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0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就是啊,”老金说,开着车,一只手举起来摆,“我就受不了你们这些人。我们银行几个大客户,哪用送什么东西啊。真正的有钱人,我跟你们讲,享受的是他们送别人东西的过程。”又说,“他们要是还那么想要钱,还和我们这种人交际什么啊。”

他们五点出门,沿着城市的大道一路向城外开。乔贺眼见着路边的城市设施越来越少,天空绿树越来越多。等老金开到一个湖边,天边已经有月亮银白的影子出现了。老金一看时间,和他们说:“咱是先在外面吃个饭,还是直接进去?”

“直接进去,”范钰说,回头看樊笑,“要不然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吃一嘴什么味儿呢。”

老金笑了一声:“好好好。”又说,“到时候别肚子叫啊,省得在人家里尴尬。”

“我肚子才不叫呢,谁天天吃晚饭。”范钰说。

老金把车开进林中的长路,也许是周围环境太静谧,范钰闭上嘴,安静坐着,连樊笑也不说话了。乔贺望着窗外,隔着条条飞快掠过的银杏树,他在黄昏淡金色的湖面上,看见远处一座座屋顶清晰而斑驳的倒影。

第44章梁兄18

周家的房子建在市郊,周遭有山,有湖,一条长道从山间密林里穿出来,到周家院门前就停住了。

往前不再有路。

范钰和年轻门卫讲明自己的身份,对方一听是范小姐和樊小姐,立刻给予放行。范钰回头和老金挤眉弄眼,用口型讲:面子。

车停在周家正门前。乔贺下了车,视线在四周绕了一圈,落在面前的喷泉上。

范钰说:“上回我来的时候,这人鱼身边的小天使还喷水呢。怎么这会儿不喷了。”

周家大门被人推开了。太阳将落,山间暮色四沉,只有周家大宅,门里窗里,亮着点点金色的灯火。开门的中年男人沿着楼梯快步下来,笑着:“不好意思,电机坏了,给维修队打了电话,人还没到。”

乔贺猜不出来人的身份。只听他说:“蕙兰在楼上等你们很久了,我带你们上去吧。小杨,帮这位先生把车停好。”

“老爷子不在家,子轲也没回来,”乔贺跟在那人后面,越过高大的前厅,走了一段,沿楼梯上楼,“就蕙兰自己在家。诸位吃饭了吗?”

樊笑走得慢,伸着脖子在这大房子里到处看。范钰问:“蕙兰情况怎么样,还好吗。”

“还可以,”那男人说,回头看了她们,“你们好心来了,她精神头就足一点。三点钟的时候也来了几位先生太太,陪蕙兰说了会儿话。”

“来看她是我们做朋友应该的,”范钰说,老金在旁搭腔,“都是朋友嘛,朋友。”

那男人笑着说:“蕙兰结交这么多朋友,也是她的福分。”

他们上到三楼,绕过楼梯,是一大片视野开阔的楼中花园。男人带他们往花园深处走,绕过立柱,乔贺才看到花园里面有一扇门。

范钰说:“上回来,没见这有花园啊。”

“老爷子上星期叫人造的,”男人说,“蕙兰下不去楼,没办法。”

“蕙兰搬到三楼来住了?”

“这个房间采光好一点。”男人说着话,伸手推那扇门,正巧一位胖女士从那扇门里出来,端了个金属盘子。乔贺一眼瞅见盘子里几支棕黄色的注射液。男人低声问那胖女士:“打完了?”

“刚打完,”胖女士瞥了乔贺他们一行人一眼,“怎么才来。”

乔贺不是没见过癌症晚期的病人什么模样。去年他们戏剧学院的班长给他们每个人发短信,说老师患了肝癌,怕是时间不长了,希望大家聚一聚。乔贺第一时间奔到医院去,看见那个曾经那么体面的老人家,皮包骨头卧在床上,花白的头发散乱,两条腿肿得要命,因为大小便失禁,床铺臭得难以靠近。乔贺颤颤把手里的果篮放下,走上去握老人的手。

啊,乔贺。老师嘴里喃喃说,浑浊的眼珠盯着他的脸,却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乔贺,我听见你了,是不是你。

乔贺不是没见过癌症晚期的病人什么模样,所以当他看到周穆蕙兰本人的时候,当他闻到房间里那股淡淡的香草与柑橘混合的清凉香气的时候,有那么一会儿他心里诚心诚意佩服,人和人是不一样。

床边摆了几把椅子,大约是一直有人来,就一直放在这儿。范钰一进门,先樊笑一步上前,坐在床边握了周穆蕙兰的手:“蕙兰,你真是受苦了。”

乔贺走在最后,他抄了口袋,目光越过范钰和樊笑,看坐在床边的周穆蕙兰。乍看之下,她还是乔贺上回见她时的样子,梳得齐整的长发,精致的妆容,得体的打扮——哪怕现在缠绵病榻,这位过去名震一方的美人依旧穿戴得优雅齐整,肩上还披了条刺绣丝巾。她那只被范钰握住的手腕上戴了一串佛珠,乔贺瞧见了,范钰也注意到了,问:“你又去求了一串?”

周穆蕙兰笑了笑,乔贺靠近她,才发现她面色虚白,神情憔悴,确实生了病。

“还是给子轲求的那个,”周穆蕙兰说,她声音虚弱,精神头倒还可以,“他不要戴,非要给我。”

“那是儿子疼你,”范钰说,“你看这一屋子新家具,外面那花园,蕙兰,你真是幸福。”

“幸福什么啊,一家人都跟我这折腾,”周穆蕙兰说,她看了一眼老金,又看樊笑和乔贺,她笑着,慢慢说,“我就是不想掉头发,不想住医院……能少受点罪,安安静静的最好……要是不能,也想在家,多陪陪老公和儿子……”

“哥们,别走这么快啊!”

门外传来声音。范钰一下子转过头,周穆也听见房门外的动静,她无神的眼睛向外望。子轲放学了。她喃喃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