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80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人鱼首领一愣。

青眉子终于找到插嘴的机会,便给他解说了一通人才规划局的事情。

人鱼首领甩动鱼尾,笑道:“小海,过来,我跟你单独说几句话。”

小海走到了守鲸岩的另一侧。

“人才规划局在哪里?”

“在北京。”小海说,“我放假就会回来的。”

“那里很干燥。”人鱼首领在水中看他,“你受得了吗?你必须在海里游泳才能恢复精神。”

“离海不太远,我可以每周去一趟海边。”小海低头看着人鱼首领的手,手背上也有隐隐约约的鳞片痕迹,他触碰过,“……也可能去不了,我怕没办法通过他们的考试。”

“一定能通过的。”首领温和地说,“他们一定也想接收更多的特殊人类。”

“……我不知道能研究什么。”小海蹙起了浓眉,“海洋生物……那么多呢。如果被问起,我要怎么答?答错了怎么办?”

“研究你自己啊。”人鱼首领拍了拍他的手背,“还有,研究我。”

小海注视着他墨绿色的瞳仁,异形鳃忽然开始急促地张合翕动。

“我能吻你的手心吗?”他低声问。

“不能。”首领拒绝了,“这是我的子民向我宣誓永远忠诚的仪式,你不是人鱼。”

“我想做人鱼。”少年固执地握住了他的手,强硬又带着乞求,“我想做你的人鱼。”

他吻了吻首领的手心。那是冰冷光滑的皮肤,触碰双唇的瞬间,有什么紧紧攥住了海童的心脏,令他呼吸和心跳都变快了。

人鱼首领抽回了手,看向海童的眼神微妙地变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他把那个仍残留着人类温度的亲吻攥在手中,潜回了海里。

守鲸岩上的谢蔚然正在跟泉奴和青眉子解释亲吻的意义:“人鱼亲吻人类的手心,就是打招呼的意思。你好!像这样。”

青眉子:“不对,刚刚是海童吻人鱼大佬的手心。”

谢蔚然:“呃……这,这应该也是问好的意思。”

青眉子:“那为什么大佬跑了?”

谢蔚然和泉奴:“?!”

两人连忙回头,果然见到银色的鱼尾消失在海里。

“小海!”谢蔚然急了,“你跟首领说了什么?你惹他生气了?”

小海正要回答,从远处一块孤零零的礁石上,忽然传来了歌声。

首领坐在海石之上,星光落在他的头发与尾巴上。大海像是被银光搅碎了一样,人鱼们光裸的脊背与银色的鱼尾在漆黑的海面涌动、腾跃。

那是清亮高亢的歌声,语言陌生,但节奏轻快。

谢蔚然和同事立刻举起摄像机对准了歌唱的人鱼。

“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人鱼歌唱的记载了。”她兴奋地压低声音,“人鱼的歌声很奇妙,能牵动风浪,也能抚慰哀伤。”

泉奴:“这首歌很快乐。他现在一定是快活的。”

海童站在守鲸岩边缘,眺望着远处的人鱼。他听不懂歌里的词句,但天地仿佛都被这歌声统辖了,无穷无尽的幻象从星辰之中降落下来,穿过人们的指尖和发梢,连海风都是柔软的。

深海里的鱼群也被惊动,遥远的海面上,渔船的笛声都已经停息。

偌大的宇宙中,似乎只有这一处是骚动的。明亮的星辰是燃烧的火球,它们纷纷坠落,在海里砸出冲天的斑斓波浪。波浪席卷土地,空气中全是湿润的水汽,落进人的眼睛里,连泪水也变得甜蜜。

谢子京怔怔看着眼前的幻象。他似乎也在某处见过这样的景象:燃烧的星辰从漆黑的天穹降下,落在高耸山头,燃起冲天火光。

在意识到一切似曾相识的瞬间,他的心脏在肋骨构成的牢笼里忽然加速跳动。

他想起来了。

那是一个明亮温暖的清晨,鸟儿从他的窗前经过,翅膀留下的影子落在他和秦戈的身上。他们彼此紧紧依偎着,赤.裸的肌肤还带着热度和汗水的湿气。在最激烈和最亢奋的瞬间,他似乎踏入了秦戈的“海域”。那是连绵不断的山头,一半在燃烧,一半绿意盎然。

“……那是什么?”谢子京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秦戈,“你的‘海域’?为什么会燃烧?它看起来很不妙。”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