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38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为了不耽误谢子京的“海域”重建,秦戈只能在下班后匆匆赶到医院。

谢子京在病房里无所事事地呆了一整天。他身体的各项生理指征完全正常,但却被医院严防死守——因为昨晚曾跑离了病房,让主治医生和主管护士非常紧张。他的手机不在身边,只能打开电视呆看,一整个白天把所有频道的婆媳伦理剧过了个遍,自认为已经有了去写剧本编故事的能力。

小护士见他长得帅,分了他一个苹果。谢子京用小刀仔细削皮,切成小块,插上牙签。

秦戈喜欢吃枇杷,但不喜欢剥皮。而对于一切需要削皮的水果,秦戈从来都是敬谢不敏,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谢子京干这去皮挖核的活儿。他劝秦戈吃苹果时应该连皮带肉,“皮有营养”,秦戈眼睛都不抬,直接应他:那你吃皮,我吃肉。

这些事情小记事本上这里一笔,那里一笔,写得很仔细。谢子京今天少说也把那本子翻了十遍,什么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

眼见果肉渐渐染上锈色,他听见病房门打开的声音,顿时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吃饭了吗?”秦戈把背包放在一旁,“晚餐就苹果?这可不行。”

“给你的。”谢子京把碟子往他面前推,想想尤嫌不够,主动戳起一块苹果递给秦戈。

秦戈没接,自己拿了一块吃:“你多吃一点吧,你喜欢吃这个。”

谢子京盯着他,很快见到秦戈的脸上浮起一层转瞬即逝的薄红。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谢子京笑着问。

“……当同事这么久,当然知道。”秦戈没胃口,很快坐在他床边,“休息好了吗?我们开始吧。”

谢子京把碟子放回床头柜:“不聊聊天吗?”

秦戈设置了一个一小时后响起的闹钟:“没什么好聊的。”

谢子京:“那我有件事想问你。”

秦戈:“说。”

谢子京:“您不要我了是吗?”

秦戈:“……”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您?!

“我……我没有不要……不是,等等,什么叫做我不要你了?”秦戈总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以前也听谢子京说过。他的眼皮几乎立刻就要跳起来了:不祥的预感,谢子京要装可怜的预感。

谢子京果然垂下眉毛,扁了扁嘴:“昨晚上回来的时候看到唐错了。他告诉我你已经把我调走。”

秦戈心想,哦嚯,原来你记得唐错……但是却记不住我的事情。

他顿时心情不大好,沉着脸说:“调走你不是我的决定,有意见,你找高天月去说。”

谢子京:“高天月是谁?”

秦戈:“……你的脑袋是选择性记忆吗?”

谢子京暧昧笑笑。这位高天月可没在小记事本里出现过。

他正要说话,耳朵忽然一动,立刻转头望向窗外。

夜幕已经降落,周围十分安静,由于住在顶层,谢子京能看到的只有黑沉沉的天空。

“怎么了?”

“……有些奇怪的声音。”谢子京想了想,下床走到了病房的阳台。阳台被障碍栏阻隔,以防出现病人坠楼的事件,谢子京竭尽全力推开窗户,也只能打开一道手掌大小的缝隙。他从缝隙往下看,除了簇拥着住院楼的高大杨树之外,什么都瞧不见。

观察片刻后,谢子京缩了回去。

在他关上阳台的窗户之后,杨树枝里簌簌动了一下。

一个人的手掌按在住院楼的墙上,生生抠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小心避开了二六七医院的监控,那人借着杨树的掩护,不断向上攀爬。在他钻出树丛的瞬间,月光照亮了他的脸。

是孟玉。

几乎就在同时,一声尖利的呼啸从天而降:数只小鹰于楼顶俯冲而下,直直袭向孟玉。

这是二六七医院保卫科哨兵的精神体,孟玉在钻出树丛的瞬间,已经被它们发现。

孟玉没有再谨慎挑选落脚点。他一面挥动手臂把自己根本看不见的护卫者们打开,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头顶一个阳台的边缘,利落地翻身窜了上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