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93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谢子京跟他解释了零号仓入口的情况:“哎,你们知不知道能变大又能变小的精神体?变小的时候比拳头要小,变大的时候又能从内部卸下石板。”

白小园:“直接爆破?”

秦戈立刻说:“不行。那一片地区的地表很脆弱,我们也不知道零号仓内部的具体情况,贸然爆破可能会带来很大的破坏。这次行动我们能调用的人非常少,也就咱们科里的几个,还有刑侦科那边雷迟手底下的人,再多就不可能了。”

唐错凑到白小园身边,对她的手机说:“这样的精神体我知道谁有。”

谢子京:“谁?”

唐错突然结巴起来了:“我……我……我男朋友。”

白小园:“高术?!”

唐错:“他的小鱼……不是,鲨鱼,同时兼具巨大化和细小化两种能力。”

秦戈立刻接话:“好,我直接联系高主任,让高术也跟我们一起去。”

挂了电话之后,秦戈看着谢子京:“咱们也要出发了,去鹿泉。”

谢蔚然已经回来,在大路上呼唤沙滩上的两人。谢子京和秦戈起身往回走,这时谢子京忍不住问他:“如果一切顺利,我们或许可以在周游抵达零号仓之前逮住他。可是为什么周游要去鹿泉,要去零号仓?那地方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地狱。”

他激怒了守卫人员,所以被关押在最小的、根本无法躺下的监室里,天长日久地蜷缩着。秦戈想起了在鹿泉当夜,于夜色中站起来的瘦削青年。他身上满是伤痕,面色漠然可怖,如同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秦戈说,“但我自己是很想进入零号仓的。除了想知道零号仓的秘密之外,我还想看一看B0064监室里关着谁。”

谢子京停下了脚步。

秦戈看着他。

“谢子京,鹿泉事件里,你的母亲在你眼前被杀了,但尸体一直没有找到。”他说,“你的父亲失踪,到现在行踪全无。”

谢子京愣住了,他知道秦戈要说什么了。

“B0064监室里一直关押着某个人。周游执意要回到鹿泉,他的目的很明显是零号仓。”秦戈轻声问,“那个被关押的人是谁?”

档案六春水锋芒

第90章春水锋芒01

风一阵接着一阵,窗户砰砰响,雨水从窗缝灌进来,顺着墙壁淌到地上。

卢青来端着晚餐走进房间,果然又看到周游蜷在床上,紧紧抱着头,咬着牙闷声闷气地呻.吟。

他放下早餐,坐在床边,很轻地喊他:“周游。”

周游颤了一下,下意识地抓住了卢青来的手指。他抓的力气很大,卢青来甚至以为,他是想把自己手指拧掉。

“继续……”周游的声音发抖,“继续叫我的名字……”

卢青来压着他的脊背,把他按在床上,俯身贴近周游的耳朵。他想跟周游说话,说一些能让周游愤怒的话,但临了又改了主意,伸舌在周游耳朵上舔了一下。卢青来几乎立刻就兴奋起来了。

“我帮你,好不好?”卢青来像一只找不到出口的困兽,喘着粗气,“我是调剂师,我帮你。让我进你的‘海域’,就一会儿,不难受的……好不好?”

周游没有反抗,反而侧了侧脸。他勾住卢青来的手指,眼睛瞥着卢青来发红的脸庞,张开了嘴。

要是在平日,卢青来肯定会警惕。但他面前的周游太虚弱了,根本不可能反抗他,于是他凑了过去,想要吻周游。

就在两人的脸庞皮肤碰触的瞬间,卢青来忽然顿住了。下一瞬,他像被电击一样发出惨叫,立刻从床上滚了下来。

“海域”受到了攻击。周游在他放松警惕的瞬间,闯入了他的海域,用极快的速度赐予他熟悉的痛苦。

卢青来滚在地面上,很久都爬不起来。周游只给了痛苦,没有让他感受任何愉悦。恐怖在瞬间擒住他的心脏和“海域”,唾液从卢青来口中落下来,潮湿的空气和风雨声仿佛巨大的手掌,把他死死压在房间的地面上。

他干脆彻底躺了下来,耳朵贴着地板。

民宿的隔音很糟糕,这不是什么正规的店子,正规的店他们不会落脚。一百块一个房间,楼下就是客厅,客人们在客厅里弹琴唱歌,闹闹嚷嚷。他们正在米岗附近的村子里躲避风雨。

卢青来在这一刻忽然心灰意冷。他跟着周游来这里做什么?他不必过来的,他甚至搞不清楚周游回到鹿泉的真正目的。他现在成了周游的奴隶,周游说做什么,他就愿意做什么。真可耻,真丢脸……卢青来翻了个身,仰躺在地面上。他侧头时,看到了周游搭在床沿的手。

那是成年人的手。手背上有两道细细的伤痕,已经和皮肤混为一色,几乎分辨不出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