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60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也不打算阻止它们。他知道兔子现在很高兴,很快活。“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秦戈蹲在地上看兔子,“人家一口就能吃掉你了。”

谢子京也蹲在他身边,看看秦戈,又看看兔子。

秦戈不怎么理会他,又或者是不想看他。谢子京的突然出现让他大吃一惊,但在吃惊的瞬间,仍然有强烈的,如同海啸一般的喜悦从心底深处涌出。

他明明已经打算为彼此的感情支付不永恒的生命和不长久的时间,还有尚不够好的自己。他甚至还跟谢子京聊起过以后应该怎么生活,多大的房子,多远的路,养猫还是养狗,怎样度过日出日落的每一天。

但谢子京——或者说,际遇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像是极闷热的夏天里,打了雷却没有下的一场雨。像是深冬的某个日子,温好了酒,烫好了小菜,天黑透了雪也没有来。

他是你等极也不会落的雪。

所以秦戈总是劝自己,不应对此怀抱任何期待。

他不说话,谢子京也不说话。秦戈听见远处有人喊谢子京,声音很像雷迟。

“……你和雷迟来查案子?”他想了想,“查之前的七桩谋杀案?”

“嗯。”谢子京盯着跟兔子闹成一团的狮子。

他的狮子心情非常好,而且和平时的愉快还很不一样,久别重逢一样充满了庆幸和喜悦。

“……我能摸摸它吗?”他问秦戈。

谢子京把手放在了沙滩上,手心朝上,“嘘嘘”地冲长毛兔招呼了两声。

长毛兔立刻注意到了他,几乎瞬间就松开了巴巴里狮的爪子,奋起四条腿往谢子京这边跑来。

秦戈:“……”

秦戈现在觉得有点儿丢脸。

兔子蹦上了谢子京的掌心,照例用爪拨开长毛,圆乎乎的黑眼睛盯着谢子京。夜很黑,谢子京看不到它眼里的影像。但那里头应该有一个自己。

“你好啊。”他小声说。

“初次见面”显然是不对的。在过去他曾经触碰过这只兔子,他还知道这只兔子喜欢看丧尸片,知道它最喜欢的那个演员——这些事情都在小记事本里写着。谢子京并不清楚是因为过往的记忆正在不断地重新浮现,还是他看了太多次记事本,所以存着这样的印象,兔子太可爱了,他摸着它软乎乎的丰厚毛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很喜欢它。

兔子忽然伸出手,爪子扑地打在谢子京的脸颊上。

谢子京、秦戈:“?”

它亲昵地在谢子京鼻尖吻了一下。

“!!!”秦戈顿时大窘,立刻要把它抓回来,谢子京连忙护着兔子闪了一闪,躲开秦戈的手。

有限的光线里,秦戈面红耳赤。

“别管它,它耍流氓。”秦戈怒道,“回来!”

兔子被谢子京保护着,完全不怕自己的主人,耳朵从谢子京指缝里挤出来,一动一动的。

秦戈转身走了,它拿走了手电筒,谢子京身边顿时陷入黑暗,只有狮子身上的微弱光芒仍在闪动。

他看着秦戈跃上海堤,但自己掌心里仍旧有那团毛绒绒的小东西。它抓住了自己的手指。

谢子京小声说:“兔子,你主人……不能把你收回去?”

长毛兔咬住了他的手指。谢子京手掌托着它,也攀着海堤跃了上去。狮子在沙滩下打转,十分艰难才攀爬上来。

谢子京心想,我的好像也收不回去。

他带着兔子紧走几步,想跟上秦戈。秦戈已经看到了雷迟,他狠狠拍了几下自己的脸,举手冲着雷迟打招呼。

谢子京掌中一空,兔子消失了。白色雾气勾缠着他的手指,依依不舍似的,回到了秦戈身上。

他恢复平静了。谢子京有些失落。

雷迟看到秦戈,倒没显得有多惊奇。渔港那边的快艇已经来了,他问秦戈:“出海吗?”

秦戈:“钓鱼?”

雷迟:“去看人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