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87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第七个人怎么他了?”

“梁天路不能bo起,这个女人嘲笑了他。”秦戈说,“这唤起了梁天路过去的恐惧。他对女性的憎恨,对自己的不自信,最后成为他选择利用阿班火这个传说来杀人的原因。”

“渔船放火杀人,这个方式太招摇了。”雷迟接口,“梁天路在犯第七起案子的时候,已经顾不上被发现会有什么后果。他在泄愤,在表演。”

追溯梁天路的记忆是一次艰难的工作,秦戈无数次被这个人的阴暗震惊,每一次离开他的“海域”,他都要靠在谢子京的肩上沉默很久才能回神。

梁天路一开始非常抗拒秦戈的进入,但秦戈能消除“海域”之中的负面影响,他渐渐开始欢迎秦戈,并且不再试图抵抗。秦戈每次完成巡弋,他的病症都会减轻,至少能够正常与人沟通交流。

连续三天的巡弋几乎透支了秦戈的精神。他和谢子京回酒店的途中才想起要联系姜永。

谢蔚然接到他的电话,告诉他姜永现在很正常也很平静,每天除了出门捡垃圾就是跑到小海家里监督小海读书。

“姜永挺厉害的,他数学很好啊,虽然人疯疯癫癫的,可是做题速度比我还快。”谢蔚然快乐地说,“我现在相信他以前是新希望的高材生了。”

挂了电话,秦戈靠在谢子京肩上,沉默不语。

谢子京低头吻了吻他头发:“很累?”

秦戈勾着他手指:“非常累……”

“我陪你。”谢子京低声说,“陪你睡觉。”

第88章阿班火14

秦戈总觉得自己很久没听过谢子京的不正经讲话,现在听来还有点儿久别重逢的感慨。

谢子京倒是严肃认真,回到房间里催着他洗澡,还叫了不少吃的。秦戈和他呆在这样一个没有外人的空间里,终于彻底放松下来。

他吃了一点儿东西之后,困意很快上来了。

这三天里虽然偶有休息,但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在为巡弋做准备,就是整理巡弋内容。抽动秽语综合征并不是秦戈常接触的病症,他花了大量时间去查找资料,不断与梁天路的表现互相印证。

谢子京见他一边吃一边打晃,便催促他去休息。

因为困,也因为面对的是谢子京,秦戈没什么防备,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做吗?”

“做你个白日梦。”谢子京胡乱擦了他的嘴,把他按到床上,“快睡觉。”

秦戈被他用被子裹住了,笑了一会儿又坐起身:“我还没刷牙。”

谢子京其实也困。秦戈不休息,他当然也不会休息。两人根本没时间说悄悄话,整个危机办的人都顶着秦戈,雷迟更是常常钻进办公室,监督秦戈干活。

两人站在镜前刷牙,谢子京打了个呵欠。

真正躺在了床上,他们才切切实实地放松了。谢子京把秦戈抱在怀里,低头吻他。口腔里还残留着薄荷味牙膏的气味,他和秦戈都是一样的。

秦戈不死心,又问了一次:“做吗?”

“不做。”谢子京盯着他眼睛,“你真成兔子了,眼睛是红的。”

秦戈有点儿失望。他亲了亲谢子京的下巴,嘴唇碰到了有些粗糙的胡茬。谢子京又没刮干净。

抚摸他头发的手很温柔,秦戈闭了闭眼睛:“狮子……”

巴巴里狮趴在床旁,抬起手,像谢子京一样,在秦戈脑袋上很轻地拍了拍。

秦戈靠在谢子京怀里笑了。他几乎立刻就睡了过去,一个无梦的、安稳的睡眠。

谢子京关了灯,深深呼吸。秦戈身上的沐浴液和洗发水的气味,全都让他感到无可名状的安心。

“晚安。”他低声说。

.

有了秦戈写出的巡弋报告,危机办的工作量大大减轻。

年纪尚轻的办事处主任非常感慨:“我们这儿也想要一个精神调剂师啊。不说这种恶性案件,就算是平时哨兵和向导的工作里,也常常会出现需要‘海域’疏导的情况。”

雷迟点了点头:“我之前听秦戈说,他在今年的高考检测里发现了不少合适当调剂师的苗子。慢慢来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