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303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但两人只在民宿过了一晚上,随后便退房离开。村中道路并无任何监控设备,当时又是深夜,没有人知道这两人究竟去了哪里。

“周游回到这里,不可能是来旅游或者玩儿的。”秦戈说,“这里唯一能引起他兴趣的只有鹿泉和零号仓。”

“这人到底回来做什么?”秦夜时百思不得其解,“一个逃犯,跑回监狱附近溜达?我不能理解。”

“我有一个想法。”秦戈说,“周游和卢青来之所以要逃到这里,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王都区的事件中,边寒的供述让周游暴露了,谢子京‘海域’恢复之后,我们得到了更多零号仓和周游的讯息。”

众人都看着他。

“周游非常怨恨零号仓和仓内的人,包括把他送到零号仓的谢谅和姜永。”秦戈说,“他回到这里,是想彻底毁掉零号仓。”

秦夜时沉吟片刻,理解了秦戈的话:“你的意思是,大象和老鼠不仅在鹿泉事件上说谎,这两个人很可能已经被周游摧毁了‘海域’,随时会被周游控制?周游可能和他们联合起来?”

这个怀疑是有道理的。周游是一个向导,零号仓的监室又各自独立,他很难跟别人有交流,除了大象和老鼠。而如果没有他人协助,一个向导,即便他的精神体是巨大的猩猩,他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杀死这么多人,地下的囚犯,还有地面上扎营的鹰隼支队。鹰隼里的所有人都是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外勤成员,他们必定是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遭到了突袭。

秦夜时在宿舍里走来走去,摸着下巴思考。

和周游的目的相比,零号仓的问题显然更加严重。

周游回到零号仓,如果大象和老鼠真的被他控制,那么这几个人联合起来,对零号仓内还被关押着的囚犯来说,不异于一场致命的灾难。

周游和卢青来失踪了,但在鹿泉周围巡逻的同事不断发回讯息,他们还没有发现这两个人的行踪。

“出发零号仓。”秦夜时果断地说,“我们先做好准备,等明天雷迟抵达,立刻去鹿泉。在周游和卢青来行动之前,我们先进零号仓看一看。”

.

石头砌成的小屋里,暖烘烘地烧起了一个火堆。

周游看出窗外,两匹马站在黑漆漆的夜里,正在睡觉。

屋子很小,这是一个临时的落脚点,有简单的被褥和食物。卢青来拨了拨火,昏迷的屋主被他们绑了起来,扔在角落。

“留他做什么?”周游不解。

“别再杀人了。”卢青来皱了皱眉,“没必要。”

周游诧异于他的忤逆,愣了片刻后笑起来。他的笑声嘶哑,衬着苍白的脸色,愈发像一个鬼。

越是靠近鹿泉,他的头疼就越来越强烈,像有人狠狠用无形的大锤砸他的脑仁,他无力反抗,只能咬牙承受。

被谢谅切割过的“海域”支离破碎,他永远无法得到安眠。

“……秦戈谢子京,应该来到鹿泉了吧?”周游忽然站了起来,火堆的亮光拖长了他的影子,歪歪扭扭地贴在墙上地上,张牙舞爪,“他们应该已经抵达零号仓了吧?”

卢青来抬头看他:“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恨谢谅。”

在周游的一生里,应该被他怨恨的人太多了。但唯有谢谅最特殊。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前情,谢谅却给了周游最漫长的痛苦。而最令周游难以忍受的是,他没办法惩罚谢谅。谢谅不是周雪峰,不是周义清或者真正的周游,他没办法接触谢谅,也没办法让谢谅感受自己正在忍受的煎熬。

所以当他脱离零号仓时,他又惊又喜:眼前有谢谅。然而不止是谢谅,还有谢谅的妻子,和谢谅的儿子。

“……大象和老鼠,真的把谢谅关进B0064了?”卢青来不敢相信,“你居然能使唤零号仓的管理员……”

周游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古怪的狂热。

“不止是谢谅。”周游想了想,慢慢笑起来。他的笑声疯狂极了,仿佛想到了什么令他不得不狂喜的事情。大笑声甚至惊动了院中的马匹,马儿踏动四蹄,惊慌不已。

“秦戈让谢子京的‘海域’恢复了,是吧?”周游的笑声忽然停了,他在室内走来走去,影子随着他的脚步在屋内胡乱舞动,“他们一旦发现谢谅,知道他的‘海域’被我摧毁过,肯定也会想让谢谅的‘海域’恢复,对吧?”

“恢复了又怎么样?”

周游站定了,火光映出他炯炯的眼睛,像跳动的磷火:“他一定会发疯的。”

.

第二天下午,风尘仆仆的雷迟一行人终于抵达。他带来了自己的得力助手小刘,还有危机办目前能调用的几个外勤组成员。

“所有来鹿泉这边的人都要被特管委审查好几遍。”雷迟说,“不过好在,特管委并不知道精神调剂科全员已经消失,来到了这里。”

“毕竟我们是个小科室,特管委看不上。”秦戈把他介绍给秦夜时。

秦夜时对这个年轻的狼人很有好感,又开始邀请雷迟有空了去他家玩玩。

谢子京:“……你舅舅怪怪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