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此类时下流行的粉丝文化,宣传人员乐见其成。从第二张专辑开始,有意无意间,无论是音乐录影带,还是任何需要组合集体参与的活动,综艺节目也好,演唱会也好,周子轲和肖扬只要其中一个出现了,另一个必定就会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陪伴在身边。周子轲比肖扬个头高出不少,一起唱歌时肖扬唱高音,周子轲跟着唱几句和声,一起跳舞时肖扬满场跑,周子轲不爱动,就站在原地看他跑出去,又等他跑回来。连Freetalk时间,也是肖扬爱讲话,周子轲不爱讲,可他又是队长,每次把该自己发言的机会丢给肖扬,台下就会响起一阵拼命的尖叫。

周子轲人懒,脑子却不懒。几次下来他猜到了其中的猫腻,而郭小莉就像连他的反应也提前料到了,准备好了计划,只待他上套。周子轲变得比以前更懒了,懒得唱歌,懒得跳舞,懒得讲话,这样一来,被安排站在他身边的肖扬自然而然就全帮他唱,帮他跳,话也全帮他讲了。

肖扬对此是无所谓的。他的工作信条是天道酬勤,能者多劳,身边有人做的不够,不好,他就会主动上去帮忙。虽然生活中略显迷糊,工作上却认认真真,从不含糊。至于什么CP不CP,什么“暗恋周子轲”,肖扬也就是嘴上抱怨抱怨,公司让他做的事,再不愿意他也会完美完成。

那是郭小莉第一次听到周子轲称赞她。一般这种来自旗下艺人的客套话郭小莉也听多了,听得耳朵都出茧了,早该习惯了。可周子轲不同,他很少夸奖人,也懒得和谁客套,就连那所谓的第一次,也只是极为不清不楚甚至还略带讽刺的一句话。

“不愧是郭姐。”

那天,被肖扬代劳了几乎所有事情的周子轲待演出一结束就被叫到她办公室里。在郭小莉的注视下,周子轲坐在沙发上,不顾墙上的禁烟标识,边点烟,边眯着眼睛对郭小莉说。

从医院回来,郭小莉在办公室里,面对刚被温心强拉硬拖拽过来的周子轲,再一次把他嘴里的烟摘下来,用高跟鞋狠狠踩灭了。

今天再看周子轲,与三年前相比,不仅毫无长进,更是连当初那一点对娱乐圈的新鲜劲儿都没有了。

周子轲直视郭小莉的脸,听郭小莉把最近几个月来他每次迟到、旷工、敷衍了事引发众怒以至被媒体被网友挂出来指摘的纪录一一又历数了一遍。

“人人都说我郭小莉当初选你是别具慧眼,是剑走偏锋,”郭小莉瞪着他,一双不再年轻的眼睛里满是血丝,“可能吗,子轲,你觉得可能吗?我有这么大的本事吗,我甚至搞不清楚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工作你才愿意做,到底要什么工作你才肯付出哪怕一点点精力来对待!”

“刚出道那会儿还不是这样吧,那时我问你想不想出道,你说你想。好,我送你出道!前几年你也一度积极性很高。那现在呢,到底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你最起码给我一个原因。为什么突然跑回国,走之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来看汤贞?这种借口你觉得我会信吗?

郭小莉说到一半,忽然转身从身后的桌子上摸过自己的手机,颤抖着手指划开:“看看你昨天在颁奖直播上的表现。”

周子轲看着她。

“你自己也看过吗?”视频一放完,郭小莉问他,他不回答。

“我都不好意思看……”郭小莉低声说,她看着周子轲,她两眼通红,“在医院里,那么多记者在看,我都不敢让他们撞见我……我害怕,你知道吗,我怕他们问我为什么亚星艺人的表现会这么差,为什么KAIser要跑到国外去丢人。我甚至觉得羞耻,我都不敢相信这是我郭小莉带出来的艺人!”

“你张张嘴会死吗?好好跳舞,像别人一样工作会累死你吗?别人千辛万苦地在台下,十年如一日地训练,就指望台上导播能多给一秒钟的镜头。到你呢,你可倒好,镜头摆在你眼前你也不知道珍惜啊!你哪怕尊重一下我?你哪怕尊重一下你身边那么多队友,我都不指望你尊重专程买票去看你的歌迷,你觉得你不好好工作,只有你一个人在承担后果吗?”

“郭姐。”任周子轲再怎么风雨不动,这会儿也开了金口。

“多少人在等着看我的笑话,”郭小莉哽咽道,气过了头,反而笑了,“这几天,多少人都在等着看亚星的笑话。子轲,你觉得我们每个人的日子都很好过,是不是。”

“郭姐……”

“一个个的,自杀的自杀,解约的解约……我还指望你们几个年轻人能让我省心一点,能给公司一个支撑,结果你在干什么,那么大的舞台,昨天多少人在看,多少电视台转播你知道吗?”

周子轲一句话也不说了,也不知是刚下飞机太累还是太困,还是他的确无话可说,就这么站在原地听着,任郭小莉一句句骂。

“我费了多大的心血把你们送过去,给你们铺了路,确定所有的行程。我一边要顾着汤贞的病,一边和梁丘云谈他的合同,一边还要为你们和制作单位扯皮到深更半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周子轲,你能不能有点良心,你能不能对我好一点?我不知道到底什么东西你才在乎,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随便就把别人的心血都毁掉?”

温心站在门口,吓得大气不敢喘。郭小莉越说声音越低,越说肩膀颤抖得越厉害,好像她这数月来,委屈,愤怒,甚至恐惧,在外面世界得不到一点抒发,到这会儿才终于多少发泄了出来。

周子轲抬头看了一眼躲在门口的温心,显然温心也从未见郭小莉在人前这个样子,更没见过她哭。

这是郭小莉,郭小莉会生气,会发火,她不会哭的。

周子轲从身后的办公桌上拿过几张纸巾,他走到郭小莉身边,轻轻搂郭小莉的肩膀,郭小莉转身要离他远点,他又搂过来,低头帮她擦了擦眼泪。

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第8章偶像6

偶像明星汤贞自杀这事,早在几年前就有了引子。有一阵汤贞出镜率少得可怜,公开露面的场合一个月也没有几次,许多人质疑、抗议,后援会甚至有组织有纪律地声讨亚星娱乐雪藏艺人,亚星没个人出来解释,连经纪人郭小莉也无暇回应,以至于时不时就有个把营销号出来爆料,说听七大姑八大姨谁家那小谁亲戚家在医院的透出消息,汤贞自杀送去医院不治身亡,大家可以点蜡了。

这要搁到别的艺人头上,出镜率减少,要么是艺人最近太忙,要么是艺人最近太不忙,顶天算个过气的征兆,怎么也不会动辄扯上“自杀”。只有汤贞,好像从他出道起,关于他自杀的传闻就没有一刻消停过。

周子轲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瞧着他姐手捧一个盛了白酱汁的小瓷碗和一杯切好的法棍,献宝似的放在他面前的盘子上,然后绕了长桌一圈坐回他对面,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尝尝你姐的手艺。”旁边一个年轻男人说。

“这道法式香草奶酪蘸酱很开胃的。子轲,你快尝尝,快尝尝啊。”周子苑催促他。

周子轲抬头看着他姐姐,说:“我没胃口。”

“我知道啊,所以才需要开胃啊。”

周子轲说:“我真的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