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0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乔贺点头。

“都多少年了。他现在多大了?”

“十八了。”

穆蕙兰愣了愣:“真难为林汉臣还能找着他。”又说,“共工那戏后来巡演换演员,快成林汉臣一块心病了。”

乔贺和穆蕙兰又聊了一会儿,聊的多是嘉兰和剧团的事。周穆蕙兰又是高兴,又是惋惜,望着乔贺,说,以后估计也没有机会再去看戏了。

范钰劝她别这么说。周穆摇头,微笑着:“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没有谁逃得脱。”

又说:“我都想通了。”

樊笑说,你别现在想通啊,你还精神着呢。周穆听了,又摇头。她说,她不指望能再撑多久,只希望到时候能平静一点,别留什么遗憾就好。

乔贺盯着穆蕙兰的脸,听范钰问:“子苑什么时候回国?”

“快了,”周穆说,“就这两天吧。”

乔贺站起来。范钰和周穆蕙兰聊起了子女教育方面的事,她的孩子也送去了美国,正在周穆蕙兰女儿上过的学校读高中。

樊笑低着头,从一边听着,插不上话。

老金在乔贺耳边说:“乔老师,我这快饿晕了。”

那边范钰还有兴致,周穆蕙兰却也有点撑不住了。她额头冒汗,笑得勉强,还和范钰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

直到门外那个中年男人进来:“蕙兰,咱们该打针了。”

老金急忙上前,搓着手:“唉哟,都这么晚了,我看我们也该走了。周穆老师,您早点休息,保重身体。老婆,咱有话下次再说,对不对,下次咱再来,周穆老师好了,咱聊他个半宿。”

他把范钰拉出去。樊笑和周穆蕙兰道别,也跟出去了。

乔贺走近床前,只剩了他自己。中年男人看他一眼,乔贺略一犹豫,还是上前,伸手握了周穆蕙兰的手。“您保重。”他说。

周穆蕙兰惨白着脸,看他。周穆蕙兰突然说:“我是看不见你们的新戏了。”

乔贺感觉到她真实的情绪,透过手指尖的颤抖传过来。

“戏是永远看不完的,”乔贺低声说,“看见看不见,都是缘分。”

周穆点了点头。

乔贺站在房间门口,瞧眼前的楼中花园,一盆盆花卉高低错落,开得繁盛,香气扑鼻。来时遇见过的那位胖女士,这会儿不知为什么正守在右手边走廊尽头的楼梯口,乔贺发现她表情奇怪,紧张又不安。有人坐在走廊尽头的楼梯上面。他不露面,只有影子从楼上折下来,铺在图案繁复的马赛克地砖上。

“老爷子今天不回来了,蕙兰,别等了。”乔贺听到背后传来的低声劝告。

大房子,静得吓人。

第45章梁兄19

作者有话要说:

警告!!!

下面那个链接里有一段云老板的BG车……=_=我先吐槽了自己,这个文太奇怪了真。

然后,强调!!!如果不是特别雷BG,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建议看文到这里的姑娘们点进那个链接把那一段看一下。本来是发在这里,版主说不许发BG,那我放个链接好了。

它虽然是个车,但它是有情节在里面的。

非常建议看文到这里的姑娘们点进那个链接把那一段看一下。

不看我真的感觉不太顺。

————

梁丘云睡不习惯软床,一睁眼,一撇金色的发辫落在他脸上,挠得他有点痒。

早,上,好。女孩用蹩脚的汉语对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