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樊笑从背后拍他屁股:“我对你放心着呢,给你胆你也不敢。”

乔贺笑了笑。

汤贞,汤贞,樊笑念叨了一会儿这个名字,突然伸手拉乔贺的衣领子,把乔贺一个大高个子拉低下来,近近逼视着他:“老乔啊,你要是能和汤贞处好关系,兴许也不亏。”

“娘子何出此言。”乔贺解开她的手,问道。

“你知道方曦和吧,”樊笑说,“新城影业的方大老板。”

“不知道。”

“你活这么大年纪,都知道谁啊?”樊笑白了他一眼,“方曦和就是《花神庙》的制片人。叫汤贞一块吃过饭的。”

“知道了。”乔贺低头系领带。

“人有钱,出手阔绰,捧红了不少人,还挺有情怀,”樊笑说,“新城影业昨天发了一个文件,说接下来要投资两部新片,男主角都是一个叫梁丘云的新人,汤贞给他当配角。”

乔贺听着。

樊笑手指捻着自己卷翘的发尾,认真和乔贺说:“这个‘梁丘云’呢,估计你也不认识。他是汤贞的朋友,他们小公司那个组合,就他们两个人。《花神庙》里也有他,也是汤贞带进组的。这不人转头这就要当主角了,就要主演电影了。而且看这样子,还是汤贞拉的投资,搭的资源,估计怕没人看,还亲自给他做配。”

樊笑说着,笑得一脸不怀好意。乔贺用眼神打量她,哭笑不得,叹气道:“你不会吧,樊笑。”

樊笑从背后抱他的腰,说:“什么不会啊!”

乔贺被她挠得太痒,笑道:“你放过我吧。”

樊笑问乔贺,这次林汉臣的戏在哪里排。乔贺说,嘉兰剧院。樊笑一愣,若有所思:“嘉兰啊……”

乔贺喝了一口粥,目光落到客厅茶几上,花瓶里歪歪斜斜插了些可怜的花枝子。

“你去看吗。”乔贺问。

樊笑摇头:“算了,周穆卧病在家,我就算去戏院也遇不到她。”

乔贺有些意外:“卧病?”

“晚期。”樊笑直接说。

乔贺更意外了。

自打认识了周穆,樊笑便成天把她这位偶像周穆太太挂在嘴边,出了这种事,她居然从没对乔贺提起过。乔贺问:“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多月了吧,”樊笑撕着面包,放进嘴里,“周穆不肯住院,在家养着。”又说:“过几天我们会里几个同伴约一起去她家做客,她们都准备带老公一起去,乔贺,你也要去,知道吧。”

“为什么不住院,”乔贺问,“她不治病吗。”

樊笑不耐烦道:“女人的心思,你们男人不懂就不要问了。”

“她儿子才多大。”乔贺同情道。

“别管人家儿子了,”樊笑拿面包丝丢他的脸,“人家周穆有老公宠着,有儿子疼着,住着那么大房子,生个病也比我,比天下多少女人幸福多了。”

乔贺听着,也不说话,半晌伸手把面包丝从头发上拿下来,就听樊笑边收拾碗筷边说:“房子也没有,婚也没结,还儿子……乔贺,等定了时间去周家,我告诉你一声。提前把你最好那套西服送去干洗一下。”

乔贺开着车,打开窗户。风吹在他脸上,特别舒服。

副驾驶座位上放着他的包,里面塞着一叠剧本,是半小时后即将开始排练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后视镜下挂了一个平安符,平安符里嵌着一张小照片,是念大学时天真无邪的樊笑学妹。

遇上塞车的时候,乔贺把电台拧开。

“……所以说,阿贞,你为什么会写《如梦》这首歌?是你的恋爱心得?”

乔贺手扶着方向盘,听到“如梦”“阿贞”两个词,他目光一动,望在电台的调频上。

一个脆生生的年轻的声音,接过女主持人的话来。

“我还没谈过恋爱呢,”他笑道,“这首歌算是,想象着爱情可能会有的模样,写的歌。”

“所以是阿贞第一次写歌?”

“是。”

“那在你眼里,爱情是什么样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