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乔贺!”林汉臣突然叫道,“你先说说你怎么想的。你做前辈的。”

“我怎么想的?”乔贺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他看了眼剧本目录,又看汤贞,说,“我觉得这个梁山伯,的确是用情颇深啊。”

汤贞笑了。林汉臣说:“你老实说话。”

乔贺舔了舔嘴唇:“我挺老实的,林导。”他说着,伸手划了划剧本,“和英台楼台一别,回去就病死了,这不是用情太深是什么。”

“那你说,他为什么用情这么深。”

“这我就不知道了,”乔贺看着汤贞,“当了三年同学,同学一朝变了女人,娶不到就要去死?还不至于吧。”

乔贺说:“林导,我没怎么演过这种古代传奇爱情故事,也不好评价它。你要我说,我就说了,你别见怪。它有些情节着实夸张了,为了传奇性,丧失了逻辑。”

汤贞说,他看了几部梁祝改编的戏,其中有一两部在梁山伯病死的原因上做了加笔,改成梁山伯被祝家马家的人杖打了一顿,或是淋雨感染了风寒,才一病死了过去。

“还用你教我怎么写剧本?”林汉臣说。

“我就说说嘛。”汤贞低头说。

“那你说说你的想法,”林汉臣说,“祝英台,你怎么想的。”

“我觉得她……很勇敢,”汤贞说,“像我就不是这么勇敢的人。”

“怎么个‘勇敢’法?”

“这种,认识了三年,简简单单就可以为爱殉情,为爱而亡的想法,不顾一切,抛弃家庭,说陪葬就陪葬的做法……”汤贞皱了皱眉头,偷偷看了乔贺一眼,又看林导,小声问,“要说实话吗。”

“快说。”林导道。

“我感受不了,”汤贞说,“就像乔大哥说的,这个故事后半段太‘传奇’了。”

乔大哥。

乔贺一笑。

“这种传奇故事,听听可以,为爱死,为爱生,故事简单刺激,观众知道怎么回事就很高兴,”乔贺接过汤贞的话来,和林导说,“但要拿到舞台上来演,让我们演员来演,还是要讲逻辑,可信度,说服力。这故事里面每个人的思维方式都好像直线一样简单,见了就爱,爱了就死。要按这个演,那才是小孩子家家闹着玩。”

林汉臣早听说乔贺,当年在戏剧学院礼堂毕业演出,一个人独角戏撑满全场,博得满堂彩,在他们小圈子闹了个大新闻,风光得很。毕业以后却没多久就沉寂了,至今没几个导演肯用他。每天闲坐办公室喝茶看报,一颗好苗子,当咸菜一样腌在缸里。

他算是知道个中缘由了。

乔贺说,首先祝英台会爱上梁山伯的原因,他就不太明白。

“英台甚至没有爱过其他人。当然,她是素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见过多少男人,但她饱读诗书,天生聪慧机敏,自诩神机妙算,能把生身父母耍得团团转。这样一个祝英台,想必不是那些一出门见到一个男人便要眷恋上的女人可比。在书院里,她和梁山伯三年相处,这是他们爱情萌芽的阶段,可整个过程中,没有耳鬓厮磨,没有男欢女爱,没有怦然心动,只有简简单单同窗之谊,以她的慧眼,不可能看不出梁山伯是个什么样的人,”乔贺先是和林导说,说到这,又对汤贞道,“梁山伯这个人,一无英台之勇,二无英台的谋,三,他身无分文,相貌平平,古板迂腐。固然人忠厚老实,可他忠厚得过了,近乎痴傻了。十八相送时,面对英台几番暗示提点,始终一窍不通。再如何是一个满腹经纶的才子,无法与英台心有灵犀一点通,又有什么用?”

汤贞睁大眼睛,神情专注,听乔贺的话。

林汉臣在旁边不言语,但看他脸色,反倒缓和了。

“所以说,祝英台究竟爱梁山伯什么?总有人说,自古以来,机灵女子就是偏爱呆瓜傻小子,可就是郭靖,见面还能请黄蓉吃一顿饭呢,”乔贺笑道,汤贞愣了愣,也笑了,就听乔贺讲,“黄蓉如何铺张浪费,郭靖一应接受,面对黄蓉这么一个陌生的脏小乞丐,郭靖的善良赤诚显露无疑。反观梁山伯,他病死了,死前还要送一方沾血罗帕给英台,这一下,祝英台就是原本有机会不死,也必须要给他梁山伯殉葬了。”

汤贞一时半会儿没说话,林汉臣对乔贺一番话不予置评,倒看着汤贞:“英台,你怎么看。”

汤贞说:“我倒是理解祝英台对梁山伯为什么会生出好感。”

乔贺看着他。

“从英台的角度来看,她出门求学,是怀抱着一个,一个……地雷的,这个地雷就在于她是女儿身,”汤贞说话不快,说的时候,眼神往这飘一会儿,往那飘一会儿,仿佛他的思绪,“她求学也不容易,在那样的年代,她设了这么多计,使尽了办法,才从父母手里骗到了一个短暂出门的机会,这么难得,又珍贵。对英台来说,能读书,像寻常男子一样读书,学诗词歌赋,那算是小小的她的一个梦想了。”

“所以呢。”乔贺说。

“所以……”汤贞想了想,看着乔贺,舔了舔嘴唇,“我觉得,对英台来说,在那三年里,最重要的不是一个男子的才貌,也不是金钱,不是他多么优秀,而是这个男人给她的一种……安全感?她最害怕的无非是身份败露了,会被书院遣送回家,这无论对她还是对她的家庭都是奇耻大辱。英台再如何聪明,也改变不了这个境况,这是她作为一个女孩子的命运。而梁山伯……就像乔大哥你说的,他的古板迂腐,近乎痴傻的忠厚老实,在这种情况下反而给了英台最大程度的庇护,是最可以让她依靠和信任的人,甚至可以说,因为他的存在,英台才有了实现梦想的机会。”

乔贺看了一眼林汉臣,后者也在看他。

“所以我觉得,如果放在其他时候,英台也许真的看不上梁山伯,但在这个合适的时机下,梁山伯反而是那个最合适的人,”汤贞说着,看乔贺身边的空椅子,那原本是副导演的位子,“就像今天早上高大哥说的,整整三年,朝夕相处,酷暑寒冬,祝英台一个青春发育期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没人察觉到她的异样,她的同学里,老师里,肯定有人起过疑心的,不可能没有的。”

汤贞边想边说:“他们要是起疑,第一个反应肯定是去问梁山伯。山伯和英台同吃同住,书院里没有比他更能接近祝英台的人了。那山伯肯定会说,怎么可能啊,英台当然是男子啊,你们不要胡说八道,不要信口开河。其他人看他如此信誓旦旦,多半也就信了。毕竟没人能想到,居然能有男人和女孩子同住三年却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发现,这样的男人的确少见,估计英台也在心里琢磨,怎么还有这种人啊。”

他说完,发现乔贺在笑。汤贞一愣,忐忑道:“为什么笑啊。”

乔贺忍住了笑容,和林汉臣说:“还挺有几分道理。”

林汉臣说:“你没发现梁山伯的好,是不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