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祁禄没事吧,”郭小莉把车拐出地库,上了路,“公司找他说什么?”

一个工作人员说:“怎么可能没事。小孩儿快自责死了。”

“林经理他们也是,明知道祁禄压力那么大,还把人专门叫去。说是找他了解汤贞的情况,开玩笑,汤贞什么情况他们心里没数吗。祁禄一个哑巴,他们能问出什么来。”

“责任不在祁禄身上,”郭小莉说,看着前方灯火点点的夜路,“再怎么追责也追不到他。祁禄已经很小心很谨慎了。”

“他那天是回家了?”

郭小莉说:“大半年没回过家了。”

“多倒霉啊,平时不出事,回家一天就出事了。”

“不到一天,”郭小莉说,“也就刚走三四个钟头,祁禄前脚一走,阿贞就……”

郭小莉欲言又止,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说:“这事,防不胜防,不是想防就防得住的。”

“不管怎么说,祁禄那孩子都太可怜了。当初临出道出了车祸就够倒霉了,跟着汤贞也算个好出路。现在这算什么事。郭姐你可得好好开导开导他,我俩劝了他一路了,没什么效果,还是愁眉苦脸的。”

“我等明天见面再找他聊一聊。”郭小莉说。

“阿贞现在怎么样?直接回家没事吧。”

“他挺好的,”郭小莉说,“状态比以前好多了。”

温心在一旁道:“他今天还主动找我要手机,说想回人家的短信。”

郭小莉点点头,吞咽了一下喉咙,自言自语似的:“好多了。进了一趟医院还是有用的。”

温心说:“以前半天也听不到他说一句话,问他需要什么,他也不说。”

工作人员感慨道:“汤贞啊……你说怎么人好好的,突然就成这样了。”

车内一阵沉默。

温心吸了吸鼻子,转头看向窗外。

她发现周子轲始终面无表情地在前面坐着,好像对周围一切人事物和声音都无动于衷。

“我上次看见他,还是过年那时候。当时只觉得他不大对劲,”坐在温心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谁曾想到差点那就是最后一面了。”

“谁不是,”另一人说,忽然探头到前面,拍了拍郭小莉的肩膀,“诶,郭姐,跟你打听个事。”

“我不喜欢八卦。”郭小莉说。

“哎呀,就问问嘛!你不爱说就不说。”

“什么事。”

“你看网上传那个新闻了吗,”工作人员笑道,“说汤贞自杀前给乔贺打电话来着,说有人捡到他手机,上面正输着乔贺电话号码。有这么一回事吗?”

郭小莉冷笑一声,连嘲带讽:“什么乱七八糟的。”

“哎哟,连公司里的人都在传,到底真的假的。”

“能是真的吗,你们也信。”

“没信啊,这不是传得邪乎,跟你问问吗。”

“就阿贞那个记性,怎么可能记得住电话号码。”郭小莉冷笑道。

听她的口气,一点没有要遮掩什么的意思。倒显得外界传言十分荒诞。

“真的?”其中一人说,“汤贞以前不是有名的现场背台词一遍就过吗。”

“那都多久以前了,”郭小莉说,越说越觉得可笑,越觉得可悲,“现在是上句说的话,下句就能忘,能记住自己家住几楼就不错了。还电话号码……”

“有这么夸张?他才多大年纪,这么能忘事。”

“你得得那种病你就知道了,”郭小莉说,“整个人就废掉了,一点也不夸张。”

车开到公司楼下,两个工作人员下了车,温心也跟着下去了。周子轲开了点窗户,让夜风透进来,转头见车外三个女人正齐齐朝他和郭小莉殷勤热切地挥手。

“再见,郭姐!晚安,子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