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33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报告写不出来的时候会躲进卫生间洗很久的澡,实际上是为了用热水冲脑袋好让自己精神一些。】

【在落地窗前吃火锅的时候吃了几颗花椒,吐不出来,眼泪流了半小时。对不起我笑了,虽然很心疼但是真的很好笑。】

谢子京一边看一边笑。

秦戈被人很认真地爱着,这个人是谢子京。

这种感觉十分古怪。谢子京知悉了“我爱秦戈”这件事,但没有任何实感。他现在甚至回忆不起秦戈的模样,记事本里所写的东西仿佛是书本里的文字,他能读懂,但不能理解。

“他让我的幻觉成了真实的一切。”谢子京念出声,“我的‘海域’永远只向他敞开,这一年的春天,是我生命中姗姗来迟的最好的春天。”

他忍不住笑了。春天,破冰的溪流,潺潺流水。他感觉自己心里也像是淌过了这样的一条水脉,温柔平静。

记事本里还抄了诗句,谢子京几乎能想象到抄写这些内容时,自己是何等认真虔诚。

“清淡的月亮像雪花的星星/就在我们头上飞跑。”

病房的门被敲响。谢子京下意识应了一句“请进”。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年轻的向导。他没想到谢子京已经坐起来,脸上顿时带了一丝惊愕,一条腿已经迈入病房,又迟疑地停了。

谢子京在瞬间就知道他是谁了。

或许是因为记事本的影响,谢子京冲着门口的秦戈露出了笑容。眼前的秦戈在他看来完全是一个英俊和善的青年,因为自己此时露出的微笑在顷刻间变了脸色:狂喜和激动代替了惊愕,他的眼里瞬间迸发出灿烂神采。

“你好。”谢子京心想,打招呼总是没错的。

和这样的人手牵手在清淡的月光下行走,也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但令他意外的是,自己话音刚落,秦戈的神情霎时变了。喜悦的神采消失,青年低下了头,片刻后才一脸平静地关上病房门,对谢子京微微颔首:“你好。”

谢子京眼睛盯着秦戈。还是别说话了,哨兵心想,“你好”原来不对么?如果这两个字会让秦戈伤心,他决定以后不说了。

他合上了记事本,静静注视走近病床的秦戈。

作者有话要说:“清淡的月亮像雪花的星星/就在我们头上飞跑”:俄罗斯阿克梅派诗人阿赫玛托娃,《滨海公路的道路罩上月色》。

第71章孔雀22

“我是秦戈。”秦戈站在病床前,先是看了谢子京一眼,随后低下头,翻开了手里的档案夹,“章老师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我是你的专属调剂师,在你的‘海域’彻底恢复正常之前,我每天都会过来。”

谢子京点点头。他盯着翻文件的秦戈,仔仔细细地看。

他想把秦戈的样子记下来。

眉毛很浓,蹙眉的时候两眉之间会隆起小丘陵。双眼皮的线条消失在眼头,这让他就算眯眼也让人觉得温柔。睫毛很长,室内白惨惨的灯光兜头兜脑照下来,额前头发在脸上落下清晰的阴影,睫毛也一样,被纤长的影子粘连着。

他的精神体是兔子吗?谢子京想起了小记事本封面上的兔头。会跟他一样温柔和可爱吗?他无来由地这样想。

秦戈察觉到这个人的表情变化,抬头一瞧,谢子京正在笑。

“……”他放下了档案夹,“笑什么?”

谢子京摇摇头:“没有。”

秦戈:“我是你的调剂师,我希望你能对我坦诚。”

谢子京又耸耸肩:“秦老师……还是秦科长?章晓说你是危机办调剂科的科长,我的上级。”

秦戈:“……都可以,随便你叫。”

谢子京开始隐藏自己的情绪和想法了。这是他“海域”恢复后的第一个不同。秦戈心里觉得有点儿凄凉:还会有多少不同呢?他不知道,也想不出来。

他拖动椅子,在病床边坐下,示意谢子京躺下。谢子京手里还拿着一本小记事本,秦戈皱了皱眉:“放好。”

谢子京看着他:“拿着也没关系吧?”

秦戈伸手去取,谢子京把记事本拍在胸口,紧紧按着:“不行,这是我的宝物。”

他说这话时是笑着的,秦戈总觉得他的笑很不单纯。他放弃了,转而冲谢子京伸出手:“把手给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