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还很神秘地问:“送文件的人逢人便讲你要和汤贞合作,真的假的。”

乔贺又听到“汤贞”这个名字,又加深了一次印象。“他很有名吗?”他边问,边把文件袋拆开,拿出剧本,还有本小说。

《梁山伯与祝英台》,作者是民国一位鸳鸯蝴蝶派小说大家。

“你问谁有没有名,汤贞?”同事问。

随书还有张照片,落在乔贺那张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办公桌上。

是一个年轻人的写真。

“你家不缴有线电视费啊?现在一开电视不到处都是他。”同事说。

照片里的人穿一件白色衬衫,目光直视镜头,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头发凌乱,眉目如画,五官玲玲珑珑,漂漂亮亮,皮肤白净得像个女孩子。他肩膀不宽,领口微敞,露出柔软的脖颈线条,对镜头微微抬着下巴。年轻人,骄傲一点,张扬一点也不惹人厌,他一双眼睛却收敛,含蓄,甚至胆怯,里面还有点水意朦胧的意思。

黑白照片。像是上世纪老电影里的黑白明星。乔贺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翻过来,见照片背面用钢笔手书着“英台”二字。

“这不就是汤贞吗,”同事在一旁看见照片,突然震惊地问乔贺,“你还真要和汤贞一块排戏啊?”

“是啊,”乔贺颇不以为意,他又瞧了照片一眼,塞回去,抬头看墙上的时钟,收起剧本和小说,拿自己的水杯,对还想继续打听的同事说,“下班了,有空再聊。”

下班时段,拥挤不堪,车照例塞在路上。乔贺打开电台,听到广播节目里又在放那支满大街都是的洗发水广告歌曲。

眷你似梦,恋你似梦。水影中有影,我梦中有梦,好像你,好像是你。

乔贺老师很少听广播节目,也就上下班堵车时候听一听,聊以解闷。他一般听交通台,中间时而插播些广告和流行歌,一遍遍轮番播出,就这首叫《如梦》的歌,乔贺已经听得快要会唱了。

他提着包,带着一身疲惫回家,进门就听樊笑在客厅里边打电话边喊他:“乔贺!你要演《梁祝》啊?”

乔贺在玄关脱鞋,心道,他今天才接到通知,怎么谁都知道。

他挂好外套,把包放下,一边立领子解领带,一边探头看餐桌上冒着热气的饭菜。

樊笑坐沙发里,伸手捂了话筒,小声问:“是不是《梁祝》?你和汤贞?”

这一天里,连续第三个人同乔贺提起“汤贞”这个名字。

乔贺说:“是。”又说:“别打电话了,先吃饭吧。”

“你先吃你的。”樊笑说。

乔贺洗完自己的碗筷,倒了杯茶,坐在樊笑身边。电视静音了,樊笑还在讲电话。

茶几上立着一个花瓶,几只瓷盘,还有剪得碎碎的各类花枝子。乔贺不知道樊笑在忙什么,他找个地方放了自己茶杯,坐了一会儿,还不见樊笑挂电话。

沙发上堆了一堆报刊,多是樊笑他们社出的电影杂志。乔贺随手抽了一本过来,一看封面。

随手翻开一页。

乔贺不信邪,又抽一本。

都是那个叫汤贞的年轻人的照片。

在这天之前,乔贺从没对自己与这个社会的脱节程度有过一丝怀疑。对于自己的“过时”,他毫不避讳,心下也十分坦然。他只是开始纳闷,他无意追逐流行,流行却无所不在,平时走马观花,看人就像看林中的树叶,记不得人脸,记不得姓名,如今不得不接触了,才发现流行对社会人来说,还真是如影随形。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支洗发水广告片。没开声音,乔贺只看代言人的口型,便轻易分辨出了那几句歌词。

眷你似梦,恋你似梦。

樊笑挂了电话,口干舌燥,拿过乔贺的茶杯喝了一口,便匆匆去吃饭了。乔贺低头翻阅那本杂志,只见电影专栏一连数版都是当红明星汤贞的专题,除了大幅剧照,电影介绍,还有好几篇叠在一起的影评,甚至汤贞的个人小传。

去年年底一系列颁奖礼上,汤贞获了大大小小密密麻麻不少奖项,整整罗列了半张纸那么多。乔贺大致扫了一下重点,只觉得满眼“最佳”,满眼“冠军”。

多少泡沫,把活人生生吹到天上。

“复杂的,近乎完美的演绎,汤贞这个孩子命中注定要活在镜头里。”

“一个被情感包围的年轻人。他不是花神,他是夏娃,来到人间,披着天使无害的外衣。”

“短短一个镜头,表达出的性的震颤,难以想象。这么小年纪,全部镜头不用替身,真有勇气。”

“他就像一张白纸,你可以在他身上看到想要的一切。更重要的是他只有十七岁,前途无量。”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