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90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谢蔚然一路上都有点儿心不在焉。她时不时往后视镜里看一眼,不确定自己是期待看到他俩偷偷亲嘴还是害怕看到他俩偷偷亲嘴。

煎熬中,车子已经停了。

小海和姜永蹲在路边的林子里,姜永用树枝在地上比划:“你这样套公式完全是错误的嘛!几个力的方向你都没分清楚。”

秦戈和谢子京走过去静静看了一会儿,发现姜永是在给小海上课。

他捡的纸皮捆扎好了,被小海坐在屁股下。

几个人顶着下午两点的酷辣大太阳,听姜永用三种方式解开了一道物理题。

谢子京:“人才规划局的学力测试考这些?”

秦戈:“据说可能考。雷迟已经把小海的事情告诉他的老师了,他老师很感兴趣,催着小海尽快去北京,他要亲自和小海谈一谈。”

小海起身的时候帮姜永拎起了纸皮:“我妈打算跟我一块儿去,下周的火车。”

“别紧张啊。”秦戈说,“不会很难的。”

小海冲他笑了一下:“我不怕,我有人保佑。”

谢子京奇了:“谁?”

小海摇摇头,不肯说。姜永走在一旁,跟秦戈说起他上学的种种事情。他看起来比之前精神了许多,虽然仍旧满头花白的头发,但双目有神,脸上满是笑。秦戈知道,他在为小海高兴。改变一个人的命运,随之发生种种变改的,还会有许许多多的人。

送姜永回家之后小海就与众人道别了。临走时姜永还不忘提醒他:“最近几天就别下海游泳了,注意安全。实在想游也别脱裤子,万一又被人说你耍流氓,影响评价怎么办?”

小海挥挥手跑走了。姜永一直站在门口看着他身影消失。“真能考上吗?他真的能继续读书?”

“一定能。”秦戈忽然想给这个老人一点儿信心。

这一次巡弋比上一次容易得多。姜永完全信任秦戈,加上他心情非常好,秦戈没有遇到他“海域”的任何抵抗,再次落入了那个黑乎乎的监室。但与上一次不同的是,他还未站稳,眼前黑色的景象便开始分崩离析。

不过一个呼吸的瞬间,他已经走在风雪之中。

谢谅走在他面前,手里拽着一根铁链。铁链很短,系在一个身穿厚实棉衣的人双手上。

秦戈回头,看到路边停着一辆皮卡。雪不大,但风很冷,他听见谢谅的声音传来:“别乱动,别咬舌头。你的‘海域’不痛了吗?”

四野茫茫,几乎看不清远处的山岭。秦戈转身走到谢谅身边,他看到双手被铁链束缚的周游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谢谅弯腰把他搀起:“别怕,到了零号仓,你就不会再见到我了。”

周游抬起头。他注视谢谅的眼神很奇怪,带着渴望,又满怀浓重的憎厌。

三人继续往前走,很快抵达了山脚。山上覆盖着厚厚的雪,一步下去就是一个深脚印。

姜永径直走到一片空地。他蹲下后扫开面前的积雪,露出了一块石板。石板上篆刻着两行陌生的文字,姜永像是不太确定似的,抬手在几个大字上按来按去。很快,一个松动的地方被他按得凹陷了下去。一个方正的小洞口出现在姜永面前,大概只有婴儿拳头大小。

姜永起身避让,谢谅踏前一步。他手心腾起雾气,一片孔雀羽毛从雾气之中钻出,像是被牵引着一样,钻进了那个黑魆魆的小洞。

秦戈忽然明白了:零号仓的门,不是从外面开启的。它是由仓内的管理人员打开的!

而打开零号仓的钥匙,就是谢谅身上的羽毛——或者说,是特管委里某些可以进入零号仓的哨兵或者向导,他们精神体的某个已经被记认过的部分。

他心中顿时一沉:即便调剂科的人和雷迟来到了零号仓的入口,他们也根本进不去。

退一万步讲,哪怕他的兔子,或者谢子京的狮子能够分离出某几条毛发钻入小洞,这些毛发也不可能被管理人员识别和认可。

眼前的石板忽然震动起来。

姜永和谢谅让开几步,石板强烈抖动了片刻,像是被人从内部卸下来一样,缓缓下降。

姜永当先踏了进去。在秦戈以为他可能会从高处坠落时,有某种强韧的东西卷住了他的身体。

“……不能修个升降梯吗?楼梯也行啊。”姜永落地后忍不住说,“我真的很不适应被鼻子卷起来的感觉。”

地下是一个巨大的空洞,空洞中弥漫着雾气,雾里的几盏灯影影绰绰,让这儿显得更加阴暗莫测。

几乎在姜永落地的瞬间,谢谅和周游也落地了。谢谅拎着几乎要瘫倒在地上的周游走了几步,雾气中显出一个干瘦且矮小的人影。

“这次是他?”那人声音粗哑,“零号仓很久没接收过这么年轻的囚犯了。”

他捏着周游的下巴,举起手中的灯,照亮周游和自己的脸。秦戈看到他的脸,心里先冒出了几分不适:这人长得很像老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