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脸一阵红一阵白,说:“就是觉得冷场不好看嘛。”

“对,”林汉臣回头,一根手指在空中晃着,和那群小孩说,和祁禄说,“听到了吗,把他刚刚说的话记在心上。到了舞台上,词,能不错就不错,这是一个演员的基本功,词是不能出错的。但万一真的错了,谁还没个万一啊,万一真的错了,词断了,也不要就慌了,不要站台上觉得好像死期到了。放心,天塌不下来!重要的是你得学会随机应变,你自己要有那个意识,要时刻想着,绝不能冷场,因为冷场不好看。靠表演,靠你的想法,把断了的词接上,圆上。只要让观众看不出来,听不出来,让观众听着好听,看着好看,这就补救上了,明白了吗。”

祁禄使劲儿点头。

“行了,孩儿们,回家吃饭去吧,”林导说着,回头看了汤贞一眼,“你一会儿还有工作?”

汤贞点头,看了眼剧场后墙上的时钟。

“赚这么多钱有什么用,你公司是只靠你一人吃饭吗,这么没日没夜的。”林汉臣瞧着他,摇摇头。

汤贞哭笑不得:“这是我的工作。”

“剧组的酒店在哪儿你知道吧。”

“知道。”汤贞说。

“乔贺他们和你住同一层,晚上有空你再找他对对词,想想剧本,明天过来我再问问你们。”

汤贞应下了。

骆天天一跑进停车场,就看到一群媒体记者疯一样追逐着跑向出口,汤贞坐的车已经扬长而去。

他四处看,在停放的车中间来回找,终于在一个角落看到那个人的影子。

梁丘云坐在自己机车上戴头盔,把护目镜拉下来,钥匙刚插进匙孔,突然一股力气从后面晃了他的车一下,接着是一双胳膊紧紧搂住他的腰。

梁丘云偏了偏头,也看不见后面是谁上了他的车。但他八成猜得出来。

“你干什么啊。”他无奈道。

“你是不是回公司宿舍啊?”一个声音贴着他后背,骄横地问他。

“不回公司宿舍我干什么去,”梁丘云说,启动了车子,“你下去,回你家。”

“我不想回家,我和我妈说了不回家了。”

梁丘云皱了皱眉,手握着车把一转,发动机轰鸣。

“我可不会送你回家。”梁丘云说。

“我知道了,你快走啊。”

第34章梁兄8

骆天天坐在他们公司宿舍楼下的小吃摊吃包子。老板和他很熟,每回都多给他几个,没生意的时候还喜欢擦擦手,坐他旁边乐呵呵看他的吃相。亚星方圆这几百米,就没有一家店老板不认识骆天天的。他从十一岁起跟着他大姨到亚星来,每天早晨必定是一碗豆浆一筐油条,每天晚上只要不回家,就在他这里凑合吃包子。

“什么时候出道啊,天天。”老板说。

骆天天吃得嘴角都是油:“哎呀,老板,你不要问了,整天问,整天问,我上哪知道去。”

“问你大姨啊,”老板说着,给他递餐巾纸,“快催你大姨,让她快让你出道。”

“我才不催呢,出道有什么好啊,这么累,”骆天天嘟囔着,把剩下的包子一口塞嘴里,从兜里掏钱,嘴里鼓鼓囊囊地说,“再和催命似的问,以后不来你这吃了。”

把钱递过去:“五块钱外带。”

“又给小梁带的?”

一抹异样的情愫从骆天天眼睛里闪过去,他笑着说:“不给他,还能给谁啊。”

“你这个小霸王,”老板装好了包子,递给他,指他鼻子,“也是没别人使唤得动你了。”

骆天天轻车熟路,从兜里掏钥匙,进走廊最深处,316房间。

一进去,听见洗澡的声音,水敲在地上,啪啪响。骆天天关上门,把一兜包子丢在满是烟头和报纸杂志的茶几上。他脱了鞋,翻梁丘云乱七八糟的鞋柜,找不到拖鞋。

一推卫生间门,满是水气涌出来,骆天天看不清楚,叫到:“我哥的拖鞋呢?”

水声停了。梁丘云的声音从里面冒出来,闷闷的:“阳台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