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郭姐慢走啊!拜拜哦,子轲,下次见哦。”

郭小莉调转车头,从公司另个门开出去直接上了路。

“下午干什么去了。”郭小莉说。

周子轲没说话。

郭小莉转头看了周子轲一眼,周子轲汗湿的头发早干了,凌乱,又有点翘。身上衬衫也干了,领口皱皱巴巴,周子轲跟随她们走了一路,电梯里这么多镜子,周子轲也没想起收拾收拾自己。

“早上在医院门口被拍了,知道吗。”郭小莉说。

“嗯。”周子轲应了一声。

“注意点形象,”郭小莉说他,小心绕过一辆疾驰而过的大货车,“不知道自己身边都是狗仔,都是镜头吗?”

周子轲不以为意,又“嗯”一声。

“别总是‘嗯’‘嗯’‘嗯’。跟你说的话,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重视起来?”

“我知道。”周子轲不咸不淡地说。他坐正了,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颗在烟盒上敲了敲。

郭小莉听他这腔调就来气,强压着火气道:“子轲,咱和别人不一样,咱可没别的本事了。”

周子轲低头点火,一听她这话,叼着烟自己都笑了。“嗯,我知道。”他说。

一点没有辩解的意思。

郭小莉顿时更生气了。

“那还不好好维护一下自己这形象?让我说多少遍?”

周子轲说,好,好。估摸着是早晨郭小莉那一顿臭骂加一顿哭还让他心有余悸。周子轲行动起来,翻下前挡板,咬着烟对着挡板上的镜子理自己衣领,连衬衫最上面从来不扣的扣子都叫他扣上了。全弄完了他拉开车上的烟灰缸弹了弹烟灰,倚靠背上给郭小莉看。

郭小莉瞥了他一眼,又看他领口。回头忍不住笑:“早这么弄不就完了?”

郭小莉再三告诫周子轲,镜头到处都是,眼线无孔不入,作为一个艺人,一个当红艺人,自己心里更要有点数:“说回国就回国,说旷工就旷工,被人家拍了一路让我上哪儿给你找借口?”

周子轲闷声抽烟。

郭小莉又说,平时出门也要注意,不能太邋遢,要真是艺术家,邋遢点也没人在乎。咱们不是艺术家,咱们是偶像,偶像是梦,梦不能邋遢。

要想托着这个梦,长长久久的,就要包装,哪怕日常生活也要以这个梦为标准要求自己,不能露馅,不能“做自己”。一露馅,一“自己”,梦就破碎了,偶像也就不存在了。

周子轲说,我现在回家睡觉。

郭小莉说,你以为在家睡觉就安全?

车在路边滑了一段距离,稳稳停下了。周子轲要下车的路口到了。郭小莉看着前方空荡荡的路面,尽头被无边无际的黑夜笼罩。她说:“阿贞出事那一天,窗外头有狗仔,窗子里也有狗仔,都是我带进去的。”

周子轲解了安全带正要下车,车门推开。

又被他伸手带上了。

“穿着急救中心的衣服,和120的人一起挤进门,”郭小莉手扶着额头,看了周子轲一眼,“我明明知道他们几个人,他们跟拍阿贞很长时间了,但当时我没能认出来。”

周子轲手机里有那张照片,那张最著名的,从窗外偷拍到的所谓汤贞自杀现场照片。

周子轲没见过其他的。如果有,他不可能没看到过。

“祁禄和他们的人大打出手,要不是我们拦下来,估计要出人命,”郭小莉说,“设备也全砸了。不然……更不知道怎么收场……”

周子轲说:“他知道吗?”

“谁?”

“汤贞。”

“他不知道,”郭小莉说,“阿贞不用我提醒,他心里有数得很。”

车停在路边,好一阵子没人下车。周子轲左手夹着烟,他低头用手机发邮件,右手手指飞快。

“子轲,”郭小莉看着周子轲,“我没想到你今天能来看阿贞。”

周子轲手指一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