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去掉去掉,”制片人不耐烦道,“这个后片去了,把背都挡上了,还看什么啊。”

服装面露难色:“这要是去掉了,就不是魏晋的样式了啊。”

林汉臣导演拿过照片看了一眼,琢磨了一会儿,也说:“去掉吧。”

服装难以置信:“导演,这可是您说的,我记下来了啊,别再让我改。”

又抱怨道:“当初说图省事弄个肚兜吧,您还不乐意,这去了后片,和肚兜有什么区别。”

导演助理问:“这个改完了,是给汤贞拿过去,还是等他来排练再说?”

林导说:“等排练吧。”

副导演在乔贺耳边说,林导半个月前就和汤贞定了这戏了。

“穿这个穿了一周,”副导演小声嘀咕,指乔贺手里最后那张照片上的女式内衣,“说裹胸也得绑上,穿衣服里。”

乔贺一时半会儿没听明白:“一周?”

副导演点头。“平时白天穿里面,就睡觉时候能脱下来,说是给演小女孩找感觉,”声音压得更低了,“好好一个男孩子,衣服里面穿这个,你说是不是有点变态啊。”

乔贺想了想,也可以理解。有的演员和角色反差太大,是需要靠类似的方式琢磨琢磨。

但他还是说:“有点。”

副导演说:“小孩为了戏,真拼啊。”

第29章梁兄3

乔贺怎么想,也不明白林汉臣找他的用意。

梁祝这出戏,在华人世界算是一等一的家喻户晓了,连学前班的孩童都能对化蝶说出个一二三来。草桥结拜、三载同窗、十八相送、英台抗婚、楼台相会……就这些段子,搁护城河边随便找位戏迷票友老大爷老大妈,兴许都能一字不错地唱上几段。“梁祝?梁祝有什么好演的,”乔贺的老团长听说这事,第一反应也是如此,他摘了老花镜,看着乔贺,“你真要去?”

乔贺也没想好自己要不要去。如今写得好的戏本是越来越少了。圈子小就是这样,狼多肉少。做演员的,要么安安心心,在剧团重排老戏,要么削减了脑袋,往时兴的新戏里钻。乔贺偏偏是个脑袋硬的,像块铁树,谁来也削不动,从来得不到好运气。

“林汉臣,”团长念叨着,“他那个《共工之死》我倒是听过,那个戏还挺适合你的。”又一撇嘴:“《梁祝》嘛……”

乔贺说,剧本他已经看过了:“有点新东西。”

“什么新东西?”团长问。

乔贺想了想,斟酌着:“我还是先和林导过一遍,再来和你说吧。”

“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接喽,”团长说,突然笑了,“新东西?”

“《梁祝》再有新东西,它也是祝英台的戏。你是梁山伯啊,小乔,”团长说到一半,索性不说了,改问,“你们戏上哪排去。”

“嘉兰剧院。”乔贺说。

团长一挑眉,瞥了一眼乔贺,不掩饰他的惊讶:“行啊,不错。”

乔贺也笑了笑,说:“我还没去过。”

“嘉兰不便宜,时髦地方,”团长说,“行吧,乔贺,去吧,成天坐办公室里也不是事。”

就像团长说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名字上是两个人,可要论戏本身,它归根结底是祝英台一个人的戏。从故事开篇到结尾,祝英台这个聪明姑娘,想尽了办法,把那个世道不让她做的事几乎全做了一遍,读书、离家、扮男、同窗、抗婚、扑坟……而梁山伯,除了参与英台命中一段情外,这个人物实在没什么亮点。更别提让乔贺最深恶痛绝的那两出戏,十八相送,楼台相会——英台下山前数番提点、比喻、暗示,梁山伯一个饱读诗书的所谓才子,居然愚钝木讷到如此不合情理的程度。更别提楼台相会,他眼见与英台提亲一事是来迟了,竟悲痛欲绝,扭头便走,回家一病不起,郁郁而终。

男人做到这个份上,是太没用了。

对此,同事开解他,说有种说法说,梁山伯其实是同性恋:“你用这个路子想想兴许就想通了。对吧,梁山伯根本不肯相信祝英台是女的,亲眼见到,才气绝身亡。”

乔贺说,哗众取宠,口头上说笑也就罢了,舞台上容不得这样乱改胡改。

“什么容不得,早就容得了,现在外面世道大不一样,你还当是在咱们剧团?”同事边笑,边剥了瓜子,丢进嘴里,嗤笑道,“再说了,你们在一个叫Garland的剧院排戏,一个女演员都没有,还能不‘飞越彩虹’?”

乔贺一天天算日子,左等右等,终于等到排练开始的那天。

“什么叫‘不行就推了’?”樊笑刷牙时念叨他,“这林汉臣的戏,你可不能推。”

“你不是讨厌那个叫汤贞的小孩吗,”乔贺一边扣衬衫扣子,一边说,他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头上有根白头发,“我要是推了,你还放心一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