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34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谢子京乖乖伸出手。他看见一股白雾从秦戈身上腾起,滚滚荡荡地落在自己手心中。那团白雾最后凝成了一个形体不清晰的小东西,白绒绒的,小爪子挠着他的手心,他觉得有点儿痒。

但这似乎已经是极限了。秦戈的精神体没法凝聚成更清晰的形状。

“……科长,你很累吗?”谢子京问。

秦戈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在跟自己说话。

“你白天帮我清理了‘海域’中的杂物,是不是休息一段时间会好一些?”谢子京侧头看他。

秦戈瞥他,眼神很快移开:“我们需要抓紧时间。”

秦戈的手覆盖在那团毛绒绒的小东西身上,谢子京忽然紧张起来。他的心跳变快,呼吸急促,根本不能闭上眼睛。

“怎么了?”秦戈察觉他的不对劲,连忙靠近询问,“哪里不舒服?”

庞大的巨爪一般的恐惧,紧紧攥住了谢子京的身体。他浑身僵直,动弹不得,只能把手里的小记事本牢牢抓紧。他害怕,非常害怕——害怕有人进入自己空茫一片的“海域”,害怕秦戈可能无意说出的评价。对哨兵和向导来说,“海域”是最秘密的地方,藏着他所有珍爱的、憎厌的、不堪的历史,他现在要把它们袒露出来了。

谢子京的喉结动了动,他想吞咽唾沫让自己平静,但口里干极了,蠢动的喉咙像被刀割伤一样,疼得凶猛。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秦戈吓了一跳,立刻跳起来。谢子京手心托着的那团小东西消失了,化成柔软的雾,把他裹在当中。

“别紧张,别怕。”秦戈几乎要趴在谢子京身上了,他抚摸谢子京的头发,看着谢子京的眼睛,“我就在这里,谢子京,我陪你,不会发生任何你害怕的事情。”

谢子京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白床单上一个汗淋淋的自己。

秦戈的眼睛这样亮,某种急切又激烈的感情被他纤长的睫毛和柔软眼皮掩盖了,谢子京在这短促的瞬间不能完全理解。但在秦戈的注视和声音里,他的心脏猛地跳了起来,像心悸一样令他慌张。

但心悸之后,他的恐惧消失了,仿佛从没出现过似的。

“……你可以……牵着我的手吗?”谢子京说。

秦戈坐回椅子上,离他有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点点头。

他牵着谢子京的手,问他是否还有别的问题。

谢子京想了一会儿:“我可以直接叫你秦戈吗?”

秦戈愣了片刻,又点点头。

谢子京心想,他真可爱。他傻笑了一阵,仍旧把记事本压在胸膛上,平静地闭上了眼睛。

.

秦戈设想过自己会看到什么样的“海域”。以前进入谢子京“海域”的时候,他发现废墟实际上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城市。

这里应该是谢子京的家,那个说话跟讲相声一样的城市。

但出乎秦戈意料的是,他站在一片浓稠的雾气里,举目所见,竟然是一片白茫茫。

“……谢子京?”他不敢随便移动,在雾气里扬声大喊,“你在哪儿?”

连喊了好几遍,雾中才慢慢走过来一个高大的人影。

谢子京穿破雾气,走到他面前。

“这里什么都没有?”谢子京挠了挠下巴,“调剂师工作出现了失误?”

18岁的谢子京果然消失了。站在秦戈面前的是和现在年龄一致的哨兵,这是他“海域”中的自我意识,应秦戈的呼唤出现在秦戈面前。秦戈上上下下地打量他,忽然觉得有些古怪:“你吃的什么?”

谢子京扬扬手里的两颗枇杷:“要吗?”

秦戈:“又不是真的枇杷,吃了跟没吃有什么区别?”

他说完,立刻扶额不语。这是在谢子京的“海域”之中,和自我意识说这些闲谈一般的话有什么用?秦戈强令自己恢复工作状态,很快振作精神:“你的‘海域’里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实际形状,废墟被清理之后,重建是我的工作。请你信任我……你干什么?”

谢子京用手指勾开秦戈的裤子口袋,把一颗枇杷装进去。

秦戈:“……”

谢子京:“你留着,万一一会儿饿了呢?”

秦戈不想和他浪费时间,把刚刚的话又讲了一遍:“……总之,你必须信任我。”

“嗯。”谢子京站在他面前,微微垂首,笑着看他,“我完全信任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