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艾文涛问窗外又要了一盘水果,端过来自己吃。这么晚了,他一口饭都吃不下,闻着酒味又难受。

“怎么样,你俩处得还行吧,”艾文涛说,“没问问为什么自杀?”

周子轲说:“有什么好问的。”

“别又是为你自杀的吧,”艾文涛说,“你俩好歹处过一阵,都自杀了,你也多关心关心人家,温柔体贴一点。别和上次那谁似的,割腕好几次找你你都不去看一眼。”

周子轲嘴角动了动,一句话没说。他继续喝酒,可怎么喝,人都还特别清醒。

第二日清晨,大好阳光穿透窗纱上翩飞的鹤,照在艾文涛宿醉的脸上。小艾总睁了睁眼,不情愿地别开脸去。

怎么这么大太阳,几点了……艾文涛伸手揉眼睛,一动肩膀,浑身酸痛。他翻身一看,自己居然在玄关地板上躺着睡了一夜。

小艾总呆呆朝玄关尽头的客厅看去。几缕阳光刺眼,透着光的仙鹤羽翼在薄薄的窗纱上张开了,盘旋在空气里,朦朦胧胧地摇曳。

这是周子轲的公寓。

小艾总走进去,一眼瞧见了户主。户主比他也好不到哪儿去,鞋都没脱,这么高大一个人,蜷缩着在一个小沙发里睡觉。

周世友先生这一天早上还没到家就听司机说,艾先生来了电话,子轲已经回家了:“他说昨天睡过头了,没听见电话。”

周老先生“嗯”了一声。车沿着山路,徐徐开进周家院门,车一停,几个年轻门卫过来开车门。周老先生下了车,扶着拐杖刚走几步,有人告诉他,有个姓程的先生来访,正在会客厅里等。

周老先生挑了挑眉,在他人的搀扶下走到会客厅门口远远看了一眼,转身就要走。

“周叔叔!”结果对方一眼便看见了他,皮鞋踩着地面,嗒嗒嗒,快步赶过来。

“周叔叔,子苑在家吗?”

周老先生回过头,看那男人,贴身西装,精心打扮,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的。周老先生闻了闻,他还喷了香水来的。

“不在。”他说,说完就要走。

男人好像对他的答案一点也不意外:“周叔叔,我错了,我知道我一直以来都错得很离谱。我这次专程从美国回来,就想把子苑接回去。我想明白了,她是我唯一爱的人——”

周老先生看了他一眼:“你离婚了吗。”

男人一愣。

“手续再过几个月就能……”

“孩子呢。”周老先生冷冷道。

男人额头冒汗:“归、归女方……”

“你走吧,别再来了。”周世友说,撑着拐杖,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子苑一大清早就埋头钻进了厨房,艾文涛在电话里告诉她,昨天点了那么多菜,周子轲一口没吃,反而是喝醉以后,心血来潮,非要吃什么瑶柱云丝羹。厨子都去睡了,他非把人叫起来做,结果厨子做出来了,他尝了一口就不吃了。

“非说难吃,说人家不会做,把人家厨子好一顿得罪,这我朋友好不容易请来的,今儿我还得给人赔罪去。”

周子苑这会儿就趴在料理台上,愁眉苦脸看她的平板电脑。

眼前是她能找到的在网上人气最旺的“瑶柱云丝羹”教学视频。她已经反反复复拉了不下五遍,可她就是看不明白那云丝到底怎么切的。

“哈喽,观众朋友们,”那个戴着茶色眼镜的古怪老头又出现了,站在镜头中央,模仿着偶像跳舞的姿态说,“欢迎来到每晚十点的静静美食厨房,我是主持人祖静!”

场外一阵笑声,镜头向右轻移,在古怪老头身边原来还有个年轻人,他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脖子上挂了一个围裙,两根细绳向后系在腰上,这会儿正和观众一起哈哈大笑。

“大家好,欢迎来到每晚十点的汤汤美食厨房,我们欢迎这期嘉宾我们的祖静老师,”年轻人说着,场下一阵掌声响起来,镜头拉近,给了他一个大特写,一点不吝惜拍他的脸,从额头到领口露出一点的锁骨,连他根根睫毛都拍得一清二楚,年轻人看着镜头,忍着笑说,“祖静老师上个月给我们Mattias写了好几首歌啊,所以呢,作为回报,我和节目组决定满足祖静老师长久以来的一个心愿!”

那叫祖静的老头说:“你们是不是终于肯让我做主持人了。早和你们讲过,汤汤美食厨房这种节目是没有前途的,女性观众是不会爱看的!”

汤贞又笑了,他好像非常不经逗,一笑就停不下来,嘴角眉梢都是笑,眼睛笑得湿漉漉亮晶晶的,连耳朵都多了一层粉。

祖静在摄影棚里大声问:“到底满足我什么心愿啊?”

下面观众也在笑,旁边有工作人员小声提醒他:“祖静老师,云丝羹,云丝羹。”

年轻男人走近了周子苑,发现周子苑哭丧着脸,手上拿的刀上粘的衣服上沾的全是一块一块烂糊糊的内脂豆腐。

“虽说子轲是不喜欢吃西餐,”年轻男人皱着眉头直笑,“但你是不是太心急了。”

周子苑说,这就是她那个百般挑剔的弟弟唯一开口想吃的东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