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8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听说林导您这回终于要在您的舞台上加特效了,把嘉兰剧院的舞台都给改装了。”

“对,加了一些时髦东西。现在都讲究视听享受。”

“娱乐至死?”

“也不必至死吧。”

“林导,我仔细看了看您刚才说的这个邀请函。”

“是吗,仔细看了。我很感动,很多人不会看。”

“您这个邀请函的封面上,没有使用梁祝惯用的蝴蝶,反而画了一只翩飞的仙鹤。这有什么寓意吗?”

“人家都化蝶,我们化点别的。”

“真的?您意思是,不化蝶了?”

“有化蝶,但那不重要。大家到时候来看看就知道了。”

“林导,我是戏剧杂志的记者。听说您这回的戏名,原本只有‘祝英台’三个字,怎么后来又想到把‘梁山伯’加上了。”

“不能委屈了乔贺老师,是不是。”

“所以说,您的梁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化蝶不重要,梁山伯也不重要?”

“这是不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是。”

“邀请函上有,大家看一看吧。行,就到这里。”

主持人说,发布会到此结束,一会儿有单独采访的时间,大家先休息一下。

戏剧杂志的记者来找乔贺,请乔贺老师给他们的新刊写一段刊首语。乔贺拿过他的笔,现场写,边写边问,你的邀请函可以给我看看吗。

杂志记者说,他也到处问谁有呢:“都放家里了,反正带着证件就能进,邀请函那么大一张。”又说,“哟,乔贺老师,早听说您写的一手好字,果真是名不虚传。”

背后的林汉臣还在接受采访。

“林导,您再说细一点,多说一点。”

“多说多少?”林汉臣说,“非要我说那么明白?”

“您就说明白一点吧!”

“梁祝的主题,你们说是什么,爱情?解放?自由?我们这回的梁祝,主题是‘选择’。一个一辈子都在选择,耗尽了选择,最后选无可选的人,所能够选择的唯一结局。这就是我们的故事。”

乔贺身后的另一边,是被更多媒体围在座位上的汤贞。

“从来没有偶像明星登上过国内的戏剧舞台,汤贞,你现在压力大吗?”

“真的?”汤贞问,他坐着,周围人站着,像一堵墙,把空气都封住。

“真的,你是第一个跨过了这个门槛的人。”

汤贞笑着:“那我现在有压力了。”

“我是从这个舞台出来的。而且我觉得我还年轻,”汤贞维持着笑容,他抬头看着记者们,“我什么都想试一试。”

“有门槛也是难免的,以后肯定会遇到更多门槛,各个方面的,不管多难,总要有人先跨一跨试一试,”汤贞说,“我跨不过去,还有其他人。”

人群散去的时候,乔贺找到汤贞。汤贞脱掉了戏服,穿着普通的T恤短裤,坐在角落看一张邀请函。

“写的什么?”他问。

汤贞抬头,把手里的纸张交给他。

英台,上虞祝氏女。伪为男装游学,与会稽梁山伯者,同肄业。山伯,字处仁。祝先归。二年,山伯访之,方知其为女子,怅然如有所失。告其父母求聘,而祝已字马氏子矣。山伯后为鄞令,病死,葬鄮城西。祝适马氏,舟过墓所,风涛不能进。闻知有山伯墓。祝登号恸,地忽自裂陷,祝遂并埋焉。晋丞相谢安奏表其墓曰“义妇冢”。

“没有化蝶?”乔贺说。

汤贞摇头。

“这算什么,这么短,”乔贺笑着说,盯着邀请函,“这是林导心里的梁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