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第9章偶像7

周子轲是被温心救上楼的。

汤贞所住的高级公寓位于市南的山脚下,这里本是一处偏僻安静的富人区,但自从汤贞搬进了这里,附近几条街隔几百米就不知道窝藏进多少狗仔。

汤贞出院这天晚上,因着事发突然,很多人没有准备。狗仔们一个个坐在面馆吃着面,眼见窗外街上梁丘云的保姆车呼啸而过,远远甩开一大批媒体车——等他们带着家伙追出去,汤贞一行人已经下了车,前呼后拥从地库进了公寓。此时再想近前已经绝无可能了,这片公寓连保安都配着枪,台阶都别想上。

所以周子轲的出现,某种程度上解救了这群只能拍拍大楼外装的郁闷记者。也是他们给周子轲提供了第一个信息:人是梁丘云的车送回来的。

温心把周子轲拽进公寓大门,两人在电梯口等。温心近距离偷看身边的人,周子轲鼻梁上、面颊上、脖子上流着汗,连头发也湿得根根分明,垂在眼前。

怎么出这么多汗。温心暗忖。

周子轲察觉到她的视线,低头瞧了她一眼。

温心扭开头,脸涨得通红。

电梯门开了,周子轲走进去,一眼透过电梯里的镜面看到自己一身狼狈。

他要这样见汤贞?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家。”周子轲问。

温心说,汤贞老师一直不喜欢医院。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人醒了要回家也可以,呃,几天点滴可以在家里打,只要有人看护着。”

周子轲没再说什么。

“刚才来了不少人,现在都走了,”温心边说,边在门锁上输入密码,手指一按,门锁“滴”得一响,门就开了,“家里有点乱,你找个地方站。”

周子轲进了门,眼见从玄关到客厅一路地上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包装纸盒。

“都是送给老师的礼品,堆在医院不好,祁禄都拿回来了,还没来得及收拾,”温心边说边见缝插针往里走,示意周子轲别在门口发愣,快跟她进去,“人在里面。”

地板上落了一张卡片,不知是从哪个礼品袋里掉出来的,周子轲弯腰捡起来,瞧见落款写着“乔贺、樊笑夫妇”的字样,随手就放在门口的置物架上。

往前走了两步,礼品堆中出现了一尊金色的大佛,几乎有半人多高,被其他礼品淹没了大半,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哈哈大笑。

温心见周子轲盯着那个佛头,小声对他解释:“祖静老师的儿子送来的。”

“祖静老师以前啊,给汤贞老师写过不少歌,我们是挺感激他的。但他送这个……也太愁人了,这么大一个,讲究那么多,都不知道放哪里好——”

周子轲终于听见了汤贞的声音。

一开始只是轻微的几声“嗯”,间或出现在郭小莉的话音中。周子轲站在客厅入口,见这房间四处窗帘紧闭,天花板的顶灯关了,只有几盏地灯微弱亮着光。郭小莉在客厅中央来回踱步,她眉头紧锁,时不时吸鼻子,卷发紧紧盘在头顶。

汤贞坐在沙发上,肩上披了一件衣服,背对着周子轲。

郭小莉突然在汤贞面前蹲下了。

“你可以的,”郭小莉小声说,她一把握住汤贞的手,把那一双手包在手心里小心翼翼地揉搓,“你可以的,阿贞,相信你自己,好不好?你是偶像,没有人比你做得更好,你可以振作起来,你那么喜欢唱歌,那么喜欢演戏,所有事都可以重新来过。”

周子轲听郭小莉的声音,好像母亲在哄一个未通人事的婴儿。

汤贞小声问:“自杀过的人,还能当偶像?”

郭小莉咽了咽,说:“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

汤贞没做声,但也没抽回自己的手。他任郭小莉紧紧攥着他。

郭小莉说:“你以前不是还说,你想要一直唱下去,唱很多年,阿贞,你记得你说过,你要给公司那么多后辈指引方向,这都是你自己说的——”

汤贞没做声,郭小莉不放弃地盯着他,好像就要等他一句回答。

汤贞不得不说:“你看我现在……”

他没能说下去。

有手机铃声响了。周子轲一听就知是汤贞的手机。温心匆匆跑过去接起来:“你好,对,是汤贞老师的手机,汤贞老师现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