事情想跟秦戈说。他顶着一颗湿漉漉的脑袋出来,看到秦戈坐在沙发上喝啤酒。

“秦戈,有件事跟你商量。”谢子京一边用毛巾擦头一边说,“我们一起住吧。或者你搬过来,或者我搬过来。”

秦戈拿着罐装啤酒呆呆看他:“为什么?”

谢子京:“一起住方便。”

秦戈想了想,低下头:“还是要一些私人空间比较好吧。”

谢子京揉了揉他的头发,没吭声。秦戈的头发很软,很黑。被水打湿了,揉在指间是沁凉的,此时吹得半干,摸上去的手感和谢子京摸自己狮子的鬃毛差不多。

他忽然笑了一下,秦戈转头看他:“你怎么莫名其妙的。”

“你才是最莫名其妙的那个。”谢子京挪到他身边,把他抱在自己怀里,“说吧,这两天到底怎么了。家里出事了?还是我的‘海域’确实有问题?”

秦戈:“……为什么这么问?”

谢子京捏他腰上和腋下的肉,秦戈差点弹起来,忍不住笑出声,又因为没法挣扎开,很快被谢子京压在沙发上。谢子京就势亲了他嘴巴一下:“你这两天怪得很。说不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