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温心在门外接到一个电话,她声音殷切,还没说两句,音调陡然升高:“我、我今天没见过他,他怎么了?”

汤贞走过玄关,脚踩过地板上一滴一滴的水渍,他听见温心在走廊上着急得快要哭了:“都这个时候了,子轲能去哪儿?”

汤贞走进卧室,努力脱掉了大衣,把灯打开。

周子轲就坐在他面前,高高大大一个人,从头到脚,全身都湿透了,嘴角青肿,带着酒气,窗户开着,风卷进来,周子轲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就望在汤贞身上。

汤贞呼吸有点不稳定,脸上却没什么表情。有人在他背后静静关上了门,汤贞回头,刚要叫祁禄,周子轲突然把他拽过来,一把将汤贞抱紧了。

汤贞膝盖发软,周子轲紧紧抱着他,让汤贞坐到周子轲腿上。汤贞抬起头瞧周子轲的眼睛。周子轲面上全是雨水,低着头,湿漉漉的眼睛血红,那长睫毛也被雨浸透了。

“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周子轲轻声问。

汤贞愣在原地。

周子轲声音闷闷的,低沉,压抑着不快,委屈,痛苦,和平日里他刀锋似的冷淡口吻完全不同。

房间不是密闭的,汤贞感觉到了风,从窗外乌黑的雨夜,裹挟着铺天盖地的潮湿空气涌进来。可他又不觉得冷,小周抱着他,用后背把一切寒冷的黑夜都挡住了。

他听见小周苦闷的声音,就在他耳边:“你是不是还是特别不想看见我。”

“你是不是喝酒了。”汤贞抬头看他。

周子轲愣了一会儿,问:“你还管我喝不喝酒。”

汤贞闭上嘴。

周子轲盯着他:“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实话。”

汤贞不说话。

“你记得,”周子轲说,他搂着汤贞的腰,把汤贞箍得更紧,像是他不这么做汤贞就会故技重施,会再次轻而易举地避开他,避开他的问题,他握着汤贞的右手,放在手心里攥着,“你来找过我,为什么说你忘了。”

汤贞说,小周,我不知道……

你知道。周子轲说。你是怎么回答肖扬的。

汤贞低下头,面色苍白,用气声掩盖:“肖扬……”

周子轲垂下眼,望着他,盯着他一举一动。

“他说他被我吓坏了。”汤贞像在说梦话。

“我和他道歉,”汤贞告诉周子轲,“虽然我不记得有这么回事……”

“是这样,”周子轲一脸失望,不客气道,“那你为什么还求他瞒着郭姐。”

汤贞没说话了。

周子轲看了他一会儿,低头,不高兴地揉手心里汤贞那只手。汤贞的手指细长,冰凉,指甲被剪得奇短,丑丑的。周子轲来回摸他的手,从指尖摸到手心,再摸到手背,周子轲合起手掌,把汤贞的包在里面。

“你怎么不说话了。”周子轲问他。

汤贞眼眶一阵发热,他感觉周子轲滚烫的呼吸就近近在他脸颊上。

“你说话。”

“我……”汤贞再一次冷静下来,好像一个失败的主持人,在重新找回节奏,他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小周,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周子轲打断他。

汤贞嗫嚅,嘴唇干涩得厉害。

他放弃了。

周子轲的手也冷得很,穿过汤贞遮住脸的长发,像穿过溪流。周子轲见汤贞又不说话了,索性替他回答:“你只是觉得,我不会勉强你,是不是……”

“……”

“你知道你生着病,我就对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周子轲一句话虽轻,却说得咬牙切齿,他很难掩饰他的情绪。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