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313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周义清拿着一个布袋沿着狭窄的楼梯跑上了二楼。X的行李根本不多,几件新买的内衣裤,几本周游给他的书,除此之外一无所有。周义清拿着布袋走下来,把布袋扔到已经坐起身的X身上:“滚!”

X抓住布袋,抬眼看他:“是你把我带回来的。你说过我可以在这里住。”

“现在不行了,你是个混账东西,立刻滚出我们家!”

“这也是我的家!”X歇斯底里地大喊,“周游说我可以把这儿当作家,他说我就是他的兄弟!”

“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我只有周游一个儿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他有什么歪心思!”周义清用更高的声音骂道,“你算什么东西!我他妈行一次好心,结果捡了头白眼狼!”

周义清走向大门,打算开门将X扔出去。X在他身后站了起来,挥动手里的布袋狠狠砸向周义清的后脑。布袋里的几本书十分沉重,周义清立刻跌跌撞撞被掼倒在地。X冲他背部踹了一脚,把这个浑身是病的中年人踢倒在地,膝盖压着他的脊背,手狠狠地按在周义清的后脑上。

入侵周义清的“海域”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X在这个时候有一瞬间的犹豫。秦戈能察觉到他的动摇: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但必须留在这个家的冲动压倒了一切。周义清说得很正确,他什么都不是,没有身份,没有户口,甚至没有名字。

“……我是周游。”X喃喃道,“我才是周游,我是你的儿子。另一个人……他不是。他不好,不乖。他……他要害我们。”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周游的眼睛湿润了。薄薄的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抬手擦去,蠕动嘴唇,在周义清的耳朵边说出了一个计划。

要杀周游实在太简单了,周义清用一个枕头就能完成。X坐在客厅的轮椅上,看着周义清从楼上走下来,身后拖着周游软绵绵的尸体。

剧痛在瞬间击中了他的心肺。他弯下腰,蜷缩在轮椅上,大张着口,徒劳而痛苦地喘气。陌生的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一滴滴落到地上。他甚至流出了鼻涕,嘴角不受控制地往下耷拉,因为胸口中窒息一般的痛楚而浑身发抖。

厨房传来了各种声响,周义清开始砌灶台了。X从轮椅上站起,他想去看一眼,他最好去看一看,这是最后一眼了。但他走不动,双脚发软,最后还是坐回了轮椅上,抓起周游的毛毯,捂住了自己的脸。

周义清做好了饭,木然地站在餐桌边上,招呼X:“小游,吃饭了。”

X从轮椅上起身走来,迎面却是周义清惊诧的目光:“小游,你的腿……好了?”

他一边问,一边打颤,手里拿着的碗筷全都掉在了地上,双目血红,瘦巴巴的手抓住了胸口的衣服。X走到他面前,按着他的手,这让周义清平静了一些。

“对啊,你帮我把腿治好了,爸爸。”X说。

这个陌生的称呼忽然令他激动起来。兴奋的心情瞬间压倒了之前一切的痛和悲。他快乐地和周义清坐在餐桌上吃饭,不停地问周义清:我是谁?

“周游。”周义清总会耐心地回答,“我的儿子,周游。”

X花了一些时间把周游的东西清理干净,比如周游的药,周游的衣服,周游的辅具。但轮椅他有些不舍得,他喜欢坐在轮椅上,怀里抱着周游的毛毯,哪怕那张毛毯上属于周游的草药气味越来越淡,他也觉得不舍。

每每看到灶台,X总会出现短暂的恍惚。但随着时间推移,灶台的存在越来越淡化了。他成为了“周游”,开始研究周游留下的资料,以“周游”的身份,在王都区里行走。

周义清发疯逃走的那一天,把轮椅和毛毯也带走了。X在家里转了很久,他再也找不到一丝仅属于周游的,与他毫无关联的痕迹。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看到了窗上那辆小自行车。那是他拧给周游的。周游骑不了车,没法跑步,他曾经给过承诺,说以后会带着周游开车环游世界。

“周游……”X小声地嘟囔,“周游?”

他的目光始终落在天花板上。天花板上有霉痕,有水渍,有裂缝。和他曾与周游并肩醒来的每一个清晨,一模一样。

“周游。”X大喊。

他顿了顿,轻声回答:“我在这里。我就是周游。”

秦戈用X的眼睛看着一切。在X闭上眼的时候,黑色的海洋开始翻腾。秦戈被冲出了他的“海域”,大汗淋漓地睁开双眼。长毛兔回到了他的身边,在他掌心里化作一团雾气不停打滚。

“你还好吗?”白小园担心地问。

“没事……”秦戈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谢子京和X。

X已的歇斯底里状态被秦戈消除了,整个人半睁着眼睛,很不清醒。

秦夜时对谢子京的要求是,可以打人,但不能打伤,不管怎样都要活捉X和卢青来。秦戈必须配合谢子京缓和X“海域”的异状,保证他在整个抓捕过程中不要出现意外。

在两人的头顶上,仍有浑浊的雾气盘旋。片刻后,那雾气终于缓缓降落,就要进入X体内了。

就在这个瞬间,一只金色的小猴子忽然从卢青来背上跳了出来。但秦夜时的狼獾根本没给它逃脱的机会,一爪子就把它拍在地下。

此处的突发事态似乎惊动了那头缓慢降落的猩猩。

秦戈心中一跳——他在发现周游的“海域”已经被谢谅切割得七零八落的时候,曾经有过怀疑:这样的“海域”绝对不能称作正常。既然不正常,那X对自己的精神体真的有完整的操纵能力么?

眼前的一切给了他答案:猩猩再一次挥动双手,它这次攻击的目标是谢子京,和被他制服的X。

巴巴里狮子行动极快,几乎立刻从地上弹起,张开狮口,亮出爪子,再一次拦腰截断了从混沌雾气中钻出来的猩猩。精神体受创令X疼痛不已,他在谢子京身下挣扎扭动,谢子京干脆又给了他一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