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49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它的鬃毛闪动着细碎的光芒,浑身上下全是凛然之气。狮子没有打呵欠,也没有趴下,只是静静看着谢子京。

谢子京抱着它的脖子,狮子扬起尾巴甩了甩。他看到秦戈朝自己走过来。

“……我的狮子。”谢子京说。

秦戈点点头,伸手摸了摸狮子闪光的鬃毛。“它真漂亮。”秦戈说,“比以前威风多了。”

谢子京冲他笑了笑。秦戈犹豫片刻,在他头顶抚摸了两下。“你累吗?”他问,“‘海域’如果不舒适,我们可以明天再继续。”

“没事。”谢子京回答。

他说完之后立刻把头埋在了狮子的鬃毛里。

不知道是因为秦戈的抚摸,还是因为他在“海域”里见到了久违的父母,感激和愧疚让他充满了不安。秦戈坐在了他身边,无声地陪着他。察觉到这一点儿温柔的时候,谢子京的眼泪落进了巴巴里狮蓬松发亮的毛发里。

档案五阿班火

第75章阿班火01

-阿班火·楔子-

漆黑的海面上,忽然窜起一团大火。

火包裹着小小的渔船,船篷被烧穿了,露出船中一个嚎叫的人。

船在海中,在火里,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一声接一声地传来。水没能将火压下,火就这样蓬勃地浮在水面上,越烧越烈,燃亮了大半个黑天。

被惊动的人们从岸上跑来,呼喝之声远远传到海上。

“……阿班火!”有人大叫,“是阿班火!阿班回来复仇了!”

火中传来浓烈的煤油味,惨叫声已经消失了。

很快又有人提醒:“别乱扯!这是有人放火!谁的船?喂!谁的船!船上还有没有人!”

海水正在退潮。潮水远离陆地,也带着那艘燃烧的小船远离了叫嚷的人们。

星光稀薄,月色凛冽。海面上忽然冒出了几具光裸的脊背,满是水光,被月亮照得泛起银亮光泽。

人身鱼尾的生物从海中钻出。火同样惊动了这些沉默的生灵。它们围绕着燃烧的小船不断打转,一把接一把地往船上泼水,甩动鱼尾试图熄灭大火。

天快亮的时候,人鱼们消失在海里。火终于也渐渐熄灭了,几乎完全被烧毁的小船被人鱼推到岸边,搁浅在沙滩上。

人鱼不敢逗留,岸边有许多危险的东西,会让它们麻痹或者送命。人们也顾不上理会这些沉默的怪物,纷纷往小船的方向跑。

船中是一具烧透了的尸体,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是这座小城市今年以来,死于非命的第七个人。

-阿班火-

谢子京顺利出院的第二天,秦戈和刑侦科科长被高天月叫去了办公室。

高天月先问他谢子京的恢复情况。秦戈坦白告诉他,谢子京的“海域”已经恢复正常,而且他追溯到了鹿泉当夜发生的情况。

三个人把各自获得的信息对了一下,几乎还原了当年的所有事实。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鹿泉底下的零号仓,当夜发生了什么变故。

“特管委这么多年来一直不知道周游已经逃离,这个问题非常严重。”高天月说,“如果零号仓真的专门关押特殊的罪犯,那么它的整个管理也未免太松懈了。”

刑侦科科长应道:“这不合常理。”

“所以在特管委内部,一定发生了一些他们措手不及的问题。”高天月看着秦戈,“秦戈,这个你不要管。蔡易跟我说了这么多事情,他是在寻求我们的帮助。零号仓的秘密被牢牢把控在某些人手中,这些人和蔡易……或者说蔡易身后的势力,不是同一派的。而蔡易他们必定会受到钳制,特管委所谓的开展调查,最后不一定能调查出让他们满意的真相。”

秦戈点点头:“我明白。蔡易在提示我们,想要知道零号仓的秘密,就要深入零号仓。而零号仓的入口,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

“……姜永。”刑侦科科长看着面前的资料,“谢谅的潜伴,他去过很多次零号仓。”

姜永的档案上贴着他的照片。十多年前,他是一个稳健沉着的中年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