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47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高天月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之前善于逢迎的中年人绷紧了脸,目光锐利严峻。

“零号仓是特管委的秘密仓库,知道的人极少。”蔡易说,“鹿泉原本是一个间歇性的内陆湖,但是由于地下水脉改道,它干涸了。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明朝吧,我记不清楚了。特管委成立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专门用来关押我们暂时处理不了,但又极度危险的特殊人类。鹿泉很合适。所以,零号仓就这样设置出来了。”

他在纸上画了一个大圈。

“鹿泉地下是空的,一个大且牢固的特殊监狱。”说到这里,蔡易忽然皱了皱眉,“我没有去过,我也并不想去。”

“为什么?”高天月沉声问。

“这种不吉利的地方,去过的人不多,谢谅是其中一个,而且是我知道的人之中,最频繁的一个。当然了,你的老同学们所在的鹰隼支队,也是能前往零号仓的。”

高天月被他的前一句话震惊了:“谢谅?谢子京的父亲?!”

他调查过谢子京的父母亲背景,但当时只知道谢子京的父亲是特管委的一个办公室人员。

“他是章晓亲自找出来,经过培训和认可之后,专门为特管委的高层人员和某些特殊犯人服务的精神调剂师。”蔡易告诉高天月,被关押在零号仓的犯人以哨兵和向导居多,而这些哨兵和向导,大部分都是谢谅和他的潜伴押送过去的。

“谢谅有一个特殊的能力。他的精神体是孔雀,能释放出非常锋利的刀一样的翎毛,这些翎毛不仅可以刺伤人,而且可以破坏哨兵和向导的‘海域’。”

高天月完全目瞪口呆。

“谢谅把这种能力称为‘切割’。”蔡易翻开手上的报告,“你们的报告说,周游和卢青来可以摧毁‘海域’。但这跟谢谅有一点儿不同。”

高天月的脸色完全阴沉了下来:“有什么不同?”

蔡易几乎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切割’专门用于审讯和抹除记忆。它非常痛苦,而且是持续的、长久的痛苦。‘海域’被谢谅切割过的哨兵和向导,他们的‘海域’很难恢复正常,即便有章晓,也几乎不可能。”

“……谢谅……这样的人,你们不控制起来吗?特管委真的放心?”

“控制了。那时候章晓还在国内。他是谢谅的导师。谢谅每一次执行任务回来,都会跟他的潜伴一起去三号仓拜访章晓。章晓会为他们做疏导,然后他们才能回家。”

高天月忽然明白了:“……所以当特管委发现,世界上还存在一个跟谢谅相似的向导之后,特管委也要立刻把他控制起来。”

他说完又觉得不对劲:“等等。你的意思是,在王都区动乱之后,周游被特管委控制了,然后……谢谅把他关到了零号仓?那我们现在要追捕的这个人是谁!”

蔡易点了点头。

“这也是特管委的疑问。”

周游在零号仓里的关押监室编号是B0064。

零号仓的管理人员不多,但每年的年中和年末都会上交管理报告。

十余年来,所有的管理报告中,B0064始终显示“正常关押”。

“……B0064里有人?”高天月被一个接一个的惊雷震得回不过神,“还是管理人员在骗人?”

“所以特管委压下了对周游和卢青来的调查申请。特管委已经开始秘密调查,明面上不要惊动任何人。”蔡易看着高天月,“高主任,这件事情到现在已经不是危机办能处理的了。忘记它,不要再追着周游和卢青来跑。”

“特管委是知道鹿泉事件真相的,对不对?”高天月怒吼,“那你立刻告诉我真相!”

“意外。”蔡易言简意赅,“一场彻彻底底的意外。”

高天月冷笑:“意外?周游明明已经逃出来了,他肯定是通过鹿泉事件逃出来的!你们到底都调查了些什么!当年接受这个案子的是……狼牙!对,是狼牙支队。所有的调查报告都直接交给了特管委。狼牙的队长是高穹,他成日不是想着偷闲就是想着退休,你们怎么能信任他!”

“他很出色。”蔡易笑了笑,“高主任,别生气,时机成熟了,我们会告诉你鹿泉事件所谓的真相。”

高天月完全不信任他:“你做的所有的事情都以特管委的利益为出发点,你有没有想过特殊人类的利益?放任周游和卢青来这样的人在外面活动,太危险了。”

蔡易:“但你们继续调查下去,又能找到什么信息呢?你们连零号仓的入口在鹿泉的哪个位置都不知道。”

高天月气急,大口喘气。蔡易又笑了笑:“如果你想尽快知道真相,你还得再做一件事。”

高天月:“什么?”

蔡易:“监控秦戈。”

高天月再一次震惊了:“为什么!”

蔡易:“他和章晓合作,恢复了谢子京受损的‘海域’,这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周游的‘海域’曾经遭受谢谅的切割,如果被他得知秦戈有这样的能力,他很可能找上秦戈。”

高天月沉默了。

“把他调走吧。”蔡易又说,“离开北京,去南方的分部,越远越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