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311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X与卢青来走到了鹿泉中央。极物寺方向隐约有灯光,但走入鹿泉之后就再看不到了。

“你还记得在哪个位置吗?”卢青来问。

X:“记得。缺口是我的猩猩打开的,我逃出来之后一下子还不能站立,得爬着移动到鹿泉外边。我记得那有多远。”

他站定了,看着脚下的土地。

地面平整,完全看不出曾经有过缺口。

X蹲下身,拍了拍地面。他实则也并没有完全的把握:确定是这里吗?他的计算和回忆真的没有丝毫差错吗?

浑浊的雾气从他身上腾起,卢青来不由得退了两步。他的猴子一直趴在他肩膀上,此时受惊似的缩了回去。

巨大的兽爪抓破了迷雾,一个枯槁的头颅从雾气中探出。X的精神体是猩猩,而且是一只已经形同枯骨的猩猩、

卢青来对眼前的巨物心怀畏惧。那猩猩高举手臂,正要往地面砸下时,他眼前忽然一花——就在瞬间,那巨猩发出震耳欲聋的痛呼。它似乎从中被一道金色的利刃拦腰截断了。

那道金色的利刃堪堪停在了X身边。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仿佛挟带着这冷夜的星光与锋芒。

X下意识弹起。猩猩在瞬间再次聚拢,朝着狮子挥动手爪。狮子躲过猩猩的爪子,爪子重重落在地面,发出巨响。狮子借着去势一跃而起,在空中翻滚半圈,前爪搭在了X的肩膀上。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从它浓密的鬃毛里落下一个柔软的白色毛团。

周游顿时发出尖叫。他畏惧一切触碰自己的精神体!

但是那白色的毛团在接触他胸口的瞬间化成了雾气。雾气缠绕着他,就像当初谢谅的孔雀翎毛试图钻入他的“海域”一样。X惊恐地大叫,熟悉的疼痛从脑部深处浮现,令他一阵接一阵地战栗。

他立刻筑起了防波堤,死死地守卫自己的海域。

狮子大吼一声,紧接着,一个强壮的影子落在X身边。狮爪松开了,X先是被人拎着衣襟抓起,随后又狠狠地掼倒在地上。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受了一拳。

口腔中的血腥气和疼痛令X忍不住发出呻.吟。

谢子京举起手又揍了他一拳,重重把他脑袋摔到地面。X几乎眼冒金星,完全说不出话,抬手抓住谢子京的手腕虚弱地喊:“你是谁!”

他睁圆眼睛盯着谢子京,此时才认出眼前人。先是惊悸,但他随后立刻笑起来,疯狂得近乎抽搐:“你到这里来了!哈哈哈哈你来了!你进了零号仓吗?看到你父亲了吗?谢谅啊,缩在那个不见光的洞里的人是谢谅啊!”

谢子京阴沉沉的眼神里映出他挣扎的模样。

“你看到了吧?那些骨头……”他笑得愈发大声了,“你要记得捡起来,那是你妈妈的骨头。她被谢谅……”

“我父亲很清醒。”谢子京冷漠地打断了他的话,“他没有做你暗示他做的那件事。”

X的瞳孔瞬间缩小了。巴巴里狮在他和谢子京身边走来走去,头顶上是一团混沌的雾气,他的猩猩溃不成型。

“不可能!不可能!!!”X歇斯底里地狂吼,“他被我控制了!他一定会听我的话!他不可能……不可能!!!”

就在此时,有某种陌生且温和的气息,潜入了他的身体。

被激怒的X,他的防波堤上终于出现了缝隙。

X浑身颤抖,眼里淌下泪来:“滚出去……滚出去!!!”

雷迟控制了卢青来,白小园陪在秦戈身边。秦戈双目紧闭,额上沁出细汗。

这很艰难,但他终于进入了周游的“海域”。

眼前所见的,是他从未看过的景象。

这是一个无边无垠的“海域”。它是山和郁郁葱葱的稻田。潮湿的青绿色从山根一路晕染到顶端,消失在浓雾里。

这是X的“海域”,秦戈立刻判断出,它可能来源于周游幼时生活的地方。

但这片海域是支离破碎的。土地与山川崩裂成了一块又一块独立的浮岛,浮岛边缘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岛与岛之间完全没有通路,根本无法通行。X的“海域”以异常直观的方式告诉了秦戈:谢谅是怎样切割他的。

秦戈被困在一个浮岛上。

他无法前进,只能回头,转身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小院子门前。

这是一户普通人家,院子窄小脏乱,房屋被切割到了另一个浮岛上。秦戈心中微动:会存在于X“海域”之中的院落,极有可能是他的家。

秦戈走进了这个院子,几乎就在进入的瞬间,他看到了院中的一个坑。

这个坑并不小,能容纳一个成年人躺入。和现在一般无二的X坐在坑洞之中,神情木然,对秦戈的靠近全然没有任何反应。他的身边放着一把小铁铲,是小孩才能用的尺寸。

秦戈走到坑边小心蹲下,看着X。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