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25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周游走到墙边坐下,胸膛仍在一起一伏。强烈的神经痛已经消失了,但剧烈如切割肉身一般的痛楚仍在他的脑子里残喘,他知道自己还在微微发颤。卢青来匍匐爬到他的身边,低头吻了吻他的鞋面,见他没有反应,又亲吻他的裤脚。周游面无表情,他现在并没有思考任何与卢青来有关的事情。

“我今天没有兴趣对你做任何事。”他甚至没有看卢青来一眼,“滚吧。”

卢青来的手顿住了。他抬头看着周游,周游却盯着地面上一团惨白的光。几只飞虫撞得节能灯泡啪啪轻响。

“我来是想告诉你,章晓回来了。”卢青来低声说,“我很快就会暴露。”

如他所愿,周游终于正眼瞧他。

但仍旧一声不吭。

卢青来喉咙干涩,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你是不是在想,放弃我的时刻也要到了?”

第69章孔雀20

卢青来的问题没能让周游动容。周游侧了侧头,细细打量卢青来。

他的目光里不掺杂感情,但无端端地,令卢青来浑身汗毛直竖。他想起周游在自己脑袋里做的那些事,被他挑引而起的痛苦深入灵魂,常常在深夜令他在噩梦中惊醒——但痛苦之后,周游总会抚慰他,在他的“海域”里布下他今生今世都不可能见到的美景。

愉悦和痛苦一样强烈,一样令人无法摆脱。

他爱周游,以一种根本无法解释的狂热,乞求着周游的接近。如果周游让他潜入深海去打捞一艘沉船,哪怕他不懂游泳,不懂潜水,哪怕在沉船周围有无数巨鲨巡游,哪怕沉船底部放置的是足以令他永坠深渊的诅咒,他也愿意去。只要周游让他去,他一定会豁出生命,奔过去。

但在心里的某一处,在他已经全然混乱的“海域”一角,他听到有细小的声音在问自己:为什么?

为什么迷恋他,为什么爱他,为什么宁可用尽所有卑下的手段,也要从周游身上获得一个吻?

哪怕这是一个只允许落在周游鞋面或裤脚的吻。

卢青来不能细想。他知道答案,但是他享受着周游赐予他的一切,比如痛苦,比如爱情的幻景,比如愉悦必定和痛苦相伴的谬论。

“我怎么会放弃你呢?”周游终于开口了。

他的声音像最光滑的丝绸,卢青来愣愣听着,半晌才露出一个笑:“是吗?”

“卢老师,你在怀疑我。”周游伸手触碰卢青来的耳朵,卢青来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这动作令周游笑出声来,“害怕吗?”

卢青来的身体很僵硬,心跳却渐渐急促。碰触耳朵是周游即将巡弋自己“海域”的信号,他又期待,又害怕。

周游揉捏着卢青来的耳垂。青白色的灯光冷冰冰地照出卢青来头顶的几根白发,还有脸上细细的皱纹。他比周游年长十来岁,此时却像周游的仆人一样,因为主人的靠近而一动不敢动。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卢老师,你没什么变化。”周游温柔地说,“在鹿泉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可没有现在这么乖。”

卢青来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件事。

“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可能已经死在鹿泉了。”周游笑道,“你是我的恩人,卢老师。我怎么可能会放弃你呢?”

卢青来的嘴唇颤抖,发出细细的声音:“你不骗我。”

“不骗你。”周游起身靠近他,在几乎要与他脸贴脸的距离上,轻声说话,“我骗过你吗?我不是说过,事情结束之后,我就会告诉你鹿泉下面有什么秘密吗?”

他太过靠近了,卢青来忽然激动起来。但他不敢动弹,只是死死盯着周游的眼睛,目光落在他黑色的瞳仁与细长的睫毛上。

“章晓回来了,那就意味着谢子京的‘海域’可以恢复。”周游说,“他的‘海域’一旦恢复,他们立刻就会知道,当日鹿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死了这么多人。”

周游的脸上渐渐浮起怪异的笑。

“然后他们会去鹿泉,一定会去的,对吧?”他笑着说,“他们会进入鹿泉底下……进入地狱。”

他忽然狰狞起来,揪着卢青来的领子大叫:“我经受了什么,我要让他们也尝一遍!我要让所有和你我一样的人,全都尝一遍!”

卢青来被他的暴怒吓了一跳,连忙抓住他的手:“周游……别生气,听我说,周游……”

足足有一分多钟,周游才平静下来。

卢青来和他相处多年,只知道“周游”这两个字仿佛咒语,能迅速地抚平眼前人的所有暴戾和痛苦。他总觉得周游的姓名并不那么简单,但无论怎么问,周游都不愿意透露半分。

“……周游。”

卢青来听见周游沉重呼吸里的一声轻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