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40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在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又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古怪声音。但秦戈的精神体气息已经包围了他,他在彻底的平静和安全感之中,放心地敞开了“海域”。

.

两个身着二六七医院保卫科制服的哨兵蹲踞在阳台,目光紧紧黏在室内的孟玉身上。

小刘摆摆手,示意他们稍安勿躁。

“认出我了吗?”孟玉问,“你发什么呆?你在这里做什么?”

边寒脑中一片混沌,良久才回过神,看着孟玉。他神情痛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蠕动嘴唇无声地嘟囔“对不起”。

“你在浪费什么时间!”孟玉捏着边寒的脸颊嘶声大吼,“你杀了思远!你杀了你的伴侣!你还袭击了唐星!”

边寒的五官扭曲了,他在喉咙被压迫的情况下大口喘气,尖声大喊:“对不起!”

孟玉盯着他,卡着边寒手指的那只手掌缓缓移动。

一声轻响,边寒痛呼出声——他的尾指被孟玉折断了!

剧痛令边寒立刻沁出满头冷汗,他短暂地回过神来,一边颤抖一边惊悸地看着孟玉。在摇晃不定的视线里,孟玉冷漠愤怒的眼神像钉子一样刺伤了他。

“他们是因你而死,因你而伤的。”孟玉揪着他的衣领大吼,“负起责任来啊边寒!”

第73章孔雀24

折断的手指淅沥滴下血来。边寒完全被孟玉的怒火包围了。他熟悉的挚友,他熟悉的地底人首领,正在他面前怒吼:“你继续这样下去,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边寒完全同意他的看法,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回答,“是啊……”

但是肉体的疼痛确实唤回了他的部分神智。完全被现实击溃的精神,似乎又恢复了一点。趁着孟玉松手,他贴着墙坐到了地上,抓住自己受伤的手,在左手无名指上吻了一吻。那里有佩戴戒指的痕迹,但戒指不见了。

边寒仍记得的。他在拧断自己伴侣的脖子之后,摘下了戒指,扔进废墟中。

回忆的剧痛令他又颤抖起来,他不得不咬着发抖的手指,半晌才控制住自己。

孟玉被危机办和医院的人控制住了,他费了这么大劲爬到这里,似乎只是为了冲边寒吼两句话。小刘看着他被拉出病房,心情非常复杂。几天前,孟玉问过他是否可以见边寒。但由于边寒情绪极度不稳定,小刘和雷迟都认为他并不适合见到熟人。

为了让孟玉相信边寒现在的情况,小刘多说了几句话,告诉了孟玉边寒有多糟糕。

“你是专程来唤醒他的吗?”小刘问,“疼痛可以让他……清醒?”

“……这不是我发现的。”孟玉平静地说,“我们几个人互相之间非常熟悉,边寒的伴侣和我们相处得很好。边寒夜间常常做恶梦,能让他最快脱离噩梦的,除了他的向导之外,还有疼痛。黑兵的四首领共同行动时,他的向导不一定会跟着我们,他叮嘱过我们,如果边寒的精神状态不稳定,给他一拳就行。”

小刘回到病房里,发现边寒正捏着自己的手指使劲。

“你干什么!”

边寒在他阻拦之前,又拗断了另一根手指。他满头冷汗,但眼神十分清醒:“快,趁现在我是正常的,我可以把我知道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你们。”

小刘看着他,像看一个不可思议的疯子。

给雷迟打电话通报这一情况时,小刘忍不住说了一句“边寒看似正常,但我认为他的精神已经出现严重异变”。雷迟让他守着边寒,自己立刻赶到医院,直接在病房里对边寒进行讯问。

边寒比之前看上去要冷静许多。护士为他包扎固定两根折断的手指,边寒面色如常。他在梳理自己的记忆。

他知道危机办那位叫秦戈的向导进入了自己的“海域”。秦戈似乎清除了他“海域”之中的某些负面情绪,他的思维很清晰,甚至能想起一些以往记不得的东西。边寒看着自己被包扎好的手指,另一个黯然的念头浮上了心头:或许自己并不是因为秦戈而清醒的。他现在之所以清醒,能把过去记不清楚的事情全都梳理出来,是因为伴侣死亡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痛苦和悲哀冲破了一切,让他以往所有的记忆都袒露出来。

他平静地回忆着和周游有关的事情,连之后自己要怎么做都打算好了。

.

谢子京的海域里这回没有再下雪。秦戈四处张望,发现“海域”里的各处景物已经基本成形,除了道路。

围绕着中心公园的几条路的尽头,仍旧是一层朦胧的雾气。

谢子京还需要时间。

秦戈正想把他的自我意识呼唤出来,身后忽然传来声音:“吃不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