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跟丢第四次了,”郭小莉说,“回来不用上班了。”说完把电话扣了。

温心赶紧上前一把接住自己的手机,畏畏缩缩看着郭小莉绕过记者一个人进了医院。

“温心。”

有人叫她。

“温心,过来。”

到第二次温心才听见了。周围太吵,她回过头,瞧见不远处梁丘云就坐在那辆超豪华保姆车里,示意她过去。

温心翻了个白眼,当作没看见。

梁丘云瞥着温心那爱答不理的模样,他突然叫她:“温梦露!”

温心原地一僵,仿佛蛇被打了七寸。连周围的吵嚷声都霎那间安静了。有人好奇,回头看梁丘云,又看温心,只见她从脸到脖子,红得像只麻辣龙虾。

“温梦露,过来。”梁丘云说。

刚才还躲梁丘云躲到角落里的温心突然快步上前,飞起一脚猛踹在梁丘云的车门上。

一个大鞋印子完完整整陷进了梁丘云的车门里。

梁丘云瞧着温心站在他眼前气呼呼的模样,说:“别使性子,赔不起。”

温心直说:“去你妈的梁丘云,买你十辆也买得起。”

梁丘云点了支烟,瞥了一眼远处又变得闹哄哄的记者,他吸了一口:“你家老师现在赚钱不容易,你省着点花。”

“我的天,”温心阴着一张脸,“某些男的吃了汤贞老师多少年软饭,居然也开始教育别人少花汤贞老师的钱了。”反正隔着个车门,梁丘云坐在车里,温心也不怕他:“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云老板,你说是不是啊。”

梁丘云吐出一串烟圈:“温梦露,你家老师不好好教你,我还要给你一些教育。成年人了,钱不能乱花,话不能乱说——”

温心一阵激动,心底对梁丘云这个人的恐惧早已被她忘得一干二净:“教育我,就凭你?梁丘云,你怎么还不快滚,没听见一会儿比你更红的人要来了吗,这儿没你说话的份了。”

梁丘云看她,说:“Mattias还没解散呢。”

“所以?”

梁丘云说:“天王老子到这个地方来看汤贞,我要说话,他也要听。”

温心眨了眨眼,一脸的难以置信:“你到底要不要脸。”

“温心——”

“别跟我来这一套,”梁丘云话音未落,温心一口打断他,“这种哄小姑娘的腔调,你拿着哄媒体,哄观众,哄汤贞老师,你爱哄谁哄谁,你哄不了我。”

“汤贞老师叫你哄得不人不鬼,险些把命都哄掉了,如今就躺在那么近的病房里昏迷不醒,你居然还有脸在这跟我装腔作势。以前我们需要你到处找你的时候你在哪,汤贞老师千等万等的时候你在哪?现在倒跑得比谁都勤,你演给谁看啊,”温心说着,回头瞥远处的记者,“你不就是想上新闻吗,不就是想宣传你那破电影吗,目的达到了吧?蹭完了头条趁早滚蛋!”

温心明显失去了冷静,连珠炮一样说完,自己也激动得气喘吁吁。

梁丘云瞧着她,面上不动声色,眼神却越发阴鸷。等车门一开,梁丘云一脚踏出车外,温心下意识后退一步,再看梁丘云一张黑脸,她吓得扭头就跑,只留给梁丘云老板一个屁滚尿流的背影。

无怪记者们太激动。周子轲亲自来看汤贞,这实在是件匪夷所思,堪比行星撞地球的事。周子轲人气虽高,却是圈内有名的放荡不羁,离经叛道。还经常消极怠工,曾经连续八场演唱会迟到,刚出道时一度惹怒过诸多圈内大腕,若不是他家产业颇大,老子又名声在外,怕是早早的就被封杀了。

这样一个周子轲,怎么也不会看在公司的面子上来医院探望汤贞的。他两个人,除了在KAIser代班《罗马在线》时曾有过短暂合作,往后再没有一点工作上的联系。汤贞已经是上个时代的巨星了,在那个时代,做偶像有才有貌,要文武双全,观众想看什么,偶像就要做什么,没有商量的余地。而周子轲,这个亚星娱乐造星系统里最为独特的一份子,别说任何特长,他甚至连最基本的职业道德都遵守不了。

他两个就好比亚星娱乐的南极与北极,周子轲就算忍得了汤贞,汤贞这敬业如命的人也决计受不了周子轲。而事实上他两人也的确传出过不少不和传言,早有知情人爆料说,《罗马在线》的代班结束后,周子轲对汤贞意见颇大,两人在工作场合见面彼此冷脸,台下无任何交流,在公司也长时间保持王不见王的状态。

连郭小莉也想不通这一点,想不通周子轲这人脑袋里在想些什么,怎么突然就要到医院来,就要来看汤贞。她顺过了气,正巧看见温心上楼,便叫温心到医院门口蹲等,只要见到周子轲,死也要把他拦住。“别叫他跑了,直接带去公司,我必须要见他。”

郭小莉在亚星娱乐的办公室位于整栋楼的最顶层,全公司除去毛总,就属她的这间最大,地段最佳。里面陈设不多,墙面装饰倒很多,比起办公室,某种程度上更像是郭小莉旗下艺人的小型展览馆。

推开门,墙上正对门第一张相框,嵌的是蓝天碧海青春少年,是Mattias出道专辑《年少知交》的初版封面。这张小小的正方形薄纸曾跟随郭小莉一路升迁,从九年前那张拥挤狭窄的办公桌,到如今的相框,到被端端正正挂在进门第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这是郭小莉最大的骄傲,是她十年事业的起点,是她最大的资本,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Mattias的成功,亚星娱乐绝不会放手给郭小莉后来那么大的权力和自由,也就不会有如今的KAIser——这支在出道前基本无人看好,出道后却以燎原之势在两岸三地火速蹿红的偶像组合,第一张专辑销量就刷新了亚星娱乐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

郭小莉办公室里也收藏有这张专辑,《Pulse(脉搏)》,从最初的专辑概念,到具体每个再小不过的细节,都由郭小莉本人亲自敲定。包括组合中每个成员的包装定位——肖扬,从KAIser创立伊始,他就被确定为唯一的中心成员,这意味着无论海报、杂志、或是任何宣传物料,只要九个人同时出现,他的位置就永远在众星捧月的最中间。

拥有一头淡金色头发的肖扬,无论才貌,就连综艺感,在亚星的练习生中都相当出众。郭小莉把他放在最中,周子轲放他右,易雪松放他左。这三人从一开始就被郭小莉当成了门面,直到三年后这三人还稳稳霸占着周边销量排行的冠亚季军。

甚至连肖扬脚腕上的红绳这类不值一提的细节,都经过了郭小莉本人亲自拍板。肖扬自小右脚脚腕上就挂着条细红绳,在亚星当了几年练习生,连洗澡时候都未曾摘过。等到出道时,封面摄影师几次三番强调它会破坏画面,公司董事也认为这会对肖扬今后的形象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只有郭小莉站在肖扬本人一边,坚持把它留了下来。

三年以后,这几乎已经成为肖扬的一个标志了。甚至有不少粉丝认为他脚腕上的红绳有些信佛祈愿的意思,以此拿来和周子轲私下常戴在手腕上的一串佛珠作多联系,猜测他两人间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神秘关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