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肖扬注意到他嘴唇有些干裂,甚至有几条血口子。

“汤贞老师你要不要喝点水?”肖扬说,他转身低头翻箱倒柜地找纸杯,急匆匆倒水。

肖扬心里没来由地想,他当年可是为了汤贞,才想要来亚星的。

汤贞老师素来只喝35度左右的温水。肖扬想起这事的时候已经晚了。汤贞已经接过了纸杯,他的手腕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来,细得不似人形,一双手苍白修长,指甲又极短,明显被人刻意地过度修剪过,就好像不剪成这样,连他自己的指甲都会弄伤他。

汤贞咽下水,喉结滑动,像服从命令,没有一点不满。

一双眼睛还不放弃地张望着。

“你是不是想找什么东西。”肖扬小声问他。汤贞仿佛没听到,肖扬又问:“还是你想找什么人?”

“我想找小周。”汤贞哑声恳求。

“小……”肖扬一愣。

肖扬其实没想到汤贞会这么直白地回答他。就像以前,每当他追着汤贞问什么事情,汤贞总要逗逗他才肯告诉他,而告诉他的事情,十有八九还是假的,是逗他玩的。

找周子轲?

现在半夜两点多,到哪去找周子轲?肖扬额头直冒汗,可看汤贞这副模样,他鬼使神差摸出手机,翻出周子轲电话立刻拨了过去。

没人接,当然没人接。

“你找他有什么事吗,”肖扬声音越发小心翼翼,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汤贞给他感觉就像某种薄薄的器皿,不是人,是器皿,仿佛声音大一点,这个器皿就会碎了,然后有什么东西就会彻底溜走,“现在这么晚了,周子轲肯定睡觉呢,对不对。这样,你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说,明天一早我见了他就告诉他,让他去找你。”

汤贞好像没听懂。肖扬又劝他:“现在太晚了。”

汤贞握着纸杯的手不太稳,低头安静了好一会儿,他才喃喃低语,复述着肖扬的话:“太晚了……”

“凌晨两点,都睡觉呢,”肖扬又重复了一遍,“早点回家吧,汤贞老师,你需要多休息。”

然后汤贞就走了。肖扬说我送你回家,他摇头,肖扬问你带钱了吗,汤贞走远了,不知是没听见还是不想理他。这是凌晨两点多时的事情。四点时肖扬冲了个澡,到公司门口坐车去机场。KAIser全队所有人加工作人员在候机大厅集合,只有周子轲一个人没到——没人感到奇怪,所有人都习惯了他的特立独行和迟到。

直飞新加坡需要五个多小时,肖扬累了一夜,上飞机倒头就睡了过去。等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一下飞机,先是罗丞在身后聊天聊到一半,突然没声了,紧接着是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密密麻麻,好似海水涌上了岸头,朝肖扬漫溢过来。

肖扬四处看看,发现周围几乎每个人都低头看着手机,窃窃私语,议论纷纷。连易雪松也低头瞧着手机里的新闻,眉头紧锁。

“中国艺人汤贞于今日清晨在寓所被发现,疑似自杀。”

颁奖典礼结束的那个深夜,周子轲从停车场乘电梯向上走,到酒店一层时,正好肖扬提着一兜胃药走进来。肖扬一见他,才把这事情说了。周子轲沉默了一会儿,问,你怎么早不说。肖扬说我到处找你,才想起你没上飞机。周子轲说你下午见到我时怎么不说。肖扬说我见你都什么时候了,马上上台了你才来,难道要我在台上和你说?周子轲盯着肖扬的脸,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肖扬语气放缓,说汤贞老师反正已经脱离危险了,要是有什么事,你等他醒了再问问他吧。

周子轲不回话了。肖扬过会儿歪头看了一眼,发现周子轲瞪着眼睛,忽然神经质地笑了。

“周……”肖扬话音未落,电梯门开了,有人进来,并不是他们要下的楼层。

等关门时,周子轲已经消失了。

第7章偶像5

周子轲要来医院探望汤贞。温心说出这句话,郭小莉还没出声,那些挤在医院门口闻风而动的记者倒先一步拥将过来,人挤人地围在温心身边,一个比一个惊慌。

“周子轲要来?”

“哎,哎,这位小姐,助理小姐,什么情况,KAIser不是在新加坡刚直播完领奖吗。专程回来的?”

“周子轲?他来了吗?他在哪!!”

“妈的我手机快没电了,谁有充电线!”

“喂?主编!你快调个人来汤贞医院,带着相机听到没,我这坏了……你赶紧的,一会儿周子轲要来!……我二半夜逗你玩我有病啊!”

……

郭小莉黑着一张脸,把温心手机抢过来,一听电话那边齐星还在抽泣。

“齐星。”郭小莉只听声音还是很冷静的。

“郭姐,我……郭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