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43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他是周游的朋友……或者跟周游可能有更亲密的关系。一个哨兵,动乱之后不久就失踪了,后来被发现死在废屋里。这样的人很多……我是说跟周游可能有亲密关系的人。他们很依赖周游,因为周游的能力。他们宣称自己爱周游,但是我……不认为周游对他们感兴趣。”

雷迟看着他:“周游当时对你感兴趣,是吧?”

边寒沉默地点头。

“……因为他很难控制你?”

“是。”边寒回答,“我没法抗拒他……但是他也不能在我这里得到什么肯定的回答。当时孟玉已经来到王都区,他发现了……所以他开始……他做得太隐蔽,我根本没意识到他在‘海域’里说的话做的事情有多么危险……”

雷迟看了看小刘的记录,问道:“然后呢?动乱之后周游离开了王都区?”

“他不是自己离开的,他是被人带走的。”

雷迟和小刘同时抬头:“什么?!”

回忆的碎片显然难以打捞,边寒竭力回想,不适感令他皱起了眉头。

“我……我只有……一点点的印象。”

那天他在周义清的家中找到周游时,周游正在吃饭。周义清早在很久前已经嚷嚷着儿子不见,跑出了家门,在王都区各处游荡。那房子是周游一个人住的,他有时候会邀请边寒到家中做客,但不允许边寒进入他的房间——或者说,过去的周游和他一起居住的房间。

边寒质问周游,这场动乱是不是他主导的,周游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笑着问他是不是又想邀请自己进入“海域”。

边寒把他拎起来,连拳头都已经高高举起。这时候,虚掩的房门忽然开了。

那一瞬间边寒是很吃惊的。他是一个哨兵,但进入屋内的两个人动作极其轻快隐蔽,他甚至没有听见任何接近此处的声音。

就像两个影子一样,不速之客进入了周游的家。一个哨兵,一个向导,装束与气质与王都区的人截然不同。

他们的目标人物显然是周游,而不是边寒。

边寒被哨兵控制了,向导则逼近周游。边寒惊悸不已,那哨兵冲他笑笑,拆开了一个口罩样式的工具,扣在边寒的脸上。

“老谢,可以开始了。”

随着哨兵的呼唤,向导走近了边寒。他屈膝半蹲,看着边寒。边寒的惊恐令这个陌生人有些动容。

“不用怕,忘记就好了。”向导把手按在那个工具上,边寒随即闻到了一股古怪的香气。

连小刘也忘了记录:“……向导?他借助工具,消除了你这部分的记忆?他怎么能做到?”

他看着雷迟,迅速跟自己的狼人组长解释:“普通的向导不可能进入深层海域,触碰我们的自我意识。除非他是……”

“精神调剂师。”雷迟接话。

.

“爸爸,你的工作内容到底是什么?”谢子京和谢谅坐在鹿泉的边缘,他趁机问道。

“修修补补,把人和东西运来运去。”谢谅举着望远镜看着鹿泉中央,漫不经心地回答了儿子的问题,“累得很。”

鹿泉曾是一片面积颇大的内陆湖,湖水干涸了,剩下了面积颇大的凹形大坑。

夜色深重,谢子京只能看到鹿泉中央似乎也有人扎营,但影影绰绰,只能瞧见一些光线。

他看到父亲浮起笑容,忙问:“你看到了什么?”

“在那里扎营的是爸爸的熟人。”谢谅笑着说,“危机办的外勤组。”

谢子京听过危机办,但不知道外勤组的威名。他接过谢谅的望远镜朝着那几个帐篷望去。营地里很冷清,他看见有三个男人围坐在篝火边上聊天,其中一人正就着灯火,在膝盖的笔记本上写字。

“你不去打招呼吗?”谢子京又问。

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询问父亲了。

“不了,他们估计还在工作。”谢谅把他拉起来,“我们是来玩儿的。”

他对了对手表。“再过半小时,就是这个月里银河最明亮的时候。”谢谅提醒他,“你去把妈妈叫来,这里视野好,我们看银河。”

谢子京转身离开了。

秦戈忽然察觉视野开始摇晃,随即便是一声重重的倒地声。

古怪的异响从鹿泉方向传来,谢子京脑袋沉重,一跳一跳地痛,“海域”中瞬间卷起了狂风巨浪,他短暂地失去了平衡。从地上爬起后,他连忙回头去看谢谅所在的方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