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85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大雨毁坏了现场的痕迹,尸体虽然被发现,但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线索,警方甚至发出悬赏线索的通告,但最后也不了了之。

杀人过程中的性释放让梁天路获得了异态的满足。他对自己忽然多了信心。父亲要带他去别的城市继续打工,梁天路主动提出自己找活儿。他已经三十岁了,家人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叮嘱他记得时时吃药。

梁天路是沿着海岸线前进的。他来到了一个新城市,在工地里找了一份看守建材的工作,开始在本地论坛上发帖询问广场上一位只见过一面的女孩。他偷拍了女孩的侧脸,在帖子中渲染自己的深情和痴念。帖子很快被转载到微博上,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他很快在后台收到了不少邮件。一部分邮件对他的勇气表达了赞美,这让梁天路愈发不肯收手。一部分邮件则骂他是变态,梁天路删掉了,只当没看过。除此之外,只有寥寥几封邮件告诉他:我好像认识你想找的这个人。

女孩始终没有主动回应,但多亏了这几封热情的邮件,梁天路顺利发现了她的踪迹。

他跟踪她,悄悄地欣赏她的背影,知道她常常加班,夜深时才能回家。女孩从公车下来到进入小区,这一段路还有五六百米,路上少人少车。有时候女孩的父亲或者弟弟会出来接她,有时候则是她独自一人走过这段路。

梁天路很紧张,他一旦紧张就开始犯病,但是蹲守时只要看到女孩的身影,他就能得到片刻平静和满足。

一天夜里,他找到了机会。女孩下了公交车,没人来接,她独自往家的方向走。

梁天路拦住了她,他手里还拿着一支玫瑰花,他决定要跟心中的女神表白。

但他又一次因为紧张和压力犯病了。抽搐的肢体和乱蹦的脏话吓了女孩一跳。女孩一边小跑着躲开,一边开始大喊。梁天路怕极了,他扑了上去,把女孩按倒在地上,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巴和鼻子。

新鲜的躯体在梁天路身下挣扎,眼泪淌过他的手指。梁天路一直捂着她的鼻子嘴巴,把她拖到了路沿底下的水沟里。

梁天路始终认为这一次的死亡是意外。他不愿意杀人的,他是怕她大喊。

他用女孩的挎包带子勒死了她,接下包带后扔进了水沟,看着它顺势流进了下水道。

翻开女孩的挎包后,梁天路发现了女孩的身份证。他吃惊地察觉,女孩的身份证上有特殊人类的标示,而且她也是一个向导。

意外之喜瞬间让梁天路兴奋起来。他带着那个挎包离开,在回家路上一直保持着亢奋,抵达值班的工地后立刻使用女孩的身份证自渎。

尸体第二天被发现了,但那一段路上没有监控。

梁天路再次得以逃脱。他甚至在工地呆了一个月,没有人找过他,一个月前的案子也似乎早就无声无息地过去了。

“是从第二个开始变化的吗?他找到了乐趣。”雷迟问。

谢子京站在秦戈身后帮他揉太阳穴,秦戈坐着闭目养神,开口回答:“不,他是从第三个死者开始变化的。”

第三个死者是茶姥。

第87章阿班火13

梁天路会遇到茶姥,完全是一个意外。

他每个工作都做不长,因为遇到压力或者情绪紧张,立刻开始肢体痉挛,口吐脏话,工地的人渐渐都怕了他。有好心的工友说带他去医院看看,梁天路告诉他自己是特殊人类,是向导。一个不正常的特殊人类引起的恐慌比一个恶性精神病人更大,梁天路很快被炒了。

他无处可去,干脆憎恨起那个城市。毕竟这城市给了他工作又遗弃他,让他看到了自己心仪的女孩,却不能圆满他的爱情。

梁天路买了汽车票,坐上了前往下一个城市的车。

那不是正规运营的大巴,坐到中途,车子坏了,车主把众人赶了下来,让他们到附近的小饭店里先对付一顿。

饭店当然是车主的熟人开的,梁天路身上的钱不多,他怕被宰客,便转身爬上了一旁的矮山。

那是今年的春季,南方的山林早已经绿油油一片。矮山上遍种着茶林,梁天路走了一段不长不短的路,看到了在茶林里工作的茶姥。

他当然不知道那是茶姥。他看到的只是一个极其矮小的,双手和脸部都布满皱纹的老妪。

茶姥看到他,着实吓了一跳。梁天路告诉茶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茶姥便让他在原地等等,自己给他拿了些吃的喝的。

梁天路坐在树下吃饭,茶姥在茶林里清理杂草,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梁天路知道了茶姥是什么意思,也知道了茶姥的名字。但直到今天,直到秦戈进入他“海域”巡弋的这一天,他都不知道死在自己手里的茶姥有多么重要。

茶姥太老了,在梁天路看来,同时也太丑了。他对茶姥没有任何性的兴趣和冲动,那就是一个老太婆。

他的愤怒产生于晚上。天黑了,梁天路想跟茶姥借一个地方睡觉,但茶姥立刻拒绝。

茶姥给他的理由是,自己的住所现在正在进行新的茶种研究,到处都是资料和土样,不方便留外人住宿。茶姥甚至告诉梁天路,她可以给任何一个过路的人吃的或者喝的,但谁都不能进入她的家。她的家就是她的研究所,里面有太多机密资料。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每一年都有不少人上门打探,茶姥已经开始警惕了。

这理由是真实的,茶姥没有骗他。但梁天路却被激怒了。他又一次开始痉挛、发抖,冲着茶姥疯狂大吼大喊,说的尽是听不清楚的混乱脏话。

一个老太婆,一个这么丑的老太婆!我会看上你吗——他怀着被瞧不起的愤怒,在茶姥惊恐转身的时候,一脚把她踹倒在地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