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没吭声,肖扬用帽子捂着嘴说:“别让外面小姑娘们闻见啊,不然郭姐还要削你。”

周子轲说:“你巴不得她狠削我吧。”

肖扬意外道:“你怎么知道?”

肖扬的助理小朱从楼上一路小跑下来,九号练习室门口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小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门口,往里一看也吓了一跳。

“扬扬,郭姐找你。”他气喘吁吁地说。

肖扬一听,也不跟周子轲说话了,撑着地板站起来戴上帽子快步朝外走:“郭姐找我?”

郭小莉今天一来办公室就听说有人在地下练习室见着了周子轲。她起初颇惊讶,后又觉得也不值得大惊小怪,毕竟她也不知道周子轲这回是挨了一顿骂,浪子回头知道好好工作了,还是又有什么别的打算。

办公桌上已经放了成摞成摞的文件,为首一本标题写着,Mattias十周年专题活动企划案。

自从和梁丘云敲定了活动大致方向,亚星娱乐就准备整合全公司的力量来做这件事。在这个汤贞刚刚自杀没多久的当口,亚星娱乐急需一件大事来转移公众的注意力,他们决定打起感情牌,把宣传重心放在汤贞的回归、康复和Mattias十年未变的深厚情谊上,只要最终效果足够正面,偶像自杀这事再难也盖得过去。郭小莉也早早定了任务,让手下人把所有想法往上报。

十年,这十年,无论对两位成员来说,还是对郭小莉,值得“纪念”的东西都太多了。

温心给郭小莉打电话,声音又急又气:“郭姐,你给我发的这个日程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郭小莉说。

“可是他才刚出院啊!”温心大声道,“需要这么着急吗?”

“公司也没办法,”郭小莉说,“公司现在焦头烂额,阿贞公开露面这事宜早不宜迟。好在他身体状况恢复得还不错,只是一个发布会,他没问题的。”

温心说:“不是有没有问题的事,至少给他几天时间准备一下啊!”

郭小莉沉默了片刻,说:“这不是阿贞一个人的发布会,另一个人的档期也必须考虑。”

温心破口大骂。

肖扬敲门进来的时候,郭小莉刚挂了电话,她抬头看见肖扬进来。

“郭姐找我什么事。”肖扬摘下帽子,问。

“你明天下午四点去电台录《午夜列车》,”郭小莉看着他,“叫着子轲一起去。”

肖扬一愣:“什么?”

“我已经和电台那边打过招呼了,这期让子轲加塞做一期嘉宾,”郭小莉从背后的办公桌上抽出一张纸,上面有几行手写的要点,抽出来时,连带着一张便签也落在地上,郭小莉弯身把便签捡起来,单把那张纸递给肖扬,“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务必让他在节目里就颁奖礼上的事好好道歉。”

肖扬目瞪口呆,但还是把那张纸接过来:“你怎么……”

“怎么了?”

“你做决定之前也不和我商量一下,郭姐,如果是上《恺撒世界》也就算了,毕竟是团里大家一起的节目。《午夜列车》是我自己——”

“这是你汤贞老师给你的节目。”

“给我就是我的了啊,”肖扬抗议道,低头看了看那张纸上写的内容,叹息一声,“郭姐你怎么想的,这根本不可能做到啊。”

“怎么不可能。”

“周子轲这人平时就不爱说话你是知道的,和他说十句话他能搭理两句就谢天谢地了。上上电视他还能露张脸给观众看一看,你不如让他到电视上道歉。”

“电视不可能,反而闹得更大,”郭小莉说,“时间那么重要,他摆张臭脸,观众一看,这像道歉的态度吗。”

“可是广播节目上只能听声音,他不说话,听众难道就听他喘气儿吗,这更不像道歉了。他要还是一句话不说,我难道从头到尾自说自话。”

郭小莉正色道:“这不更显得你肖扬妙语连珠,才智过人,能堪大用。”

肖扬听了听,“诶”了一声,顿时觉得也有些道理。

“到那时候,为了子轲收听节目的听众,就不得不全程听你讲话,”郭小莉一边继续哄他,一边低头看手里捡起来的便签纸,那上面是一串潦草的手抄乱码,又有星号又有井号,共计11位,郭小莉把便签攥成一团塞进口袋里,抬头看肖扬,“距离今年音乐节还有一个多月,要抓紧时间了,扬扬,能超过子轲的机会可不多了。”

天才陨落的故事最好看,越是被捧到心尖的人,旁观者越是爱看他碎得一塌糊涂。他死了,会变成传奇,会为人称颂,他今生今世再也没有机会沦为凡庸,再也不会老去了。汤贞自杀的故事多多少少就属于这类,它更像是命中注定的,是命中有此劫。仿佛不以自杀结束,“汤贞”这个故事就不得圆满,“汤贞”这个名字就无法成全。只可惜人命易算,天命难测,汤贞从鬼门关游荡了一遭,居然又被生拉硬拽地扯回来了。

亚星娱乐主办的发布会于当日下午一点在北京一家酒店八层会议厅举行。记者们甭管受邀的没受邀的,摩肩接踵,你挤我,我挤你,将偌大的场子挤得连个苍蝇也飞不进去。Mattias队长梁丘云先生先行到了场。他今天是正装出席,西装剪裁贴着他宽肩窄腰,西裤下双腿修长,闪光灯啪啪地照他,追逐他,梁丘云时不时对镜头笑一笑。

“云老板今天心情不错。”记者们喊道。

梁丘云说:“阿贞的好日子,谁心情会不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