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0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房门从外面推进来,乔贺抬起头,看见一个年轻人进来。

“妈。”

那进来的年轻人很高,乔贺估摸着怎么也有一米八几的个头。他穿了身校服,中学最常见的那种运动服,松松垮垮,衬得身材挺拔。

“子轲啊。”周穆蕙兰殷切地叫他。

他一看就是周穆蕙兰的儿子,眉眼,五官,气质,都像极了年轻时候的穆蕙兰。身上穿着这种白底蓝条、平平无奇的校服,露出一张英气逼人的脸来,特别这还坐了一屋子盛装打扮,恨不得把全部家底都穿在身上的成年人,这个年轻人的出现显得既突兀又格格不入。

他进门看了乔贺一眼,兴许因为乔贺是屋子里唯一站着的。他又看了范钰,范钰一愣,向后一摸樊笑的手,不自觉退后让开了。他眉眼的神态十分冷淡,走近他妈妈床前,低头亲吻她的额头,动作熟练得像是做过了几千几万遍。

“子轲,这是你范阿姨,金叔叔,樊笑阿姨,乔贺叔叔。”

周子轲看了他妈,又看这屋子人,他神情漠然,在他妈妈的热情衬托下,显得十分不热情,十分不友好,还有点叛逆。

“子轲的眼睛和你真像。”范钰尝试打破尴尬。

“更像他外公,”周穆蕙兰说,眼底有喜悦,“都说子轲和他外公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别的就像他爸爸。”

周子轲也不搭腔,瞧着他们那眼神,又冷淡,又疏远,好像是望了他们的,又像是谁也没看见。周穆蕙兰拉他的手。

门外钻进一个圆脑袋:“哥们,我爸给我打电话,我得回家了。”一看这一屋子人,他一愣,两只圆眼睛眨巴两下:“叔……叔叔阿姨们好!”又说,“哥们,我真走了,我能带点你家厨子做的饭吧,这一趟把我饿的。”

周穆蕙兰连忙应了声好,说着,文涛,多带点。她眼巴巴看着儿子走了。

樊笑问,子轲多大了。

范钰表情放得自然了,说,念中学,十五岁。又和周穆说,十五岁就这么高了,以后个头还得长。

真是一表人材。樊笑说。

匆匆一瞥,乔贺其实没怎么把周子轲看清楚。就这一瞥,乔贺觉得他们这一行人,实在……乔贺一点不觉得自在。

樊笑坐在范钰身边,姿态,表情,相当讲究,乔贺都有点认不得她了。

“乔贺。”周穆蕙兰突然叫他。

乔贺一愣。

范钰让开了,樊笑推了乔贺一把。乔贺低头,搬了椅子坐在周穆床前。

他在穆蕙兰面前算是晚辈了。

你们最近在排什么戏啊,周穆问他:“小朱也不告诉我,都不知道他把场地订给谁了。”

“梁祝。”乔贺还以为周穆要问什么,问这个,他还说得上话。

周穆一愣:“梁祝?你演谁?”

“梁山伯。”乔贺说。

周穆又是一愣,提着精神,笑着:“你演梁山伯?”

乔贺想起这一个多月来剧团同事对他的多番调侃:“您是不是也以为我演祝公远呢。”

穆蕙兰眼睛一弯,看着乔贺直笑。

樊笑和范钰面面相觑,她们没听出乔贺说的话有什么好笑之处。就听穆蕙兰对乔贺说:“都知道你是个老生的材料,怎么去演小生了。谁叫你去演的?”

“林汉臣。”乔贺说。

周穆蕙兰眼睛一亮:“林汉臣,他排梁祝?”想了想,又笑,“这个林汉臣,我才不信他会排梁祝,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乔贺笑了:“您对他真了解。”

“我还不知道他。”穆蕙兰笑道。

她又问,都是谁演,除了你,还有谁。

樊笑抢先回答:“还有汤贞。”

周穆一皱眉,乔贺说:“以前演过戏的,一个小孩,演过《共工之死》。”

周穆说:“《共工之死》……那个小孩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