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26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

秦戈和章晓穿过了衣柜的通路,走近室外的废墟。

身着校服的谢子京远远站在别处,看样子不打算靠近两人。

“应该怎么做?”秦戈问章晓。

章晓看着他:“你确定自己可以?需要我帮忙吗?”

秦戈摇摇头:“不需要。你给我的资料我都全记在心里了,而且原理……一早也已经清楚。”

章晓点点头,转身朝着谢子京走去。秦戈在原地犹豫片刻,再次穿过通路,回到小房间里。

这个工序,必须由他自己来完成。他不希望章晓触碰这个房间里所有与自己相关的记忆和感情。

身后传来轻微的声音,谢子京也钻了回来,无声地站在一旁。

他真年轻。秦戈实际上已经记不起来,自己当日到底把花递给了一个什么样的哨兵。他记不住谢子京的模样了,只能从抽屉里的照片和眼前的自我意识中寻找。

谢子京说过,他家的房子已经没有了,而他自己完全是孑然一身。

等到“海域”恢复,18岁的谢子京也会彻底从此处消失。秦戈将不会再见到这副模样的他了。

谢子京怔怔看着他向自己走过来,张开手臂,把自己抱在怀里。

平时谢子京比他高半个头,抱秦戈的时候,秦戈会有一种被自己的哨兵牢牢保护着的感觉。但现在,他比18岁的谢子京要健壮一些,少年人的肌肉很结实,但秦戈还是觉得,他和谢子京置换了,现在是他在保护谢子京。

他吻了吻谢子京的耳朵,低声说:“我爱你。”

谢子京在他怀中抖了一下:“嗯?”

秦戈放开了他,注视着他的眼睛:“你知道的,对不对?”

谢子京慢慢地点头,尚带着几分稚气的脸上,渐渐浮起羞赧的红。

秦戈亲吻他的嘴唇,心里被压制着的情绪,像被热烘烘的火烧沸了,要从他身体里满溢出来。

他松开了抓谢子京肩膀的手,转身走到那张书桌前,拿起了相框。他看着相框,像是把它的每一个细节都要牢牢记在心里,然后才把相框压在自己的胸膛上,一点点、一点点地,按入身体。

“秦戈!”

谢子京在身后喊他名字。名字也仿佛咒语,让秦戈觉得难过。他抓起了《哨兵和他的六个向导》,封面上的自己向谢子京伸出一根手指,点亮了他的生命。这是神赋予亚当灵魂的瞬间。他匆匆把这本书收进自己怀里,书像落入水中一样,潜入了他的身体。

然后便是那几个小摆件,秦戈把熊猫、沙猫和狼人攥在手里,看它们碎裂崩溃,成为细小的粉尘,被自己的身体吸收。

抽屉这回也能轻易拉开了。他拿起了谢子京的照片,忍不住亲吻照片上根本没看镜头的年轻哨兵。

他在看自己,他那个时候就注视着自己了。秦戈心想,自己知道得太迟,要是早一些就好了……如果早一些,至少现在不会这么恐惧。

照片在他唇下碎裂了,细雪一样的碎片落进他湿润泛红的眼睛里。

第三个抽屉是那束花。秦戈把它拿起来的时候,花束忽然颤动着,所有的花瓣瞬间抖落,在无风的房间里飞扬起来。

他听见谢子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些东西……全都会消失吗?”

“嗯。”秦戈回答,“房子是不存在的,依赖着房子的东西也会全部消失。”

谢子京用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声音,斩钉截铁地说:“不,不会全部消失的。”

“我知道……也许吧。”秦戈低声回答,“……所以,我先帮你记住它们。”

他伸手去触碰墙上的海报,指尖刚刚接触海报边缘,海报就消失了。各色的雾气从墙上散逸,瞬间充斥着这个小小的空间。不知何处涌来的风渐渐越来越强烈,花瓣与雾气统统被搅动,形成了巨大的漩涡。秦戈和谢子京站在漩涡之中,摇摇晃晃。

秦戈想安慰谢子京,想告诉他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他可能会在生理和精神上感到强烈的痛苦,毕竟这些东西陪伴了他太久太久,可是等到他彻底苏醒,痛苦就会和这些记忆一样消失,像冰融化在河水里,像河水投入汪洋,不会再引起一丝涟漪。

还未开口,他却被谢子京紧紧抱住了。强烈的不安让少年捕捉到了危机感,他惊恐地看着秦戈,张开口时发出的,却是秦戈已经完全熟悉的低哑嗓音:秦戈——

他也消失了。

疯狂涌动的雾气在狭小的空间里卷动了一切可以卷动的物体,书柜、衣柜、书桌、墙边的自行车和床铺,所有的一切都粉碎了。房间摇摇欲坠,但却顽固地不肯崩裂。

尖锐的无形物体掺夹在旋风之中,划破了秦戈的皮肤。他是不会感到痛的。比躯体疼痛更深远的东西在往他身体里钻,在他脑袋里敲打、扎根。他顶着旋风,走向了那扇透着白光的小窗户。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