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7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买了包子。”骆天天对里面说。

“嗯。”梁丘云把门从里面一带,门锁扣上了。

汤贞的拖鞋是蓝色的,晾在阳台上,普通塑胶拖鞋,一边粘着一只举着大叶片的小乌龟。骆天天穿着有点挤脚,不过有总比没有要好。他把梁丘云那个单人沙发上乱堆的衣裤都扔一边,自己舒舒服服坐在里面,一边喝饮料,一边打开了电视,看综艺节目。

梁丘云出来,赤裸了上身,只穿了条宽松的裤衩,脖子上挂了条湿毛巾。一见骆天天,他问:“还看电视,你作业写完了吗。”

骆天天回头看了他一眼:“我都请假了,还写什么作业。”

梁丘云伸手拍骆天天的背,那一巴掌够使劲儿的,“啪”得一下。骆天天一下蹦起来:“你打我干嘛!”

“一边去坐,我要吃饭。”梁丘云说。

骆天天不高兴地瞪他,等梁丘云坐下,骆天天瞪了半天,又瞪不下去了。

他不要坐椅子,也不想坐凳子,他个头不高,又轻,哪儿都能坐。梁丘云沙发虽小,扶手却宽又柔软,骆天天坐上去,把梁丘云一个大活人当他的沙发靠背。

梁丘云喝了口啤酒,也不看他:“这么热,你不嫌热吗。”

骆天天倚他身上,从桌子上拿杂志来翻,小声嘟囔:“我凉快着呢,我就要坐这儿。”

梁丘云晚饭特别简单,一兜包子一瓶啤酒,就打发了。骆天天以前常听人说,云哥在攒钱。当时骆天天想,等梁丘云出了道,挣了钱,兴许就不用吃得这么寒酸了。结果这都出道快两年了,这家伙还是凑凑合合拿泡面当饭。

要不是骆天天偶尔过来,他连冰箱里的啤酒饮料都不肯去买。

骆天天看手里的《流行音乐周刊》,如今已经快六月了,这还是本二月刊,新年特辑,杂志发行量大,有名,也就请得起明星。骆天天看着这封面上站的密密麻麻的明星,他也就认得几个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熟脸,以及站最中间那个——

汤贞,戴着小领结,穿着笔挺修身的西装,左手揽着栾小凡,右手搂着费梦,对镜头微笑。

那是他哥哥。

骆天天从梁丘云茶几下面翻到一支笔,他拔了笔盖,在汤贞旁边那个人的脸上画了一个椭圆,又在椭圆里左边画一个小圈圈,右边画一个小圈圈。

他乐了,低头看自己的杰作,又拿给梁丘云看。

梁丘云正回手机短信,被他拽着回头,看到栾小凡脸上一个大猪鼻子。

“你几岁了。”梁丘云说。

“叫他惹我,”骆天天气呼呼地说,又低头创作,他在栾小凡酷帅的发型上画了一层扁扁的圆,两层扁扁的圆,三层扁扁的圆,再加一个尖尖,“叫他摸我,不要脸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梁丘云喝完了啤酒,放在一边,说:“没听说过自己说自己是天鹅的。”

骆天天回头看他,也无心在栾小凡脸上创作了。他直起腰来,面朝梁丘云,像个想象中的芭蕾舞演员,高高仰着下巴,说:“我就是天鹅。”

梁丘云点头,没搭理他。

“天鹅不是谁都能碰的。”

梁丘云看他一眼,看他又死皮赖脸倚自己身上这模样:“这位天鹅,能让开一点吗。”

骆天天往他身上钻得更厉害了,说:“不能。”

梁丘云无奈。

“不过,栾小凡那人虽说讨厌,还欺负我,”骆天天说,“但你也不用把他打成那样吧。”

梁丘云听他说话。

“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梁丘云突然说。

骆天天说:“我,我是在和你重申经验和教训。”

梁丘云摇了摇头,起身就走。

“你干什么去!”骆天天后背失了依靠,整个人向后一栽,倒在沙发上。他爬起来,看着梁丘云。

梁丘云收了空酒瓶,清了烟灰缸,提着垃圾袋一声不吭就出门了。

骆天天跪在沙发上,膝盖压着杂志,有点疼。他看着关上的门,好半天梁丘云也没回来,骆天天觉得鼻子里酸酸的,他看茶几上剩下的包子,又不服似的抬起头。

梁丘云一进门就听骆天天说:“你是不是又觉得我老是缠着你,惹你烦。”

梁丘云没说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