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没胃口上什么饭桌,”长桌右侧头上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你吃什么有胃口?”

一时餐桌上没人说话了,周子轲不吭声,周子苑大大翻了个白眼。

“爸!”周子苑气道,“我好不容易在他们公司楼下碰见子轲,好不容易带他回家吃一次饭,您能不能别给我添乱!”

周世友一双眼睛盯在周子轲脸上:“你姐忙活这么半天,你一口都不吃。”

周子轲沉默了会儿,伸手拿了片法棍。

周子苑松了口气,又说:“我去看看羊腿烤好了没有!”

坐她身边的年轻男人饶有兴致地看她又一头钻进厨房。

“你们公司最近很忙吧。”他回头对周子轲说。

周子轲咬碎面包,抬眼瞧他。

“听我们客户说,有个明星自杀了。”他说。

周子轲喝了口水:“怎么了?”

年轻男人笑道:“有几个客户签了这个明星做代言人。现在一个个焦头烂额忙着撤换广告,解约,还要索赔。”

周子轲一愣。

“来了!来了!”周子苑戴着厚厚的手套,端着一盘切好的羊腿过来,“烤了三个小时,子轲你快尝一尝好不好吃!”

周子轲问:“为什么解约。”

年轻男人接过周子苑夹给他的羊腿,笑着说:“还能因为什么。”

“你们聊什么呢?”周子苑摘了手套,也坐下。

年轻男人说:“聊子轲他们公司最近自杀的艺人。”

“啊!我知道,汤贞嘛!”周子苑说,她咬了一口羊腿,烫得直吐舌头,“我看到网上说了,铺天盖地都是他的新闻。子轲认识他吧?”

周子轲低头看着盘子里被夹过来的羊腿,也不说话。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自杀吗?”周子苑问,不等周子轲出声,周子苑就和身边的年轻男人说,“我今天听我同事说,是因为入戏太深。”

年轻男人笑了笑,抽过桌上的手巾:“都吃到脸上去了。”

“真的!你听我说,我同事认识乔贺的老婆,你们知道乔贺吧。”

“不知道。”年轻男人说。

“乔贺都不知道。演话剧的。他以前和汤贞演过梁祝,很有名的那个梁祝。”

年轻男人笑着看她:“梁祝不是男人跟女人的戏吗。你说这个人有老婆,那么他和汤贞都该是男人。怎么去演梁祝。”

“就是都是男的。那个梁祝有名就有名在全是男人演的。”周子苑说。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你不是不爱看戏吗。”

“听我同事说的,”周子苑笑道,却发现周子轲不笑,“这个乔贺自从演了那个梁祝火了以后,他老婆就气疯了,到现在多少年了还整天和她老公为这个事情吵架。”

“我给你们找找,今天我朋友圈还有人转发呢,”周子苑翻出自己手机,念道,“梁山伯结婚了,新娘不是祝英台。还有说什么,汤贞自杀,是祝英台等不到梁山伯,十年以后终于一个人跑去化蝶了。”

周子轲拿着半片法棍,可能真的没胃口,他咀嚼得很生硬。

年轻男人还是笑眯眯的:“这位姓乔的先生日子看来很不好过。”

“昨天夫妻俩还在吵架呢,”周子苑小声说,“我还听说啊,汤贞自杀前给乔贺打了一个电话。”

周子轲忽然抬起头来。

“你都从哪里听说这么多。”年轻男人声音里有一股与他年纪严重不符的“慈爱”。

“我同事呀,”周子苑说,“而且网上好像传得到处都是呢,说是那晚去汤贞家的急救人员看见了汤贞的手机,对媒体爆出来的内部消息。”

年轻男人说:“媒体总是无孔不入。”

“就是啊,而且现在的人也是,”周子苑喝了一口气泡水,“就那些最近在网上发好多什么纪念汤贞啊,为汤贞祈福啊,之类的账号,粉丝特别多的那些,他们以前特别爱发汤贞在台上唱歌时发病的车祸现场,说得别提多难听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