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8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果然,他半个字不反驳,樊笑也就不提了。

“乔贺,咱家保险的钱该交了,你上月工资发了吗?”

“卡在你那儿,你查查吧。”乔贺说。

“我在你账户上买的理财也该到期了。”

“那你找时间取出来把。”

“你知道我们会的范钰吧。”

“不知道。”

“人搭着周穆的关系,把孩子送美国读高中去了。”

“这么好啊。”

“你说我怎么什么好事也摊不到,”樊笑数落着,手使劲握汤贞那叠照片,“好不容易认识个能人,还用不上。我们会除了周穆一共十二个人,八个把孩子送走了,周穆全给打点着,到那边还有人照顾,周穆她女儿就在那边生活,人家什么都愿意帮忙,省去多少事。”

乔贺看着她。

“结果咱们这还没结婚,周穆就病了。你看就咱们家现在这个收入水平,以后有了孩子,都不一定送得出去。”

乔贺说:“在国内上学也没什么吧。”

“在国内怎么行,”樊笑看他,“在国内能学到什么,能认识些什么人?”

乔贺点点头,一个字不再说。

樊笑又开始气恼,数落着,要交保险,要缴房租,一个月存不下几个钱,乔贺在单位又一直提不上去,那点工资和福利,要是不靠她理财,要存钱到什么时候,乔贺又是个不长进的,同一批进去的同事都提干了,就乔贺没提。

无数字眼从乔贺耳朵边飘过去,一个字没进他的耳朵。

她突然说:“乔贺,你知道什么是家族信托吧。”

乔贺穿了外套,正准备要走:“什么?”

“我听范钰说,”樊笑走过来,帮乔贺整了整衣领,对他说,“周穆弄了个什么家族信托,在香港,给他家两个孩子,就省得分遗产了。”

乔贺叹着气,笑了笑。

“这和咱家有关系吗?”

樊笑瞪他:“万一有有关系的一天呢?你就不想过好日子吗?”

乔贺放下手里樊笑给他收拾的箱子。樊笑这会儿看着他,窄窄的额头沁着汗,刘海都沾在上面,一双漂亮的眼睛又气,又委屈。乔贺是知道樊笑的,从上学念书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学妹,好胜心强,喜爱幻想,总有股不服输的劲头,有时候特别精明,有时候又特别天真。

他扶着樊笑单薄的肩膀,在她额头上低低吻了一下。

“我走了,”他说,理了理樊笑的头发,“明天等我回家吃饭。”

乔贺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车开在路上,副导演就给他打电话,说剧组在酒店吃夜宵,大家伙一起交流感情:“就差你和汤贞了,他是工作到现在没回来,你也工作到现在?一个比一个忙啊。”

工作到现在?乔贺看了眼车里时间,已经快十点了。

酒店停车场外面,后门花园篱笆的阴影里,一架机车安静地停在那儿。

有个男人坐在机车上抽烟。

乔贺看他一眼,从旁边开了过去。

那个男人有点眼熟。高大的个子,肩膀宽阔,穿了件黑色背心,手臂肌肉鼓胀。他没戴头盔,跨坐在机车上,一边抽烟,一边抬头往酒店那一排排阳台上张望。

汤贞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才回了酒店。乔贺坐在副导演房间里听他们聊闲天,剧组不少工作人员都是外地来的,这会儿聚在这里,一边吃夜宵,一边合计着过几天不排练的时候到哪儿去吃喝玩乐。

有人在外面喊:“汤贞老师来啦!”

副导演一看表:“都几点啦,夜宵都吃完了,都该回去睡觉了。”又念叨着:“这当偶像的都这么晚下班。”

乔贺回了自己房间,花了点时间洗漱,正换睡衣的时候,房间电话响了。

不是他个人的手机,是酒店房间的电话。在这天之前,乔贺还从未接到过酒店的电话。

他走过去,不知为什么,脑海里忽然浮现樊笑那荒唐的警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