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306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也认得这个房间,这里安设着各类仪器,是两个管理员定时定期给囚犯们注射镇定剂和管理囚犯的地方。

秦夜时左右看了看:“老鼠呢?”

“死了。”大象说,“一年前已经死了。”

.

大象很清楚,秦夜时等人的到来必定和多年前的鹿泉事件相关。只是他没料到,当年本来可以继续深入调查的事件最后却搁置了十年之久。

鹿泉事件和X有关——大象习惯把他称为周游——也和老鼠有关。

那个瘦削的、长得像老鼠一样的管理员,在谢谅和姜永把周游带到零号仓的时候已经认出了周游。

他和周游曾经有过几面之缘。在自己的家里,在便宜的小旅馆里,他给周游一些钱,周游会巡弋他的“海域”,然后掀起远胜一切快感的愉悦风暴。

他认得周游,但他不敢相信。这个年轻英俊的向导,到底做了什么而被押送到零号仓?

老鼠在零号仓里当了很久的管理员,每年年底和大象轮着回到危机办总部汇报工作。在一次汇报工作的间隙里,他结识了周游。

有人告诉他,有一个没有名字的小向导,拥有古怪的能力,能让人“爽”。

罹患余光恐惧症多年,除了自己的家人之外,老鼠没有跟任何人有过密切的交往。他起先以为对方是暗示那位向导在出卖身体,但对方反复强调“只有哨兵和向导才能理解我的意思”。出于好奇,老鼠问到了那个向导常常出没的地点,并顺利见到了那位少年人。

“我不出卖身体。”十来岁年纪的向导笑着说,“但我有别的办法能让你高兴。”

一试之后,老鼠的兴致一发不可收拾。他很迷恋周游给他的刺激,但汇报工作的时间太短了,期限一到,他不得不回到零号仓。启程的前一夜,他又约见了周游。那时候的小向导还未拥有姓名,他只说自己姓周,父母双亡,从南方一直流浪到这里,因为听母亲说这里有一个王都区,无论什么样的特殊人类都能在王都区里找到栖身之处。

那天下着小雪,是城市在冬天里的第一场雪。老鼠把他送到了王都区,看着他走入昏暗的道路之中。雪被灯光照透,羽毛一样轻,星子一样亮,从黑天里飘飘洒洒往下落。那一年的冬天很长很冷,老鼠会在无事的间隙里,偶尔想起这个年轻英俊的少年。这么冷的冬天,他要怎么过呢?有没有人愿意给他一个栖身之处?

“我希望他能过得好一些。”老鼠说,“在王都区里,他应该能生存下去。那么年轻,他还有很长的路可走,学点儿东西啊,结识新的朋友啊,起个名字啊。对吧?”

对大象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老鼠才刚把周游扔进B0064号监室。

周游一直在发抖,歇斯底里地尖叫,因为强烈的头疼,满脸都是泪。

大象看出自己的兄弟对这个小囚犯不一般,追问之下老鼠才说出自己和周游曾经相识。

谢谅和姜永没有告诉两人周游做了什么,档案语焉不详。“杀人”,这是押送者的回答。

“犯什么傻呢?”老鼠对大象说,“他的能力多好啊,如果好好学习,好好利用,一定能做个了不得的人。至少比你我有用。”

大象不解:“那你为什么选择B0064?它那么小,那么窄。你认识他,应该挑个好一点儿的监室。”

“我是可惜他。”老鼠看着自己的弟弟,“但这不是可怜。我和你是零号仓的绝对权威,他不能试图挑战。”

老鼠是哥哥,大象是弟弟。大多数时候,兄弟俩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还是老鼠,大象不敢忤逆和反对老鼠的意见。两个人在鹿泉的地底下共同生活,躲避着别人的目光,也算是平静度日。

因此,当几天后老鼠把周游从B0064号监室中放出来的时候,大象没有阻止。

周游连续几天都没有舒展过身体。这是零号仓里常见的惩罚方式:囚犯不能离开狭小的监室,食物和水会从监室的洞口扔进去,管理员使用注射枪,隔着洞口的小孔向囚犯注射镇定剂。惩罚有时候会持续一个月,囚犯迷迷糊糊,一直跪趴在地。

很多人根本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和拘束。他们总会在重复三四次这样的惩罚之后,彻底失去反抗的心思。零号仓的唯一出口被大象和老鼠把守,任何人都逃不出去。

在大象的说明过程中,几乎所有人都面露不忍。

蔡易说的是对的。秦戈心想,这不是监狱,是集中营。是一个被特管委和管理员营造的,打着惩罚的幌子,实则用酷刑折磨犯人的集中营。

“老鼠把周游提了出来……他想让周游再次巡弋自己的‘海域’?”秦戈问。

这个问题完全切中事实核心,大象沉默地点点头。

周游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秦戈心中一震:是老鼠给了周游逃脱和控制自己的钥匙。

他不知道周游究竟做了什么,只知道一个模糊的“杀人”事实。他从周游的能力中品尝过愉悦,与地下枯燥无聊的日子相比,那愉悦显然拥有无上的吸引力。

而且,他和弟弟是零号仓的管理员,是零号仓的绝对权威。周游,一个囚犯,他能做什么?

老鼠试图控制周游,但自己却成了最大的漏洞。

“但周游不是从入口逃出去的。”秦夜时问,“他逃离的方向是鹿泉。”

“鹿泉就在这里。”大象抬手指着上方,“零号仓内部有稳定的供电系统,它是用西部办事处的整体供电工程运转的。零号仓里各类线路的集合点就在这里。”

这显然也不可能是周游能知悉的信息,他从老鼠的“海域”里获得了许多东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