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跟你说,云老弟,汤贞他现在,就是一个烫手山芋,”刘先生湿乎乎的嘴里嘟嘟囔囔,前言不搭后语,“他回来要是缠上你了,你可小心别给他带沟里去。”

梁丘云笑道:“刘哥关心我。”

“我当然关心你。而且我还听说,”刘先生越说越来劲了,“有个大师说,说你们俩,只能红一个,是不是。”

梁丘云看他。

“别不信大师,”刘先生说,趴在桌上打着酒嗝叹气道,“总是有道理的……”

刘先生没声儿了。

吕天正从梁丘云身后走过,拍了一下他后背,梁丘云抬头一看他,跟着起身站起来。

“出去抽根烟。”梁丘云对其他人招呼道。

酒店楼下,隐蔽的走廊里,吕天正递给梁丘云一支烟,梁丘云点了火,听见吕天正低声骂了句脏话,不知在骂谁。

“最近托汤贞的福,亚星日子难过得很,”吕天正声音很低,说,“你们毛董事长欠了一屁股债,头发又白了不少,几个董事四处走动,昨天陈总约我打高尔夫球,一个个的全碰上了,你说巧不巧。”

梁丘云听着,问,毛成瑞松动了?

“还没有。不过我看也快了。他也不是傻瓜,小公司哪禁得起这种风波,”吕天正说着,又把视线转到梁丘云头上,“良禽择木而栖,云老弟。”

梁丘云低头抽烟。

“迟一步,人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不信你看郭小莉。现在她是骄纵蛮横,在个小公司里当个合伙人,呼风唤雨,明日公司叫人并购了,还不一样是收拾东西走人。”

其他人呢。梁丘云问。

什么其他人?

亚星的其他人。梁丘云说:“都有了打算?”

“其他人还需要什么打算,”吕天正眯了眯眼,吞云吐雾,“用得着的留,用不着的走。不过我看,亚星现在手底下这些人,除了老弟你,也就几个年轻的还值得培养。像汤贞这种,放到几年前还是条肥肉,现在就是块坏疽。老弟你对亚星业务比较熟,若是以后对子公司有意向,还是不要留情的好。”

汤贞出院第四天,周子轲在会所和人打了一架,算是当红偶像嘉兰太子爷聚众斗殴。

他不管多少双眼睛在看,也不论有多少手机镜头正在门缝后面偷拍。论起做公众人物的自觉,他兴许还不如爱面子好摆排场的艾文涛。

好在会所来的客人都是有头有脸的,连端茶倒水的小妹也是个个人精,老板赶紧出面,手机该关的关,门也都关严实了。

小艾总今天过来本是想忽悠几个兜里有钱没处花的富三代投他的私人马场,周子轲被他生拉硬拽过来,跟着吃顿热乎饭。结果那几个富三代也不知道脑子里进了什么水,一见周子轲,嗬,哥是大明星,别的不问,居然跟周子轲打听起汤贞来了。

小声小气的,艾文涛刚开始也没听见他们问什么,周子轲也不吭声,也不说话。几个小孩一口一个“周哥”,艾文涛心里有点忐忑,寻思着幸好周子轲今儿来的时候就喝多了,估计也没听清。

结果等他中途出去接个电话回来,这场子一下就乱了套了。地板上碎酒瓶子,玻璃渣子,杯盏盘碟掉了一地,摔得连个齐整的都没有了。周子轲拽着那小子衣领直接怼墙上,那小子惨叫一声,艾文涛见状,赶忙上去拦。

他主要是护那姓甘的小子,那小子家是南方的,不懂北京地头上的事,而且周子轲的拳头艾文涛领教过,这一旦打起来两边家庭都不好交代。“哥们,冷静,咱是公众人物!冷静!”艾文涛挤到中间去劝,“咱别和小屁孩一般见识!”

周子轲倒没说话,只是他眼神从那小子脸上挪到了艾文涛脸上,艾文涛不自觉膝盖一软,立刻准备退缩了。

周子轲把手放开了。

那一瞬间小艾总心里热乎乎的,那个热流。这就是面子的感觉。

可没等他感动完呢,一条胳膊从他背后忽然伸出来,冲着周子轲脸就是一拳。

周子轲是一点准备也没有,头朝后歪了一下,想是他也没料到那小子会来这一手。艾文涛瞧着周子轲回头时嘴角撕裂,一张脸铁青,血都从伤口冒出来了。

艾文涛心头火起,一把抓住那条竟敢越过他的胳膊肘,回头就是往死里一顿打。

艾文涛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指望周子轲告诉他明显不切实际,那几个小子又哭兮兮地不说实话,还一阵叫屈。艾文涛说:“你们知道他谁吗你就敢动手,谁给你的胆子?”姓甘的小子捂着脸哭道:“是他先打我的!”

艾文涛恨铁不成钢道:“我看你快把你爸妈气死!”

“涛哥,我们真没说什么,”旁边一个小孩说,“我们就问周哥认不认识汤贞,他们不是一个公司的吗,介绍我们哥几个一块儿吃个饭没什么吧,他上来就打我们——”

艾文涛照他又是一脚:“放你娘的屁。”

“真的!!!”那姓甘的小子哭丧着脸说。

另个人说,真的,涛哥,小威还夸了汤贞几句,都没说什么难听的,也不知道周子轲怎么就翻脸了:“冤枉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