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48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高天月:“如果周游真的盯上了秦戈,秦戈一动,周游也会跟着动。”

蔡易笑了笑。

高天月:“这样你们就更容易发现他的踪迹,对不对?秦戈是饵吗?”

蔡易摇摇头:“不是啊。我还挺喜欢他的。这是保护。”

高天月没有回答。他沉吟片刻,忽然抬头:“等等,谢谅的潜伴呢?”

蔡易:“谢谅死后他辞职离开了北京,听说去了南方,在海边生活。”

高天月一愣。

“高主任,你听我一句劝,别再擅自调查了,毕竟零号仓的入口在哪里,连我这样的级别都不知道。”蔡易再一次压低了声音,盯着高天月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因为我,从来,没去过。”

.

秦戈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风从阳台灌进来,他揉了揉鼻子,关上了阳台的门。

唐星招呼他坐下:“你转来转去干什么呢?”

已经是早上了,住院的病人们刚刚量了体温和血压,唐星一切正常,正抱着笔记本电脑加班干活。

秦戈是趁着谢子京睡下才溜到楼下来的。他来到边寒的病房,雷迟说已经不需要他了,让他回家休息。但秦戈很想等谢子京醒来跟他说说话,便在医院里留了下来。早晨他在医院食堂吃早饭时看到了买包子的唐错,唐错还拎着一部沉重的笔记本电脑。

唐星卧床多日,财务科工作又太忙,几个人团团转。她现在精神好了很多,看电视剧玩游戏都觉得无聊,于是干脆让唐错把电脑给她拿来,整理报表。

唐错去打水了,秦戈跟唐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你在医院加班是没有加班费的,特管委也太剥削人了。”

唐星笑了:“是啊。但是我们科室本来人手就紧张,他们已经连续一周通宵加班了。今年的财政预算管得特别紧,所有支出都要分项目,一个一个地对上才给钱。以前的老账也要检查,光是整理这些东西就快晕了头了。”

“所以你现在整理的是什么?”

“一些补贴名单。”唐星问他,“对了,你知道潜伴可以领国家补贴吗?”

秦戈愣了:“不知道。潜伴还有钱发?”

“有啊。”唐星摸了摸下巴,“调剂师有补贴,潜伴也有补贴。这是鼓励大家都去参加考试,好让你们筛选适合的人嘛。”

她笑着说:“比如这个,这个叫姜永的哨兵,年纪挺大了,虽然潜伴记录很多年没更新过,但是每年还是能拿到两千块的补贴。”

秦戈心中忽然一动。

潜伴是调剂师最忠实的伙伴,但他从来没听过姜永的名字。章晓的潜伴是高穹,他的潜伴是谢子京,秦双双和卢青来没有固定的潜伴,在遇到有难度的工作时才会寻找临时潜伴。

姜永已经登记了,这表示他有一个固定的伙伴。

秦戈紧紧抿着嘴唇:这是一个意外的发现。姜永,他是谢谅的潜伴。

.

谢子京醒来的时候,像做了一场大梦,疲乏,无力,倦怠。

这不是一次令人愉快的巡弋,秦戈太深入了,他挖掘出了自己潜藏很深的、甚至不愿意记起的回忆。

在鹿泉的梦魇中,原来他是被青眉子救起来的。

一个小时太短了,他还想知道更多关于自己的过去。但病房里除了他再无别人。

谢子京没办法呆在这里。他下了床,慢慢走出病房,趁着早上的忙乱,钻进了电梯里。

他找不到秦戈,但他现在特别想见秦戈。那真不是一段快乐的过去。它甚至可称恐怖。

谢子京坐在院史馆前面的石凳上,看着头顶郁郁葱葱的树冠发呆。

有住院的小孩子在草地上释放了自己的精神体,和它玩成一团。母亲在他身边训斥:你以前说不喜欢狗,现在一天到晚抱着它,你自己明明因为对狗毛过敏才住院的啊。

“又不是真狗。”小孩子嘟囔着,抱住牧羊犬的脖子,“我以后不抱别的狗,我有它就行了。”

等小孩走远了,谢子京微微抬了抬手。白雾从他身上流泻而出,缓缓落地。一头威风凛凛的巨狮从草地上站起,金色的眼睛和他对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