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9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排到第二遍的时候,汤贞回了自己休息室。乔贺路过门口,瞧见他抱了一把吉他,坐在沙发上弹,梁丘云坐在一边,用一种保护性的姿态把手扶在汤贞的沙发靠背上。

里面还有不少媒体记者,小小的沙发四周围满了镜头。

汤贞余光瞥见乔贺,他扫了扫弦,铮铮的,像在和乔贺打招呼。

乔贺走进去,看了眼周围的镜头,问,你在弹什么。

“我的歌,”汤贞说,他皱了皱眉,苦笑着,“演唱会快到了,我还没怎么练呢。”

你要自弹自唱?乔贺问。

汤贞拨弄着吉他弦,抬头望着乔贺,轻轻唱了几句。

乔贺试图听清歌词,却只听见了几个词,回家,大河,爸爸,妈妈。

挺好听的。他说。

真的?汤贞眼睛亮了亮。

这歌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汤贞说。

有媒体在一旁拍,乔贺觉得说话都不自在。但看汤贞,他倒是自由自在,落落大方,镜头对准他,摄影师团团围着他,他却仿佛根本看不见这些人,一个人弹得高兴,听乔贺说好听,他又弹了一段别的。

离开休息室的时候,汤贞告诉乔贺,这歌他以前在电视上唱过一次,他妈妈知道了,挺生气的,说丢家里的脸,叫他不许再唱了。

你真的觉得好听?汤贞走之前问。

乔贺点头,问他,你这就走?

汤贞说,有个工作挺急的,他和林爷请了假:“梁兄,我先走了。”

乔贺目送他。

副导演收拾道具的时候和乔贺说,这就是当明星的素质。

“你来得晚,没看见,今天早上那群媒体从休息室跟了他一路。还有个杂志记者跑去开汤贞的包,把里面东西都倒出来,挨个拍。这有什么好拍的啊,我觉得这是个人隐私啊。”

乔贺问,汤贞让他们拍了?

“让了啊,怎么不让。也没翻出来什么奇怪东西。你说,这要当明星,还真是要从头包装到脚,从里包装到外,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翻包了。”

“生活在聚光灯下,年纪轻轻的。”乔贺说。

“太累了,我看着都替他累,”副导演说,“他昨天回酒店还输液来着,你看见了吗,他在屋里打吊瓶。”

乔贺一愣,副导演拆一组线,他帮忙搭了把手:“我不知道,输液?”

“你回来的晚,估计没瞧见。有个护士坐他车一块来的,我去问了,说是劳累过度,”副导演拆完了,把线该放哪儿放哪儿,说着,“你说才多大人啊,累到打吊针,也太拼太苦了。年轻时候赚这些卖命钱,等老了还不是要还。”

乔贺说,我看他每天都挺高兴的。

乔贺走的时候想起,他昨晚上回酒店以后,明明见过汤贞的。他们还一块在阳台上喝茶,吹着小风聊天。汤贞说他在读一本写魏晋时期生活的风俗书,但他没什么时间,只能在车里的时候读个皮毛。乔贺对这个了解。他和汤贞讲起魏晋的历史,讲那个时代的文人墨客,自由潇洒,汪洋恣肆,他讲起竹林七贤,讲起阮籍,讲起嵇康。

汤贞握着他的茶,从旁用心地听着。他望着乔贺的模样让乔贺想起那些山林里的小鹿,眼睛大大睁着,活在猎人的枪口里,对世界充满好奇。它们跟在父母后面,学习如何飞跃山谷。

骆天天追在后面:“你怎么回事,你真的不理我了?”

梁丘云对电话那端说:“妈,我这就去接你们。”说完他扣了手机,跨上机车,拿过头盔往头上戴。

骆天天抢先一步把头盔抢过来,圆圆一个,抱在胸前。

“怎么有你这样人,你把我赶出屋去,我都没生气呢,你倒生气了!一整天都不理人,你偷亲我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梁丘云听着,也不抬头看他,拧了钥匙,发动机车。

一骑绝尘。

骆天天望着梁丘云的背影,气得骂他:“梁丘云!臭王八蛋!”

他说着举起怀里的头盔就要往地上砸。

又弱弱地放下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