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310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来零号仓了。”秦夜时说,“它永远不会再开启。”

最后一个被送上车子的是谢谅。他一直非常抗拒进入密封的车厢,而由于他长期被注射镇定剂,医生不建议继续使用。秦戈蹲在谢谅的担架前,他精神体的气息平和温暖,像春水一样,把谢谅笼罩其中。他没有试图进入谢谅的“海域”,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候。这一次疏导足足花了半个小时,谢谅最终平静下来。

谢子京牵着他的手,打算和他一起进入车中。

“谢子京,你留一下。”秦夜时喊停了他,“你在这里还有需要处理的事情。”

谢子京诧异:“我没有什么可处理的了。我陪我爸去医院。”

秦夜时:“再等一等。他们发现了周游和卢青来的踪迹。”

他抬手指着鹿泉的方向:“那两个人正朝鹿泉前进。”

谢子京神情微变,最终没有走上车。唐错和高术安慰他:“放心,我们会陪着叔叔的。”

车队离开了,谢子京转头问秦夜时:“你的人这么多,还要我留下来做什么?”

“你就当做这是一次考核吧。”秦夜时说,“对你,还有对秦戈的考核。”

谢子京愈发不解:“周游和卢青来到了鹿泉,你认为我真的适合留下来?万一我太生气,直接把人捏死在这儿了呢?”

秦夜时被他的话逗得大笑:“谢子京,你确实挺厉害。但厉害的人最不应该自得自满。我也在这里,你觉得你能把谁捏死?”

谢子京不吭声了。

秦夜时站在他身边,半晌后忽然开口:“其实周游的实战能力非常非常弱,就算只有你独自一人,也能战胜他。”

“他不是全歼了鹰隼支队么?”

“当时鹰隼支队半数以上的人都在睡觉,立刻就被周游突破了防波堤影响‘海域’。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没能及时反应过来。”秦夜时笑了笑,“今天不一样。现在的你是不可能被周游侵入的。”

一旁的秦戈问:“可愤怒也是‘海域’的空隙。”

“你只有愤怒吗?”秦夜时转头问谢子京。

谢子京沉默着,没有回答。

他此时此刻确实饱含着愤怒。怒火灼烧着他的心,让他浑身发烫,心跳剧烈。但在愤怒之外,又另有别的情绪,同时充斥在他的“海域”里。

秦戈牵着他的手。谢子京只感觉到无边的平静,那滚烫的火在天空上燃烧,温柔的春水却从它脚底淌过,一点点地淹没了烧灼的痕迹。

除了愤怒和怨恨之外,还有别的感情陪伴着他。它们是他能站立在此处的依据。

“我知道周游为什么这么做。”秦戈岔开了话题,“周游为什么要给谢谅下那种暗示,其实是有迹可循的。”

谢子京和秦夜时都看着他。

“在来到零号仓之前,他也用同样的方法,弄疯了一个父亲。”秦戈说,“周游给周义清施加了暗示,让周义清杀了自己的儿子。”

秦戈忽然心想,不对,他们不应该再称呼那个人为“周游”了。他是没有名字的X,不是周游。不是那个聪颖善良的孩子。

对X来说,他在周义清身上做的事情是一次极为成功的尝试。因为周义清的“协助”,他取代了真正的周游,而周义清之后很快就疯了,远远地离开了家。一切应该都和周游的设计是相符的,他从周义清身上学到了一些珍贵的经验。

比如,让人对至亲之人犯下不可饶恕、不可原谅也不可忘却的罪行,可以摧毁一个正常的人。

杀人的是周义清。吃了妻子的是谢谅。错的都是当事人,和X没有任何关系。

他轻飘飘地游离在罪行与邪恶之外,从恶中学习恶。

即便以善意对待,X也无法回报或者习得同样的善意。他弑父离家的时候是七八岁年纪。这个年龄的孩子已经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在这套逻辑里,他能说服自己并找到信服的答案。X笃信自己从父母那里学来的逻辑,能把恶发酵成更强烈的恶。他是催化剂本身,也是施恶者本身。

秦戈心中很冷。他窥见了浓重的黑暗,一时半刻还不能完全消化。

秦夜时的对讲机响了起来。

“队长,按照你的吩咐,我们没有阻拦周游和卢青来。”对讲机那头传来声音,“当年鹿泉事件的缺口已经被修复了,不过这俩人还是一直往鹿泉里走。”

“周游只认得那一个出入口。”秦夜时回头正欲招呼谢子京,眼前忽然掠过一片金色光芒。

不过一个呼吸的瞬间,浑身闪动碎金般光亮的巴巴里狮已经落地。

“等等,谢子京。”秦夜时拉住他,“我希望你能和秦戈打一个配合,一定要快,要准。”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