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从公司回来后,祁禄一夜没睡,坐在卧室门口等着汤贞。汤贞起床时睁开眼,迷迷糊糊看见他。出院后第一次见面,汤贞第一反应是对他笑了,这让祁禄很不习惯。

温心半夜发短信给他,说汤贞老师的状态比自杀送医院前好了很多,让祁禄不用太自责太担心。

祁禄看着汤贞努力对他笑的模样,心想,这就是所谓的“好了很多”?

他端了一杯水,拿着温心留下的药盒,走过去在汤贞面前蹲下了。汤贞还对他笑呢。祁禄摇摇头,对汤贞比了个“嘘”的手势。

汤贞愣愣的,看着他,汤贞嘴巴张了张,笑容渐渐退却。

汤贞自杀那晚以后,祁禄就再不肯相信汤贞老师努力作出的任何幌子了。

你已经骗过我一次了。如果祁禄可以说话,他当时一定会对汤贞这么说。

祁禄在短信里写道:“他不想去看医生。”

温心站在兰庄酒店门口,探头探脑,忐忐忑忑。她低头回复祁禄道:“出院以后一次还没去呢,还是见见曹医生保险一些。汤贞老师昨天刚见了那么多人,明天还要见更多人,我怕他受不了。”

祁禄很快回复:“我劝了,他不肯去。”

兰庄酒店的接待人员把温心带到酒店礼品部,介绍了一位经理解决她的问题。因为事先在前台打过电话,那经理一见她就隔着桌子伸出手:“亚星娱乐的温心温小姐?”

温心急忙点头,扶了扶肩上的包带,与对方握手。

她说明来意,没想到对方上来就表示,兰庄酒店礼品包属于非卖品,没有定价。

“呃,”温心有点结巴了,“那……昨天过来拿走礼品的两个人,他们是我们公司的,他们和你们之间怎么商定的?当时没有付钱吗?”

那经理笑问:“你说的其中一位是指周子轲周先生吗?”

“对。”温心点头道。

“他的确表达了这样的意愿,”这位经理说,“但我们上司认为这件事情况特殊,再加上,酒店礼品包是给客人的礼品,没有定价的先例,所以决定暂时先放一放。”

温心听出这里面多少有点无可奈何的意思。

“周先生给我们留了一个联系方式,我们现下没有解决方案,所以暂时还没联系他。”

温心琢磨了一下这事,猜测是周子轲想付钱,但这家兰庄酒店的人不太敢收。

这么说,子轲和他家闹的也并没有郭姐说得那么严重。

温心想,虽说没花到子轲的钱,郭姐昨天却是三令五申要她来解决。

郭小莉就是这种脾气,她觉得必须按照某种道理某些规矩办事的时候,其它方法再能省钱,再能省力,她也不干。对郭小莉来说,子轲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带来这么多包装好的礼品已是帮大忙了,在钱上郭小莉不想再占他的便宜。

温心说:“能给我一个你们上司的联系方式吗?我老板她很凶的,今天这个礼品包的事不解决,我真的交不了差,肯定明天还要来。”

对方很犹豫,温心可怜巴巴地求,连自己工作牌身份证都掏出来了。

“那我先问一下。”那位经理说。

温心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期间人来人往,没一个人来找她。就在温心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被这家酒店的人忘在了脑后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好几个人,停在了温心面前。

温心吓了一跳,她站起来。一个女人从门外走进来了,她头发是棕色的波浪,一身高档套装裹着身体的轮廓曲线。温心怔怔瞧着她的精致妆容,这张脸孔,让温心这等娱乐圈出来的人都一时愣住。

有那么一瞬间,温心觉得这女人莫名有些面熟,她好像在哪见过。

可见过这么美的人,她应该不会忘的。

“您、您好,”温心伸出手,与眼前的女人握手,“我是亚星娱乐的温心!”她说着,匆忙翻自己的工作牌。

女人很有兴趣地瞧着她。

“您是这里的负责人吗。”温心问。

对方听了,一笑,温心只觉心尖上一颤,就听她解释道:“我不是这儿的负责人。”

“很高兴认识你,温小姐,我是周子轲的姐姐,”那女人说,“你可以叫我子苑。”

温心惊呆了。

她头一次见子轲的姐姐,头一次知道子轲的姐姐长得这么漂亮,更是头一次听说子轲的姐姐居然是她们家汤贞老师的影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