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70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姜永坐上了驾驶座,谢谅和周游呆在后座。一只漂亮的孔雀蹲在谢谅怀中,长长的尾羽覆盖在周游的膝盖上。周游看了看孔雀,又看了看谢谅。姜永瞥了一眼后视镜,从周游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古怪的好奇。

“刚才有点儿粗鲁,对不起。”谢谅忽然说,“不过我劝你别忤逆我们的意思。我留下的破坏痕迹是很长久的,你的‘海域’一旦留下过我切割的痕迹,它将永远无法修复。”

周游:“你们到底找我做什么?”

“王都区的动乱和你有关。”谢谅说,“我们想知道,你是怎么做的。”

周游笑了一下:“可以啊,很简单。只要让我进入你的‘海域’……”

他话未说完,孔雀忽然动了一下。紧接着周游立刻脸色发青,紧紧地贴在车门上,一句话都不敢再说了。

秦戈只觉得头晕目眩。姜永“海域”里的杂质很多,他不得不用尽所有的精力来维持自己的精神不至于被影响。车和所有的人都融化了,他再次身陷一个完全漆黑的空间。

“……姜永?”

他听见了急促的呼吸声。

姜永的恐惧就是这黑暗本身。接下来的记忆,姜永是不想回溯的。

秦戈伸出手,他穿破了这片黑暗,走入一个狭小的房间。

谢谅站在房间中央,姜永贴在角落,背靠墙壁。他手里拿着一个摄影机,正对着谢谅和蜷缩在地上的周游。

周游抱着脑袋在哭。他流泪的方式很古怪,一直圆睁着眼睛,五官都在发颤,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字。

房间一角摆着桌子,桌上是一盏台灯。一只孔雀立在桌子上,冷白的灯光照亮了它的尾羽。在房间的天花板上,十余根漂亮的孔雀羽毛正在无风自动,缓慢摇摆。

“还是称呼你为周游吧。”谢谅说,“我再问一遍,你的母亲和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孔雀羽毛开始旋转,绕着周游,边缘锋利如同一把薄而灿烂的切刀。

周游呜咽着呻.吟:“我……疼……”

谢谅蹲在他面前:“是啊,是很疼的。被你这样对待过的人,一定也非常疼。”

周游咬紧了下唇,沉默片刻之后才开口:“我……我母亲……是被他打死的……他用擀面杖和铁锅……砸她的脑袋……”

谢谅:“为什么?”

周游:“……她说我长大了,应该去上学。”

谢谅:“然后呢?”

周游:“然后……然后她就不动了。他在院子里挖洞……后来酒瘾犯了,让我继续挖,他在旁边喝酒,看着我。”

谢谅:“是你把妈妈埋了的?”

“妈妈”这个词让周游怔了一瞬。谢谅对他“海域”施加的压力已经消失了,周游的眼泪停止,木木地点点头。

“‘他’是谁?”谢谅又问。

“……周雪峰。”周游说。

“你爸爸?”

周游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眼中掠过一丝惊悸,但随即很快消失。“我……我不能喊他爸爸。”

谢谅点点头:“好的,周雪峰。那周雪峰是怎么死的?”

“被石头砸死的。”

“和你没有关系?”

“没有。”

“别说谎。”谢谅又摸了摸他的耳朵,周游下意识地缩起了肩膀,“继续坦白,你就不会痛。”

周游不吭声。谢谅继续问:“那是你第一次杀人,对吗?”

一根孔雀羽毛飞旋着落在周游的身上,在接触到周游鼻尖的瞬间化为白雾消失。紧接着,周游再次发出惊恐的尖叫,身体像过电一样急剧颤抖,狠狠撞在了墙壁上。他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头发,又抠自己的耳朵,边哭边叫,几乎要呕吐出来。

持续了将近一分钟,谢谅再次站起。周游趴在地上喘气,眼泪、鼻涕和唾液混在一起,他抬不起头。

“‘海域’受创很痛苦,对不对?”谢谅问,“为什么你会以此为乐呢?我猜,那是因为你从来不知道这有多难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