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0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9623/chapters/16214390

七点多,他发泄一通,想起今天要送老父母回家,冲了澡,穿上来时的衣服就走了。她在他口袋里留了一个电话,但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什么时候会再联系她。

梁丘云开着道具组的二手货车,一个人回公司宿舍。亚星娱乐门口正在堵车,梁丘云叼着烟,看窗外那么多十五六岁的孩子背着书包,被家长牵着手,等在亚星娱乐门口。

到今年练习生报名的时候了。梁丘云才想到。

以往每年的面试选拔没这么热闹,亚星娱乐就是个小公司,没有多少家长愿意把孩子的未来交付给他们。Mattias的走红,确切的说,是汤贞的走红,把一切都改变了。

梁丘云坐在那辆小货车里,远远看这一张张稚嫩的兴奋的脸庞。

前面车一走,梁丘云踩着油门,开入滚滚车流。

汤贞给梁丘云打了个电话,问他昨晚去哪儿了:“天天想找你,说到处找不到你。”

梁丘云不回答他,只说:“我一会儿送我父母去火车站,阿贞,晚上我们见一面吧。”

汤贞犹豫了一会儿:“云哥……”

梁丘云手捏了捏方向盘:“阿贞,你觉得这样有意义吗。”

汤贞安安静静的。

“你想我吗。”梁丘云问他。

“你说,阿贞,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汤贞没声音。梁丘云咬了咬牙,他把车拐进停车位,险些撞了前面的护栏,他把车停下。“过不久就要演唱会了,别忘了排练,好吗。”他说,语气放轻了,生怕把他的情绪泄露出来。

汤贞忙问,云哥,你什么时候去排练。

“你和我一起吗。”

“嗯,”汤贞说,笑着,小声说,“这个郭姐总该同意了。”

梁丘云也笑了笑,他低下头,把手机紧紧贴在耳朵边上,听手机里传来汤贞的声音。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那么一处地方,像个洞,越来越深地陷下去。

骆天天瘸着腿,蜷在梁丘云公寓的沙发上睡觉。看见梁丘云推门进来,他一下爬起来,睁大了眼睛,高兴地看他。

梁丘云一看见他,眼神一僵,推着把门关上了。

你昨天干什么去了。骆天天问他,你不是说要送我回家吗。

“你哥不是送你了吗,”梁丘云说,没好气地走过去,他打量了骆天天那张昨天还哭得一塌糊涂的脸,伸手握了他伤腿膝盖,拉高了,低头看他那只脚腕,问他,“不用打石膏?”

骆天天看他关心自己,眼睛都发亮了。“又没有那么严重,”他撅了嘴说,“扭伤了,只用擦药膏。”

梁丘云让骆天天没事就回自己家去。骆天天不回。他说,你一个人在这,不无聊啊。梁丘云说,不无聊。骆天天低头看杂志,说,反正我哥也不会过来,我在这待会儿又怎么了,又不占你的地方。他说着,小声嘟囔,什么人啊,想陪陪你还这么多事。

梁丘云突然回头看了骆天天。他眼神沉沉的,从上到下,把骆天天单薄的一点肉没有的小身板打量一遍。骆天天抬着头,迎了他的目光,心里无端一阵发毛。

“天天,我对你没兴趣。”梁丘云突然说。

骆天天一愣。

有那么一会儿,骆天天想说,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或者,你要不要脸啊,谁要你对我有兴趣啊,再或者,我还对你没兴趣呢,当自己葱啊还是蒜啊。骆天天张了嘴,这么些话在他嘴边来回翻腾,他咽了好几次,这些话又从喉咙里翻出来,翻得他眼眶都红了,最后他说:“你都亲我了,还说对我没兴趣!”

梁丘云脸色难看,下了最后通牒:“你现在回家去。”

“我不回家,”骆天天说,“我脚受伤了,我没带钱,我回不了家。”

梁丘云点头,说:“行,我送你回家。”

“我不回家!”骆天天叫道。

梁丘云的耐心到了极限。他扯过骆天天的手臂就往沙发下面拖,也不管骆天天脚扭伤没有,穿鞋了没有。他打开`房门,拖了骆天天把他弄出去。

“你干什么啊。”骆天天哭着喊,他一屁股栽倒在走廊上,抱着自己的伤脚,梁丘云抓了他衣领拖他,他张嘴想去咬梁丘云的手,咬出两行牙印,梁丘云不松手,他又不敢继续咬了。他哭道:“梁丘云,你有病是不是啊!我和你绝交!王八蛋!我`操`你大爷!”

一位老人家提着行李,气喘吁吁上了楼梯,站在走廊口。他眼看着梁丘云朝他走过来,黑着脸,拖着一个可怜巴巴的小男孩,后者就坐在地上被他拖着,哭着一塌糊涂。

“云子……”他叫道,手里行李一落,他看着骆天天,一拍大腿,“你这是干嘛呢!”

梁丘云抬起头,见了来人,一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